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44章 番外 都是因为爱你
    切尔西握着程琳的手,根据他的推测,程琳应该就在这两天就可以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忽然程琳的手动了一下,然后就开始说梦话:“澄澄,澄澄,妈妈不会让你死的,不会让你的死的。一鸣,救我,救澄澄,救我们,一鸣一鸣,一鸣……”

    程琳的嘴里不停地叫着乔一鸣的名字,显然她再一次被噩梦缠住了。

    切尔西的眼睛眯成一条缝,他站起来,毫不犹豫地给她注射了一剂安眠药,让她多睡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程琳,别怪我,我都是因为爱你。”

    等到程琳进入沉睡的状态时候,切尔西把密室的门封死,不允许任何人进来打扰她。

    “程琳,不要怪我这么对你,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的,以后你只要有我就够了。”切尔西说完,开始对程琳施催眠法,洗掉她以前的记忆,什么乔一鸣乔斯澄,统统就不会再在她的记忆里面了。

    “我叫魏诗诗,是戴维斯的未婚妻,我们于去年十月十日订婚。我有一个姐姐,叫魏诗雨,她是一个寡妇,丈夫在五年前去世,一个人孤苦伶仃,一直与我住在一起,形影不离……”切尔西把自己给程琳安排的身份和身世灌输给她。

    为了加强催眠的效果,切尔西特地进行了二次催眠和测试,确定程琳对这种安排的记忆根深蒂固了,切尔西才放心。

    还有最后一步,就是设置解锁记忆的方法。切尔西不想用寻常的办法,他也不想让程琳有一天爱上自己的时候,还是不明不白的。

    如果有一天程琳对自己有了感情,切尔西希望她能恢复记忆,想起以前,想起乔一鸣,仍然可以选择自己,这样才有意义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儿可以确定,当程琳恢复记忆的时候,她一定是自己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如果那样子,程琳还能离开自己,那她又能跟谁在一起呢?

    切尔西想到了,想到了一个完美的解锁记忆的方法。最后一步实施完,切尔西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对人进行催眠,不仅是对被催眠者的一次心灵洗礼,而且消耗实施者的元气。

    切尔西擦擦额头上的汗珠,满意地在程琳的额头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等她醒过来的时候,就是一个全新的人了。

    这边安排妥当,切尔西打开密室的门,魏诗雨就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。”切尔西说着,出来立刻关上了密室的门。

    魏诗雨跟着切尔西到了二楼卧室,切尔西立马关上了门,这让魏诗雨误会了。

    她立马上前抱住切尔西,以为要亲热一番,可是却被切尔西推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听着,我有很重要的事情给你说,你听清楚,记住了。”切尔西说着,表情很严肃,让魏诗雨不敢再上前动手动脚的。

    切尔西告诉魏诗雨,他给程琳催眠还有灌输记忆的细节,让魏诗雨充当程琳的姐姐,不,是魏诗诗的姐姐,这样子以后他们三个在一起生活,才不会让程琳起疑心。

    “原来,你心里不是一点儿都没有我。至少你没有想着跟程琳双宿双、飞,还记得带上我,让我跟你生活在一起。”魏诗雨第一次觉得,没有被切尔西抛弃,抱住切尔西情不自禁地说。

    “记住,我以后名字叫戴维斯,不要露馅儿了。”切尔西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以后的日子还很长,难免她不会遇到熟人,日子长了自然会起疑。”魏诗雨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等程琳的身体恢复一些,我们就离开这里,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。”切尔西心里早就盘算好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“好期待我们赶紧离开这里,我一点儿都不喜欢这里了。”魏诗雨说着,双手开始伸进切尔西的衣服里。

    切尔西抓住她的手,想要拒绝,可是听到魏诗雨在耳边说道:“这是你以切尔西的名义最后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大多数男人都拒绝不了这样主动、委曲求全的女人,切尔西就是这大多数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两天以后,医院传来消息,说是乔斯澄醒了。乔奕森叫乔一鸣一起去医院看望乔斯澄,可是房间里面已经没人了,打电话也没有人接。

    乔奕森让家里人里里外外找了一遍,都没有发现乔一鸣的踪影。乔一鸣走了,可是程琳的骨灰还在床上。

    乔奕森猜测,乔一鸣应该不会走远,他不会舍得丢下程琳的骨灰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乔奕森猜错了。乔一鸣独身前往拉维斯,再一次寻找程琳的踪迹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乔一鸣总是想起那具尸体那张血肉模糊的脸,他要再一次去看看才放心。

    他先去了发现尸体的地方,那里已经恢复了原先的模样儿,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乔一鸣在附近转了转,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这荒郊野岭转,就觉得曾经程琳来过这里,在这里就像跟她呆在一起一样。

    他看到山坡上有三堆土堆,走近一看,才发现那是三个坟头儿。

    “看,那个人站在那里,难道是魏家的亲戚?”有人路过看见乔一鸣议论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吧,要不然谁来这里,刚刚发生过人命案,怪吓人的。”另外一个人回答道。

    乔一鸣听到她们的话,转身看着他们。那两个人发现被发现了,赶紧走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乔一鸣叫住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这里发生过命案,那这里埋得是?”乔一鸣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,或许他觉得程琳是不是埋在这里,或者跟程琳有点儿关系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魏家的坟地,埋得是魏家两口子,还有他们的小外孙。”一个村民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小孩子真可怜,回来没几天就死了,不知道得了什么病,连丧事都没有办。”另外一个村民补充说。

    “是呀,这里突然就多了一座坟头儿,魏家就这样完了。”村民说着很惋惜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魏家?他们家是不是有一个叫魏诗雨的?”乔一鸣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两位的女儿,独生女儿。”村民指着那两座坟头儿说道。

    乔一鸣听到魏诗雨的名字,瞬间瞪大了眼睛。乔斯澄和程琳都是在这里出事的,绝对跟魏诗雨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请记住本站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