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49章 番外 你是我唯一的妻子
    “这不会是姐姐的追求者吧?”魏诗雨随便地跟戴维斯聊着天。

    “可能吧。”戴维斯说着就去开车,没有继续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在车上,只有他们两个人,魏诗诗企图再次开始刚才那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姐姐一个人也挺孤单的,不如我们给姐姐介绍对象,让她相亲什么的。毕竟她还年轻,需要有自己的生活。”魏诗诗说道。

    戴维斯有三秒钟的沉默,然后回答道:“这也要问问她自己的意思,毕竟是她自己的生活,是她喜欢的就好。”

    魏诗诗没有再说话,因为戴维斯这样的回答,找不出一点儿毛病,但是她也没有看出戴维斯为姐姐介绍对象的热情。

    戴维斯偷偷地看了一眼魏诗诗,他不知道魏诗诗为什么今天突然要给魏诗雨介绍对象,难道是她发现了什么?不过戴维斯也没有觉察到魏诗诗更多的反常,或许是自己做贼心虚吧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系安全带。”戴维斯说着就俯身去帮魏诗诗系安全嗲。

    可是魏诗诗本能地把身体往另外一个方向倾,与切尔西保持一定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,你专心开车就好。”魏诗诗掩饰着尴尬说道。

    戴维斯笑了笑,坐正启动车子。

    两个人各怀心事,一路上你一言我一语地尬聊着。

    自从乔斯澄跟着父母离开后,乔一鸣就辞退了家里面所有的佣人。因为孩子不在,他不需要别人照顾,更希望能够一个人呆着,跟程琳好好地相处。

    乔一鸣死活不愿意早早地把程琳的骨灰下葬,在拉维斯就够草率火化了,都没有来得及好好地送程琳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晚上他把程琳的骨灰放在床上共眠,陪她说话讲笑话,睡觉之前还要一个晚安吻。早上以一个早安吻开始新的一天,然后他起床去做早餐,然后上来叫她一起吃饭。在自己出门上班之前,还要给她一个离别吻,告诉她自己会早点儿回来陪她。

    乔一鸣每天都寡言少语的,很少对秘书细致地要求这要求那,只是把该做的事情都写下来,交给他们去做,也从来不出去应酬,一下班就赶回家去,陪着骨灰坛吃晚餐。

    怀着这样的心情,陪程琳吃饭,乔一鸣觉得以前从来都没有过。

    他经常会想到初次见面的场景,她一头黑长发,如瀑布一般,一下子就吸引到了他,就跟年少时候的阮小溪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原以为他爱的是阮小溪年少时的模样儿,可是直到在拉维斯见到了短发的程琳,他觉得怎么样都好。

    “程琳,明天我就不能陪着你了,人都说入土为安,我害怕我这样子会惊扰到你,让你魂魄不安。不过你放心,我说过,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妻子,永远都不会改变。等到澄澄长大,我的责任和义务也尽完了,我就过去陪你。以后还像现在这样子,陪你一起吃饭一起睡觉,咱们再也不分开了。”乔一鸣抱着骨灰坛子往楼上走,一边走一边念叨着。

    明天就是她选得为程琳下葬的日子,以前的那座碑还在,只是里面不是程琳。这一次,他重新为程琳选择了一块儿风水宝地,等到自己百年之后,也打算在这里安居。

    这一夜,程琳出现在他的梦里,她的音容笑貌,都是那么真实。

    “一鸣,照顾好澄澄,我会看着你们的,永远跟你们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一鸣,记住,不管我在哪里,我都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一鸣,你要好好活着,等着我……”

    乔一鸣从睡梦中惊醒,喊着程琳的名字,醒来只有怀里冰冷的骨灰坛子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再次泣不成声,在多少个漆黑冰冷的夜里,他都不掩饰自己的悲伤,化悲痛为眼泪。到了第二天,依然坚强地活着,吃饭,上班。

    晚上,魏诗诗敲开姐姐的门,让魏诗雨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“诗诗,你怎么还不睡觉?”魏诗雨看到她很是惊讶,都半夜了。

    “姐,我睡不着,可不可以跟你睡?”魏诗诗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呀,进来吧。”魏诗雨让魏诗诗进屋,让她睡在里面,自己就像是一个知心姐姐保护着妹妹,害怕她掉床一样。

    魏诗诗侧着身子抱住姐姐,说道:“姐,姐夫去世好几年了,你一定很孤单吧?”

    黑暗中魏诗雨的眼珠子转了转,以女人的第六感和细腻的观察力,她察觉到这两天魏诗诗的反应有些儿不正常,看来魏诗诗一定是看到那天早上她穿着戴维斯的衣服了,只是她一直隐忍不发。

    “还提那些事情干什么,我是一个苦命的女人,没有妹妹这么好命。现在我都不想那么糟心的了,只要你过得幸福,我就很欣慰了。”魏诗雨一副好姐姐的

    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姐姐,你还这么年轻,你还没有过自己的孩子,没有尝试过当母亲的滋味,怎么就这么自暴自弃呢?我知道你对我好,可是我也想对你好。自从爸妈去世后,就是我们姐妹相依为命了,我希望你能够幸福。”魏诗诗说着更加紧紧地抱着姐姐。

    “我的好妹妹,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好命,有一个疼你的未婚夫。世上的好男人远远没有你想的这么多,你那个死鬼姐夫,不仅读博酗酒,而且还家暴。我好几次都被他打得差点儿没命。”魏诗雨说着忍不住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魏诗诗赶紧起来给姐姐擦眼泪,说道:“对不起,姐姐,我对这些一无所知,让你想起伤心事了。不过你还是要有信心,好男人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傻妹妹,你不用说对不起,我都认命了,我就是一个苦命的女人,估计这一辈子都不会得到幸福了。”魏诗雨表现得很是悲观。

    “姐,你不可以这么想。给你介绍对象的事情,就包在我身上了,我会给你找那种人品才华上等的男人,这样才配得上我的姐姐。”魏诗诗很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,千万别再说介绍对象的事情了。我现在就像跟你们在一起,这样我就感到很幸福。如果你再说介绍对象的事情,我就会觉得你嫌弃我跟你们住在一起碍事了。”魏诗雨赶紧拒绝。

    魏诗诗听得出来她话里的坚决之意,尤其她说想跟他们住在一起的时候。

    请记住本站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