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43章 番外 谁也抢不走她
    慢慢地程琳安静下来,切尔西总算是舒了一口气。给她调好输液速度,自己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些天切尔西一直在这里照顾程琳,不吃不喝,不眠不休,他站起来揉揉自己酸痛的肩膀,是要好好地回去休息一下,这样才用精力再仔细研究一下程琳的病情。

    程琳的伤势很重很重,掉下去的时候,身下是一块石头,她的身体重重地落在石头上,震到了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现在心肺受损,不能大意,稍有不慎,将会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切尔西走之后没有多久,魏诗雨就进来了。这些天她一直找不到切尔西,去查了很多家医院,都没有找到程琳的住院记录。

    只知道切尔西带程琳回来了,医院没有记录,也没有见到程琳的尸体。

    魏诗雨怎么都不相信,切尔西会把程琳的尸体抛弃荒野,让警察领回去交给乔一鸣。

    所以那具穿着程琳衣服的女尸,一定是切尔西的杰作。

    而切尔西失踪的这些天,一定是跟程琳在一起,或者跟一具尸体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直到刚刚看到切尔西在家里出现,魏诗雨才突然恍悟,他一直躲在家里面,家里面有密室。

    魏诗雨从切尔西刚刚走出的方向,在墙上发现了一个不易被发现的开关,按下那个开关,有一扇密门打开。

    从外面看,根本看不到那扇密门,真的是隐秘之极。

    魏诗雨进去后,才发现这里是一间实验室,存放着各种医疗仪器设备,还有标本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她所料,在这里看到了奄奄一息的程琳,机器上面那些跳动的线条,证明程琳还活着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还没有死?你怎么这么命硬,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,都不会死?”魏诗雨看到程琳,就一副痛恨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活着在切尔西身边,切尔西永远都不会正眼看我。你该死,你早就该死了,你到现在还不死,我就再送你一程。”魏诗雨说着将程琳手臂上的针管扒掉。

    机器上那些本来稳定的线条,立马剧烈地跳动起来。程琳的呼吸开始大喘起来,很困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切尔西刚刚入梦,心里还在担忧着程琳的病情,他忽然想起来自己以前在医书上看到过的病历,一下子就从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坐起来不敢耽误,顾不上穿鞋,直接奔向密室。看到密室的门没有关,切尔西一下子就慌了。

    魏诗雨听到有动静,转头看到切尔西,心里害怕极了。

    切尔西进去看到魏诗雨在程琳身边,他的心就快要跳出来了。看到机器在报警,程琳的身体在颤抖,手臂上的枕头儿被拔掉,切尔西一巴掌将魏诗雨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恶毒的女人,已经把她害的剩下一口气,现在还不放过她。”切尔西说着赶紧为程琳带上氧气罩。

    幸亏他下来了,否则程琳就会因为呼吸困难窒息而亡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你打我,你打我,你至今还执迷不悟。这个女人把你害的这么惨,为什么你还要救他?”魏诗雨上前阻拦切尔西救治程琳,满腹的委屈和埋怨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开,我不准任何人伤害程琳。”切尔西一把将魏诗雨甩开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救活她,又能怎么样?等她活过来,还是要抛弃你去找她的丈夫和孩子,到时候你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”魏诗雨刺激着切尔西说道。

    切尔西手上的动作停滞了一秒钟,然后继续毫不犹豫地救治程琳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我救活她,她就是我的了,谁也抢不走她。”切尔西很有自信地说。

    魏诗雨一怔,听切尔西的语气,他一定是想到把程琳留在他身边的方法了。

    那她算什么?她陪伴着切尔西,安慰着切尔西,为他杀人都可以。到头来,切尔西的心里还是只有程琳一个。

    一遇到程琳,切尔西就将她抛之脑后,不管不顾,甚至为了程琳伤害自己。

    切尔西忙前忙后,连贯地为程琳配药,喂药。

    魏诗雨气得跑了出去,自己又不能公开跟切尔西作对。

    切尔西终于稳定住了程琳的病情,他决定以后就在这里休息,直到程琳好起来为止。

    因为他不能防止自己不在的时候,魏诗雨会不会再进来动什么手脚。

    经过连续一晚上的观察,新的配方对程琳的病效果比较明显,切尔西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,现在只要等着她慢慢恢复元气就好了。

    魏诗雨进来给切尔西送饭,递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切尔西看都不看她一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不想看到这个女人,但是我是给你送饭的,我不想看到你这么辛苦。”魏诗雨放下饭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切尔西本来是要赶走魏诗雨的,他不想程琳醒过来的时候,看到魏诗雨在这里,这样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。

    可是切尔西只有在魏诗雨这里,才能体会到一个男人被女人爱着的感觉。每一个男人,都喜欢这种感觉,因为每个人都需要被爱,或者说自尊心强的缘故吧。

    乔斯澄经过专家们几天几夜的会诊,终于也渡过了危险期。

    在这几天里,乔一鸣一直抱着程琳的骨灰在家里面,躺在床上,喂他吃饭他也吃,吃了就睡。整个人任由别人操控着,不说一句话,也不下床。

    虽然乔父乔母都很担心,但是乔奕森觉得,这样子,至少维持着他的生命,现在让他恢复体力和精力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乔奕森兴奋地把乔斯澄脱离危险的事情告诉乔一鸣,可是乔一鸣除了眼皮动了两下,根本没有其他的再多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一鸣,我再给你两天时间,让你休整。两天以后,你必须起来到医院去照顾澄澄,澄澄醒过来,第一个想看到的人就是你。”乔奕森说道。

    可是乔一鸣依然没有说话,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。乔奕森知道他一定听到了,摇摇头离开。

    请记住本站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