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46章 番外 我来喂你
    汤已经炖上,切尔西回到密室里面去陪伴程琳,留魏诗雨一个人在厨房里面。

    “让你喝汤,让你喝。”魏诗雨嘴里嘟囔着,放了两大勺子盐进去。

    她都没有尝味道,但是觉得一定会很重吧。

    都说大病初愈的人应该吃点儿清淡的,不应该吃这么重的盐。但是魏诗雨可不这么想,让她给程琳做汤,那口味就由他决定了。

    魏诗雨做好汤,端到密室门口,立马换了一副知心姐姐的表情,按下开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忽略掉切尔西在窗前对程琳的软言细语,放下汤,走到床边,从切尔西的手里夺过程琳的手,感慨万千地说道:“我的好妹妹,你终于醒了,可把姐姐给担心坏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竟然掉下眼泪,开始抹眼泪。做戏就要做足,不过这也是影后本人了吧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别哭呀。这些天辛苦你了,都是我不好,让你担心了。”程琳很自责地说道,想要起身来安慰自己的姐姐。

    魏诗雨赶紧说道:“你赶快躺下,千万不要乱动。如果你有什么闪失,戴维斯可不会放过我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魏诗雨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切尔西,只是切尔西并没有看她,眼睛一刻也离不开程琳。

    “姐姐,怎么会?你是我的姐姐,戴维斯是我的未婚夫,也就是戴维斯的姐姐。如果他欺负你,你告诉我,我一定饶不了他。”程琳一副为亲姐姐出头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说了这么多,我都忘记了,我给你炖了山药排骨汤,好好给你补补身子,你太虚弱了,一定要多吃一些。”魏诗雨说着就去盛汤。

    魏诗雨把汤端来,本来是准备递给程琳的,可是切尔西一把接住说道:“给我吧,我给她喝。”

    这么明目张胆地在她面前秀恩爱,切尔西一点儿都没有顾及魏诗雨的心情。

    魏诗雨再怎么不情愿,也要陪切尔西把这场戏给演下去。她赶紧拿来两个枕头,轻轻地把程琳扶起来,然后把枕头叠放在程琳的背部,让她靠的舒服一点儿。

    程琳觉得姐姐在旁边,喂汤喝不太好,于是说道:“我自己来吧。”

    可是被切尔西拒绝了:“你刚醒,体力不支,还是我来喂你吧。”

    程琳害羞地看了一眼切尔西和魏诗雨,然后张嘴喝下切尔西吹凉后送过来的汤。

    喝了一口,程琳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,切尔西赶紧问道:“怎么了?味道不好吗?是我看着做的,应该味道不错,以前你经常喝的。”

    魏诗雨紧张地看着切尔西,生怕自己的小计俩被他发现了。

    切尔西说着就要盛一勺子汤品尝,程琳赶紧阻拦他,说道:“好喝,很好喝,我是多久没有吃东西了,忽然喝到这么好喝的汤,觉得简直是人间美味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多喝一点儿。”切尔西转而把自己要尝的汤,送到了程琳的嘴边。

    程琳忍着咸味,咽了一口唾液,还是喝下了汤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,姐姐照顾她很辛苦,熬汤也是为了她好,他不应该因为汤太咸,而辜负了姐姐的一片心意。

    魏诗雨看着程琳快把一碗汤喝完了,心里暗自偷乐。

    看来被切尔西催眠后的程琳,简直就是一张白纸,对她和切尔西毫无防备之心,以后有她施展的余地。

    程琳喝了一碗,再也不喝了,说自己喝饱了,于是魏诗雨就把碗收起来,将剩下的汤端走。为了毁灭证据,她一出去就把剩下的汤全部倒掉了。

    等到切尔西从密室里面出来,想找点儿吃的,魏诗雨告诉他刚才的汤不小心弄脏了,她正在为他做新的。

    乔一鸣回到m国医院,家人们都陪在乔斯澄身边,可是乔斯澄丝毫没有往常的开朗活泼,就跟丢了魂似的躺在病床上,两眼孔东德盯着天花板,不知道在看什么。

    “澄澄,爸爸来了,爸爸来了。”乔一鸣走过去,俯身在他的额头亲了亲说道。

    乔斯澄这才转动眼珠子,看了一眼乔一鸣,没有喊爸爸,只是说道:“妈妈,我要妈妈。”

    乔一鸣一愣,此时他去哪里给他找程琳回来,难道是那坛冰冷的骨灰吗?

    不,这太残忍了,于是欺骗他说:“妈妈很快就来了,很快就来了。妈妈让爸爸转告澄澄,澄澄一定要听医生的话,好好治疗,这样才能快点儿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乔斯澄这才轻轻地点了点头。因为他的伤势还很严重,需要静养,所以只有乔一鸣留在医院里面陪伴乔斯澄。

    等到他的精神头儿好一些,阮小溪把自己的俩孩子都带过来,配乔斯澄玩耍,让他暂时忘掉找妈妈的事情,这样不会给他带来更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每当晚上,乔一鸣哄着乔斯澄睡着后,偌大的病房里只剩下他一个人,冰冷冰冷的,他都会想起程琳,暗自掉眼泪。

    失而复得,得而复失,这样的疼痛,真想一死了之。但是现在乔斯澄一刻都离不开他,白天只要他离开一会会儿,乔斯澄就又哭又闹。

    不知道乔斯澄发生了什么,让他现在极度缺乏安全感,一刻都不能离开乔一鸣。以前的乔斯澄不是这样子的,在乔一鸣不在身边的时候,他也会很听话。

    乔一鸣也试图问他怎么了,发生了什么事情,可是每次只要一问,乔斯澄就会哭泣不止。

    这样子让他伤心,乔一鸣只好暂且不提。

    但是他和乔奕森推测,也只有乔斯澄知道,他遭遇了什么,或者见到过程琳,程琳又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程琳很听切尔西的话,身体恢复的也算还可以。切尔西打听到,乔一鸣虽然离开了拉维斯,但是一直都在派人找魏诗雨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夜长梦多,他跟程琳和魏诗雨商量了一下,打算立马离开。

    离开的那一天,为了避免遇到熟人,切尔西哄骗程琳她的病还没有好,不能见到风和光,让她包的跟粽子似的出去。

    三个人乔装打扮一番,然后用了假护照假证件蒙混过关,坐上了抵达n国的航班。

    来到n国,他们暂且用戴维斯、魏诗雨、魏诗诗的身份住在酒店里面。为了低调,切尔西很快就在n过买入一套属于他们自己的三室公寓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房子没有我们在拉维斯的大、好,暂时委屈你们了。”搬进去的那一天,切尔西说道。

    魏诗雨和程琳都不是嫌贫爱富的人,对程琳来说,住在哪里都一样,而魏诗雨跟切尔西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连胡同都住过,何况现在住的是公寓了。

    他们很快在n国定居下来,然后开始找工作。凭借三个人的能力,找一份在医院的工作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最后切尔西和程琳在同一家医院上班,魏诗雨被切尔西建议,去另外一家医院就职。

    请记住本站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