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38章 番外你不会死的
    程琳和乔斯澄并没发出太大的叫声,或许程琳真的是没有力气了,而乔斯澄因为惊恐而喊不出来。

    魏诗雨站在山崖边,往下面看了一眼,这个高度下去,不死也残废了,而且下面有石头的话,就跟天天一样,说不定撞破脑袋当场死亡。

    “天天,妈妈终于为你报仇了,哈哈,你也跟妈妈一样开心吧。老天对我们真是不公平,让我们活的那么辛苦,那就让大家一起痛苦吧。”魏诗雨回到儿子的坟头儿,给儿子汇报着自己的战果,然后朝着父母那边磕了三个头,站起来离开。

    魏诗雨回到住处,掩饰不住自己的开心,尤其是看到切尔西,因为从此再也没有人来跟自己争切尔西了。

    跟魏诗雨相处了这一段日子,切尔西也是多少了解魏诗雨的,她的表现很是反常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,让你这么开心?”切尔西问道。

    魏诗雨忍不住心中的激动和亢奋,本来不打算告诉切尔西的,就让程琳这样无声无息地死掉,索性告诉他得了。

    “你真想知道,?那我就告诉你,你听好了,刚刚,就在我刚才出去的时候,我杀了程琳,还有他的儿子。”魏诗雨说完还故作可爱的看着切尔西。

    切尔西听到她的话,久久的没有反应。或者是因为魏诗雨说的轻描淡写,以为她是在开玩笑呢,或者切尔西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?做梦了吧?”切尔西突然笑了,对魏诗雨的话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?我说的是真的,曾经你最爱的女人,死了。我把她推下了最高的山坡,连同他的儿子一起,这会儿估计血已经流干了吧。”

    魏诗雨看切尔西不相信,加重了语气,描述自己作案的过程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真是?”切尔西看着魏诗雨的手来回比划着,抓住他的手臂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弄疼我了。”魏诗雨说着想甩开切尔西,可是没有成功,她最不喜欢的看到切尔西紧张程琳的样子。

    仿佛全世界的男人都钟爱程琳,凭什么,凭什么?

    “快说,你把程琳怎么了?”切尔西的神情告诉魏诗雨,他已经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两遍了,她死了。”魏诗雨也没有好气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切尔西又问道,他非要亲自看个究竟,否则怎么都不会相信程琳死了。

    魏诗雨白了他一眼,回答道:“你放开我,我带你去。真的是倒霉,非要去看一个死人。”

    切尔西放开她,落得魏诗雨一顿埋怨。

    切尔西开车,魏诗雨指路,去刚才的山头。

    “你慢一些,路不好走,颠死我了。”魏诗雨说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切尔西两个字回应。

    魏诗雨生闷气,不说话,切尔西这个家伙,人家活着的时候,热恋贴人家冷屁股,现在人死了,还要去替人家收尸,简直比人家老公还上心。

    “就这里掉下去的,现在去山下找,可能有尸体,如果到了明天,估计被野狗分吃了。”魏诗雨指着山下说道。

    切尔西看了下附近,有过挣扎的痕迹,而且还有血迹。他终于相信了魏诗雨的话,程琳真的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竟然伤害她?”切尔西忍着自己的暴怒,首要是先找到程琳。

    魏诗雨跟着切尔西下了山头儿,这个山头儿是这里最高的,真不是盖的。因为心急,差一点儿滑下去。

    切尔西在最前面,不停地搜索着程琳的影子,他发现不远处好像有人躺在地上。赶紧赶过去,果然发现了程琳和乔斯澄,乔斯澄枕在程琳的手臂上,看样子跌落下来的时候,程琳还在极力地护着乔斯澄。

    “程琳,程琳,你醒醒,醒醒。”切尔西抱起程琳的头,掐着她的人中喊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死了。”魏诗雨在一旁说着风凉话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已经彻底疯了,对杀人这种事情,已经没有感觉了,在死者的身边,还能轻松地说这话。

    切尔西伸手去触摸程琳的鼻息,虽然很微弱,但是一息尚存。

    “程琳,你撑住,一定要撑住,我马上带你去治疗,你不会死的,不会死的。”切尔西发现程琳还活着,欣喜若狂,赶紧抱起程琳就往回走,也顾不得地上的乔斯澄。

    魏诗雨看了一眼一动也不动的乔斯澄,根本没有去救他的心思,赶紧去追切尔西。

    可是切尔西先一步报程琳上车,立马驱车离开,根本不等魏诗雨。

    魏诗雨自己徒步走了好久,才在马路上搭上车子回城里。

    附近村民从山上伐木回来,遇到了躺在血泊中的乔斯澄。他们不敢怠慢,立马报了案。

    警察接到报案,立马通知了乔一鸣。从年龄和长相来分析,乔一鸣基本可以确定是乔斯澄。

    乔一鸣把车子开到最大码,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,到了上路上,丢掉车子,奔跑在小路上。

    他心急如焚,听到电话里面说,乔斯澄的情况很不好,他的心就像是被大石头堵住了一样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乔斯澄的身边围了很多闻讯赶来的村民,乔一鸣拨开人群,看到儿子的第一眼,瞬间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但是他心爱的儿子,躺在血泊中,可能已经死亡,他心底最脆弱的防线被击破。

    “澄澄,爸爸来了。”乔一鸣说着蹲下去想抱起儿子,却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身上都是血,却看不到伤口在哪里,万一触碰了他的伤口,对孩子伤势不利,那乔一鸣会恨死自己的。

    还好救护车来的也很及时,有乔奕森亲自督促,救护车不敢不拖延一刻。

    这时候要是程琳在就好了,她是医生,一定知道该怎么处理孩子的伤势。乔一鸣下意识地往周围看了一眼,没有发现程琳。

    他又庆幸程琳此时不在,因为如果她看到乔斯澄这个样子,一定会心痛死的。

    “让一让,让一下。”医生和护士都赶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定要救救我的儿子,一定要救活他……”乔一鸣满脸泪水,像是命令又像是央求似的对医生一遍又一遍地说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