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47章 番外 谢谢你跟我求婚
    在n国的日子,过得平淡而祥和。

    魏诗诗觉得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幸福吧,有未婚夫的关怀和疼爱,有姐姐的陪伴和照顾。她的记忆中,有很多跟戴维斯在一起的小片段,戴维斯对她很好。

    一个休息的早晨,魏诗诗一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走出自己的房间,被门口捧着一大束鲜花的戴维斯吓了一个机灵,然后彻底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诗诗,早。”戴维斯满面春风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戴维斯,早啊。”魏诗诗一大清早就闻到这么好闻的花香,心里舒爽极了,不用说就是送给自己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不过年不过节的,送花是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“送给你,我可爱美丽的未婚妻。”戴维斯把花递给魏诗诗。

    “谢谢,我可爱的未婚夫。”魏诗诗笑意吟吟地接过花闻了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然后就看到戴维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首饰盒子,然后单膝跪地,目光灼灼地看着魏诗诗说道:“嫁给我吧,我们结婚吧。”

    魏诗诗一愣,没想到戴维斯是为了求婚。

    戴维斯打开首饰盒子,里面有一颗硕大的钻戒,目测有6克拉。

    不过这颗大钻戒没有闪花魏诗诗的眼睛,却让她的心头动荡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时候魏诗雨从另外一间房出来,看到这个场景,脸色立马黑了下来。她恨不得上前去把那颗钻戒抢下来,那本不应该属于程琳的。

    看到姐姐出来,魏诗诗更加慌张了,赶紧把戴维斯从地上拉起来说道:“戴维斯,谢谢你跟我求婚,我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戴维斯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一下,他预想的场景是,魏诗诗感动地含着泪花,接受他的求婚,然后上前吻住他。

    “好,我给你时间。”戴维斯恢复正常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,早。”魏诗诗像往常一样跟魏诗雨问好。

    “早啊。”魏诗雨笑着回答,像是没有看到刚才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趁戴维斯出去的间隙,魏诗雨一脸为难的看着魏诗诗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姐姐,怎么了?”魏诗诗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好妹妹,姐姐有事要问你。今天戴维斯跟你求婚,你是怎么想的?”魏诗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还没有想好。”魏诗诗坑坑巴巴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戴维斯对你这么好,你还没有想过要嫁给他吗?”魏诗雨又试探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,嫁给他是早晚的事情,只是今天有些突然,我一下子也拿不定主意。你是我的姐姐,你帮我出出主意吧,要不要再考验一下戴维斯呢?”魏诗诗调皮地说着,趴在姐姐的肩头撒娇。

    魏诗雨真想一把把魏诗诗给推开,她恶心跟她这么亲密,但是又不得不继续伪装下去。

    “有一件事情,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。”魏诗雨说道。

    魏诗诗抬起头,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姐姐。

    “就是在你出事之前,我们的父母刚刚因为意外去世。按照家乡的习俗,父母过世不满三年

    是不能办喜事的。”魏诗雨说道。

    魏诗诗皱眉思考了一会儿,说道:“我怎么摔了一跤,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记不清楚了呢,我真的是不孝极了。”

    魏诗诗很是自责,魏诗雨赶紧说道:“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好呢,有些事情淡忘了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戴维斯回来后,魏诗诗就找机会跟他说了这件事情,说自己想等父母的校期满之后,再考虑结婚的事情。

    戴维斯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,但是仍然没有强迫魏诗诗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想做什么,我都会支持你的。”戴维斯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戴维斯。”魏诗诗感动地看着他说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房间,戴维斯气得都快要炸了。没想到魏诗诗会拿这个借口拒绝自己,本以为一切都要水到渠成了。

    乔斯澄的精神状况渐渐地稳定下来,乔一鸣才引导他回忆出事那天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乔斯澄告诉乔一鸣,那一天就是魏诗雨抓了他,然后妈妈找到了他,他们一起去了山里,魏诗雨把他推下山坡,妈妈要救他,被魏诗雨打的很惨,最后还把他们两个一起推了下去。

    乔一鸣听后,额头上青筋暴露,拳头紧握,恨不得杀了魏诗雨,更加心疼程琳,没想到她死前受到了那样的虐待。

    乔一鸣紧紧地闭上眼睛,想起医生说的话,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,如果不是乔斯澄有人保护,早就死了。

    那个保护乔斯澄的人,肯定就是程琳了,而程琳自己却摔的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“爸爸,妈妈呢,她怎么还不来看我?”乔斯澄问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妈妈现在有事,暂时不能过来陪你。”乔一鸣含含糊糊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乔斯澄多么聪明呀,想到这么多天都没有见到程琳,心里有很多疑惑。

    “妈妈是不是病的很严重?”乔斯澄说着,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乔一鸣没有办法继续哄骗乔斯澄下去了,以前还可以哄一哄,可是现在程琳已经实实在在存在他们的生活中了,现在说没有就没了。

    “澄澄,以后你会明白的,现在最重要的是,你要赶紧好起来,不要让爸爸妈妈担心,好吗?”乔一鸣回答道。

    乔斯澄默默地躺下来,忍着自己哭泣的声音。他仿佛明白了什么,只是不愿意再继续追问,因为他从乔一鸣的眼睛里也看到了压抑的泪水。

    乔一鸣把乔斯澄哄睡,出去悄悄地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他把乔斯澄托付给大哥大嫂,准备再次赴拉维斯,一定要找到伤害程琳和乔斯澄的凶手魏诗雨。

    乔奕森知道自己劝不住他,只有叮嘱他万事小心,一定要如期回来。

    乔一鸣到了拉维斯,之前派出去的人,还是没有找到任何关于魏诗雨的下落。

    没有一点儿线索,让乔一鸣很是头疼。他再次想到了切尔西,毕竟切尔西跟魏诗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他就不相信魏诗雨会不跟切尔西联系。

    乔一鸣派人去切尔西的住处盯梢,可是好几天都没有见人进出。这才打听,原来切尔西已经不在这里住了。

    切尔西和魏诗雨的同时销声匿迹,让乔一鸣再次起疑心。他又派人去查了切尔西和魏诗雨的出境记录,但是仍然没有线索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,没有留下一点儿踪迹。

    请记住本站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