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41章 番外心如刀绞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你快停止!”乔奕森蹭的一下站起来,赶紧拦住乔一鸣的自残行为。

    “我没用,我真没用,我保护不了澄澄,也保护不了程琳,如果他们都死了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。我应该陪着他们一起去死,该死的人是我,不是他们。”

    乔一鸣的嘴里不停地自责。

    “我不允许你这么伤害自己,你活着当然有意义,你还有我,还有爸爸妈妈,我们都在为你担心。何况现在澄澄还没死,他正在整死边缘徘徊,如果这时候你都倒下了,谁来鼓励他安慰他。如果你死了,澄澄活了下来,他也就成了没爹没妈的孩子。你真的忍心看着澄澄这么孤单地活着吗?”乔奕森使劲儿地摇晃着乔一鸣,想要晃醒他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乔一鸣的就像是灵魂不是自己,他根本无法思考,问道:“那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听我的,振作起来,澄澄需要你,我们一起把他的命留住。”乔奕森坚定地说着。

    乔一鸣空洞的眼神觉得大哥说的很有道理,终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,医生从手术室里面出来,一副很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乔一鸣上去抓住医生的领子说道:“怎么样?我儿子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还有乔奕森,目光冷峻地盯着白大褂医生,仿佛在说:“不要说我不愿意听到的话。”

    白大褂医生看他们这副神情,嘴张了张,没有说出话来,只是额头不停地往下掉汗珠。

    “快说,我儿子到底怎么了?他是不是死了?是不是?”乔一鸣看医生为难的样子,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顿时杀人的心都有了,他歇斯底里地咆哮道。

    因为太久没有合眼了,眼睛肿布满血丝,因为暴怒,让他看起来恐怖极了。

    医生吓得浑身直哆嗦,好像不管他说什么都是错一样。

    “一鸣,你冷静一些,让我来。”乔奕森安抚着乔一鸣的情绪,把他的手从医生身上拿走,然后自己把医生拽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实话实说,我不会把你怎么样,但是耽误了孩子的病情,我一定让你好看。”乔奕森说道。

    “孩子病情恶化,已经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,我们……我们建议立马转院,m国的医疗是世界最先进的,去那里可能还有一线生机。”医生哆哆嗦嗦的说完,悄悄的看了一眼乔奕森。

    “转移过程中,会不会有什么危险?”乔奕森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好说,但是我们会尽量做到万无一失,到时候我们可以派人在路上照应,不过发生什么意外,真的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。但是,如果不转院的话,孩子可能真的就只能等死了。”医生把利弊都说出来,给乔奕森听,虽然冒了很大风险,但是这是医德所在。

    乔奕森本想找乔一鸣商量一下,可是一转身,就发现乔一鸣站在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“一鸣,既然你都听到了,就不用给你说了。现在的当务之急,就是把澄澄带回去,接受最好的治疗。本来我们想让他免去旅程的颠簸,在这里治疗,看来不行了。”乔奕森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澄澄就拜托给你了,我要留下,找程琳。”乔一鸣倔强地说。

    乔奕森最害怕的就是乔一鸣这个样子,可是他偏偏就是这么倔强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,你现在最紧要的事情是挽留澄澄,程琳已经死了。我们要留住活着的,我们除了为程琳报仇,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了。可是澄澄需要我们去救他,如果我们不去救他,他也会死掉的。”乔奕森拉住想要离开的乔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程琳,她也需要我,她需要我。她没有死,她一定是被人抓住了,我要去救他,救他回来。”乔一鸣看着大哥,挣扎道。

    “她死了,已经死了,你亲眼看到的,她身上的衣服鞋子,证件,还有她身上的痣。你知道,躺在那里的就是程琳,可是你就是不愿意承认她死了。一鸣,你醒醒吧,接受吧,程琳确实死了。”乔奕森死死的抓住他,试图说服他接受现实。

    “不,不,她不会死,她不会死的。明明我刚找回她,她怎么可能死,怎么可能再次离开我们。不会的不会的……”

    乔一鸣说着,痛苦的抱着头,蹲下来,忍不住哭泣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的弟弟这么伤心难过,乔奕森忍不住也红了眼睛。他也深深地爱着程琳,他知道失去挚爱的痛苦。他理解乔一鸣,却不得不让他接受这个残忍的现实。

    乔奕森蹲下来,在乔一鸣耳边说道:“一鸣,我知道你很痛苦,可是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,就是保住能保住的。澄澄能不能活下来,就看你的了。我现在立马去调飞机过来,让医院做准备,等到飞机到位,我们立马离开。我给你时间去处理程琳的后事,但是不要因为程琳而耽误了澄澄救命的时间,那样的话,程琳在地下也不会原谅你的。”

    看乔一鸣仍然不为所动,乔奕森接着说:“澄澄是你跟程琳留下的唯一念想,如果澄澄保不住了,程琳,我,爸爸妈妈,都不会原谅你的。”

    乔奕森说要。站起来去安排事情。话说到这里,如果乔一鸣还不能醒悟,他真的没有办法了,他只能尽自己全力去保护澄澄还有乔一鸣。

    乔一鸣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,脸上带着泪痕,面如死灰,如行尸走肉一般,走出了医院,他不知道他是怎么到警察局的。

    一边是乔斯澄生命垂危,一边是程琳生死不明。让他放弃哪一个,他都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但是在生死关头,他明白大哥说得对。乔斯澄是程琳的心头之爱,也是乔家的血脉,任何一个人都不想他出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