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36章 番外我害怕
    最怕空气突然宁静,车里的气氛还好,程琳试着张口问道。她试图晓之以情动之以理,了解魏诗雨的症结所在,好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一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魏诗雨说着再次加大油门。

    程琳不知道这是要去哪里,在路上她试了试想给乔一鸣打电话,刚拿出手机,就被魏诗雨发现了。

    “把你手机扔过来,否则我现在就把车子开到沟里去,我一条命换你们母子两条命,划算!”魏诗雨威胁道。

    程琳看了看还眯瞪着的乔斯澄,即使她可以拿自己的性命去赌,但是她不能够拿乔斯澄的生命去赌。

    于是程琳只好将手机扔到前排副驾驶的位置,求救的机会也没有了,只希望乔一鸣能早点儿找到他们。

    车子出了城市的地界,一直往乡下开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是要去哪里?”程琳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一个你想不到的地方,让你深深地体会一下做母亲的心情。”魏诗雨别有深意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程琳的心里有些害怕,忍不住把乔斯澄抱得更紧了。她在脑海中想着一会儿可能发生的事情,怎么保护乔斯澄的安全。

    山路崎岖,颠簸得很,乔斯澄的药效过去,慢慢得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害怕。”乔斯澄紧紧地抱着程琳说道。

    “澄澄乖,妈妈在,不怕。”程琳安慰儿子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,前面那个阿姨,是坏人,她是坏人。”乔斯澄指着魏诗雨说道,害怕地把头埋在妈妈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澄澄,不要害怕,阿姨曾经是妈妈的同事,她其实没有那么坏。只是可能她做错了事情,人都会犯错的,你不能这么没有礼貌。”

    程琳试图安慰儿子,并且也不想儿子激怒魏诗雨,再让魏诗雨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乔斯澄还想说什么,程琳给她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,乔斯澄就没有再说话了,只是他瞪大的眼睛,在说明他还是很害怕。

    车子开到半山坡上,上不去了。魏诗雨先下车,然后打开后面车门,让他们下来,继续往山上走。

    程琳抱着儿子,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在山路上,一直到了山坡最高处才停下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了。”魏诗雨指着三个坟头儿说道。

    程琳不解,看着地上还有烧纸的痕迹,她猜测这里因该是埋着魏诗雨的亲人,不过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然后就听到魏诗雨说道:“这个埋得是我爸爸,这个是我妈妈,这个小的……”魏诗雨停滞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就是我的儿子,天天。”

    程琳惊讶地长大了嘴巴,只是听说魏诗雨的儿子得了白血病住在医院里面,什么时候死的?

    “他……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程琳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前,就在切尔西的庭审开庭的日子。”魏诗雨看着那堆小小的土堆,回答道。

    程琳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魏诗雨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,难道……

    她不敢往下想,可是魏诗雨带她来这里的目的,就是为了告诉程琳这一切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知道我的儿戏为什么会死吗?难道你真的一点儿都不知道吗?”魏诗雨问道,面目开始变得狰狞。

    她继续说道:“这一切都要拜你们乔家所赐,是乔一鸣的大哥,害死了我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,大哥跟你无冤无仇,他不会这么做的,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。”程琳一直摇头,她不相信魏诗雨的话。

    乔奕森,对妻子那么疼爱,对孩子那么关心,对他们这些亲人更是关爱有加。这样的男人,跟乔一鸣一样,是一个重感情的男人,怎么会伤害一个无辜的孩子呢?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?他为了逼迫我出庭指正切尔西,对我和我的孩子穷追不舍,使得天天不慎跌下山坡,头部撞击到石块儿,当场就死了。”魏诗雨愤恨地指控说。

    程琳再次长大了嘴巴,逼迫魏诗雨出庭作证?不是说好的,放弃对切尔西的起诉吗?程琳还记得,那天乔一鸣答应她的时候,是很诚恳的。

    还有那一次,乔一鸣在公园里面见到出狱的切尔西,也没有丝毫的差异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程琳再次确认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去问你亲爱的老公,这是不是真的。”魏诗雨说完又补充道:“不过不知道你还能不能见到他。”

    程琳陷入巨大的震惊当中,原来乔一鸣一直都在欺骗自己,他根本没有打算放过切尔西。

    正当程琳晃神的时候,魏诗雨趁着她不注意,一把扯过程琳手中牵着的乔斯澄,使劲儿地往山坡下推去,

    “自我儿子的坟前,我让你也亲身感受一下,自己的孩子被摔死的感受,哈哈……”魏诗雨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乔斯澄惊恐地大叫。

    程琳反应过来,赶紧去抓乔斯澄。她趴在地上,使劲儿地抓住乔斯澄的小手,乔斯澄的身体悬在山坡上,吓得大哭不止。

    “澄澄,抓紧妈妈,妈妈不会让你掉下去的,抓紧我。”程琳叮嘱儿子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害怕,我要死了,我会被摔死的。”乔斯澄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妈妈不会让你死的,抓紧妈妈的手,不要松开。”程琳使出全身的力气,一只手按在地上,让自己的身体不至于往前滑动,手掌都被地上的石子磨得出了血,可是她丝毫都不能放松。

    另外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乔斯澄的手,她感觉到自己手心因为紧张在冒汗。

    可是她一直在强迫自己镇定下来,因为出汗会使得手滑,搞不好就抓不住乔斯澄的小手了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很紧张吧?你的儿子现在很危险,他快要死了,他是你唯一的儿子,你一定很心痛,很舍不得吧?”魏诗雨在一旁说着风凉话。

    程琳憋足劲儿想要一把把乔斯澄给拉上来,所以自动屏蔽魏诗雨的话。

    魏诗雨见程琳不受自己的干扰,于是说道:“我来帮你一把。”

    魏诗雨说着一只脚踩在程琳的手上,而且使劲儿地踩着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程琳疼的大叫,但是她依然不放开乔斯澄的手。

    “这样是不是可以更加用力了?”魏诗雨看着程琳痛苦的样子,问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