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42章 番外 我陪着你
    而那具女尸,虽然他不愿意相信是程琳,可是不是程琳,怎么会穿着程琳的衣服鞋子,如果这些都是有人故意为之,但是程琳耳后那颗痣,很有特征,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每一次想到这些证明那具女尸就是程琳的证据,乔一鸣都心痛的要死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家属认领单,请在这上面签字吧。”警察拿着尸体认领单子,让乔一鸣签字。

    单子上面写的是程琳的个人信息,一旦签了这个单子,就是说承认程琳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乔一鸣握着笔,却怎么也下不了手签字,手不停的颤抖,但是一想到乔斯澄的生命就在这分秒之间,他的手用力往下一划,闭着眼睛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麻木地看着警察忙前忙后,办了一堆手续,也听不到他们到底说了什么。最后,警察喊醒他,告诉他去火葬场领取死者骨灰。

    当乔一鸣捧着冰凉的骨灰坛子,仍然不能够相信这里面装的是已经化为灰烬的程琳。

    他已经无力去反抗,无力去思考,现实逼迫他接受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你,是你,这一次又是你害死了程琳。”乔一鸣刚走出来,就遇到切尔西,上来抓住乔一鸣就质问。

    乔一鸣哀莫如心死,根本不搭理也不看切尔西。

    切尔西看到乔一鸣手上的骨灰盒子,瞳孔立马放大。

    “这是程琳,她已经化为灰烬了,我连她的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。”切尔西瞬间表现得哀伤至极,眼眶都湿润了,伸出手哆哆嗦嗦地去摸乔一鸣手里的骨灰坛子。

    乔一鸣好像是对任何人任何事情都失去了知觉一样,绕开切尔西直接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乔一鸣,你可以走,把程琳留下。他跟你在一起,永远没有好下场。现在他死了,我是不会让她再跟着你。”切尔西说着上来就要抢。

    乔一鸣把骨灰坛子死死地抱在怀里,任由切尔西打他骂他,他都不还手不还嘴,只是死死地抱着怀里的程琳。

    她活着的时候,自己没有好好的保护她,现在她死了,他不允许任何人把她从自己身边带走。

    切尔西打他的时候,他感觉不到身上的痛,只是心里的痛在一分一分的加深。原本他以为,这一次又是切尔西刷的阴谋,切尔西又一次设计圈套,让他失去程琳。

    他妄想着这样程琳还活着,他只要继续找,一定能找回程琳的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的切尔西如疯如狂,誓要把骨灰夺走,看来这一次不是切尔西捣的鬼,这里面装的一定是程琳了。

    乔一鸣抱着骨灰盒子蹲在地上,任由切尔西对他拳加脚踢。

    切尔西打的气喘吁吁了,乔一鸣始终都没有吭一声。等到切尔西终于停了手,乔一鸣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,说道:“程琳,我带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准你带走程琳。”切尔西说着还要上前制止乔一鸣。

    正好乔奕森带人赶来,让人拦住切尔西,然后带着乔一鸣上车。

    乔奕森接到乔一鸣,直接去了机场。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,他一刻也不敢耽误,上了飞机,就打电话跟m国医院联系,这样他们一下飞机就立马可以进行手术。

    乔一鸣抱着怀里的骨灰,看着安静地躺着的乔斯澄,嘴里笑声呢喃道:“我们一家三口终于团聚了,现在我们就回家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乔斯澄的情况还算是稳定,各种监控设备都在检测着他的生命体征,那些代表着生命信息的线条,每一次跳动,他们的心都跟着要跳出嗓子眼里来了。

    一下飞机,医院立马有专车过来接他们到医院,到了医院走绿色通道,一路到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全程几乎没有耽误一秒钟,这都是乔奕森安排周密。

    他们前脚到,乔家二老还有阮小溪带着孩子们赶来。

    阮小溪催促乔奕森回家,乔奕森把他们的情况告诉了阮小溪,千叮咛万嘱咐,不让阮小溪告诉二老,但是这么大的事情,在乔斯澄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,阮小溪不能不让二老知道他们孙子的情况。

    乔家二老听了心急如焚,举家赶过来陪伴乔斯澄。

    二老一看到乔一鸣憔悴不堪的样子,还有他怀里抱着的贴着程琳名字的骨灰坛子,差点儿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为了程琳的死,悲伤欲绝。他们不是没有见到三年前程琳的离开,乔一鸣是怎么堕落的。而现在乔一鸣看上去已经老了十岁,哪里像是一个二十八岁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一鸣,你怎么成了现在这个样子?”乔母哭着抚摸着儿子的的头说道。

    可是乔一鸣什么人的话都听不进去,只是抱着程琳的骨灰盒子木讷地坐着。

    “妈,一鸣这些天很累,让他回去好好休息,你们想知道什么,我可以告诉你们。”乔奕森搀扶起母亲说道。

    乔母含泪连连点头,说道:“这里不需要这么多人,小溪带着孩子们也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阮小溪看了乔奕森一眼,乔奕森朝她点了点头,给她递了一个眼色,然后抱起小儿子。

    阮小溪会意,走到乔一鸣的身边,说道:“一鸣,走,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乔一鸣像是一个木偶一般,任由阮小溪拉着他往外走。

    乔奕森稍稍地安心了,只要乔一鸣肯回去休息,比什么都好。这些天,乔一鸣一眼都没有闭上,身体早晚要撑不下去。

    乔奕森知道乔一鸣曾经对阮小溪情深意切,这时候或许让阮小溪出马,能够唤起他一点点儿求生的意识。

    回到乔一鸣的别墅,阮小溪安排他睡下,本想把他手里的骨灰盒子取下,可是即使乔一鸣闭上眼睛,仍然紧紧地抱着骨灰盒子,最后阮小溪干脆作罢,只要他能睡下就好。

    在切尔西的私人病房里面,程琳有醒过来的迹象,但是每一次她都沉浸在梦魇里面,最后梦魇过去了,她又沉睡下去。

    “琳,没事了没事了,我在这里,我陪着你,不要怕不要怕。梦里的都过去了,都过去了,没事没事。”切尔西在一旁轻轻地拍着程琳,就像是哄孩子一样,给她讲故事讲笑话,讲他们之前发生过的开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请记住本站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