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35章 番外都是我不好
    “澄澄,澄澄……”魏诗雨站在原地,一边喊着一边三百六十去搜寻乔斯澄的身影,可是依然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买冰淇淋排队的人很多,此时乔一鸣还没有买到冰淇淋,可是听到程琳大大声喊叫,他意识到出事了,放弃买冰淇淋,返回程琳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澄澄不见了?”乔一鸣只看到程琳一个人在那里焦急的样子,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,也就一眨眼的功夫,澄澄就不见了。他去哪里了?去哪里了?”程琳急的都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今天他们走的时候,乔奕森本来是要被他们派保镖的,可是被乔一鸣拒和程琳拒绝了绝了。

    乔一鸣觉得,拉维斯危险重重,多一些人在大哥身边,更加安全一些。这些日子一直风平浪静,他们马上就离开了,不必要再有那么多人跟着。

    程琳只是觉得很不习惯,被保镖围着。她想象一般人那样,一家三口在一起。而且有乔一鸣在她的身边,她很安心。

    “刚才有没有可疑的人靠近你们?”乔一鸣神色凝重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们一直在这里等你。刚才一群打工的人横冲直撞,我就一转脸,澄澄就不见了。”程琳焦急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这一眨眼的功夫,乔斯澄就不见了,看来他们是被人盯上了。

    现在是什么人带走了乔斯澄还说不好,人贩子也说不定。乔斯澄那摸样儿,长得人见人爱,人贩子最喜欢了。

    “都怪我不好,我不应该把你们两个独自留下来了的。”乔一鸣率先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,他不想程琳过分自责。

    “是我不好,我应该紧紧地抓住他的手的,如果我不放开他的手,他就不会被人带走了。”程琳说着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先别难过,最重要的是找到澄澄,说不定他自己跑到附近去玩了。”乔一鸣安慰着程琳说道,一边掏出手机,给大哥打电话。

    看来这一次是回不去了,要想找到乔斯澄,估计得需要更多的人手。

    虽然乔一鸣那样安慰程琳,但是他心里很明白,乔斯澄自己跑出去的可能很小,他不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父亲,他跟程琳一样心急如焚,但是还要照顾好妻子的感受。

    “大哥带人马上就赶过来了,你先去休息室里休息一下,我去附近找找,让机场广播站发一则广播寻人启事,说不定澄澄听到我们在找他,就回来了。”乔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要跟你一起去找,澄澄是我看丢的,我一定要亲自找到他。”程琳决绝地说。

    乔一鸣没办法,于是就带着程琳一起去机场广播间。程琳觉得这样浪费时间,提出分头去找,这样找到的可能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乔一鸣拗不过她,再三叮嘱,半个小时之内找到或者找不到澄澄,都要在这里汇合。

    程琳哪里听得到乔一鸣说些什么,就跑去找乔斯澄了。

    乔一鸣也不敢耽搁,直接去机场广播间,让他们广播插播寻人启事。

    “乔斯澄小朋友,听到广播后,马上回到机场大厅,到刚才与妈妈走散处等待,你的爸爸和妈妈都很着急。乔斯澄小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广播一直在播放寻人启事,而且监控也转到机场大厅,但是依然没有看到乔斯澄的影子。

    乔一鸣又把乔斯澄的照片发给工作人员,让他们在电子屏幕上放上乔斯澄的照片,让看到乔斯澄的人,紧急给自己联系,附上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都做了,半个小时过去了,依然没有任何消息,乔一鸣不得不回到机场大厅,跟程琳汇合。

    可是程琳根本就没有回到这里,乔一鸣后悔,刚才真的不该放她一个人去找乔斯澄。拨打程琳的电话,也一直没有人接听。

    程琳在机场大厅搜寻不到乔斯澄的影子,就去机场外面找,在离机场不远的地方,发现了乔斯澄的鞋子。

    不错,乔斯澄今天穿的就是这种小运动鞋。

    “澄澄,澄澄……”程琳拿着鞋子不停地喊着,继续往前面找。

    魏思雨在不远处看到程琳过来,露出了得逞的笑意。

    她本来趁乱抱走乔斯澄之后,是打算带着乔斯澄离开的。可是把乔斯澄扔到车上后,他又喊又叫的。

    魏诗雨没办法,只好强迫乔斯澄喝下添加了镇定药物的水,这小子才渐渐地安静下来,虽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,但是也没有力气再折腾了。

    魏诗雨一直暗处观察,如果程琳一个人出来的话,她就把他们母子一起带走。

    看程琳朝这边走来,魏诗雨脱下乔斯澄的另外一只鞋子,扔到了车窗外。

    程琳看到鞋子,立马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澄澄,澄澄……”程琳的声音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不要叫,上车,否则你永远都见不到你儿子了。”魏诗雨威胁道。

    程琳这才看清楚车里面的女人是魏诗雨,她没有想太多,只是担心乔斯澄,于是乖乖地听了魏诗雨的话上了车。

    魏诗雨将车门锁死,立马启动车子离开。

    “澄澄,澄澄……”程琳一上车看到躺在后面的乔斯澄,抱着他喊道。

    “别喊了,他死不了。”魏诗雨不耐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对他做了什么?他怎么不说话?”程琳朝着魏诗雨吼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一点儿让他安静的药,你最好也安生一点儿,否则我会用别的发自对付你,少不了疼痛。”魏诗雨说着从后视镜看了一眼程琳。

    车里开的很快,车门也锁的紧紧的,程琳放弃了带着乔斯澄跳车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你带我们去哪里?”程琳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一个地方,给你讲一个故事,否则你平淡的生活,岂不是太无趣了?”魏诗雨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对我都可以,但是千万不要伤害澄澄,他还是一个孩子。你也有儿子,你能理解做母亲的心情,我拜托你了。”程琳请求道。

    魏诗雨冷哼了一声,却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程琳接着说道:“我们之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?之前你对我和我的家人所做的一切,我们都不追究了。至于你和切尔西的事情,那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,所以跟我和我的孩子没有一点儿关系,你为什么要带走我们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