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33章 番外你不配
    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,傍晚时分,他们看到一个鬼鬼祟祟地女人进入切尔西的家中,看哪个身形,跟魏诗雨真的很像。

    等到魏诗雨出来倒垃圾的时候,老两口上前,一把将魏诗雨给捉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”魏诗雨挣扎着问道,等她看清楚是丁国良的父母的时候,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女人,你竟然偷汉子,还害死了我们的儿子。快说,天天在哪里,把孙子还给我们。”老两口制止住魏诗雨问道。

    还好,丁国良的父亲身体还结实,个头儿也大,还勉强能制得住魏诗雨。

    魏诗雨不想跟他们在门口纠缠,以免被人看到,于是说道:“原来是爸和妈呀,你们来了,怎么不给我说一声,我好去接你们。咱们不要再外面说话,走,进屋去说。”

    魏诗雨一直好声好气的,哄着两位老人。两位老人递了一个眼色,放开她,跟她一起进了屋。

    切尔西不在家,只有魏诗雨一个人。一进屋,她的态度就发生了三百六十大度转变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害死了你们的儿子,是他不要我了。”魏诗雨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先不给你说这个,天天在哪里,我们要带走天天。”丁国良的父亲问着,开始在屋里面找。

    “别找了,天天不在这里,他死了。”魏诗雨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天天也是你的儿子,你竟然诅咒他,你这个女人,真的不配当母亲。”丁国良的母亲数落魏诗雨道。

    “天天本来身体就不好,你们也知道,他的死,也算是解脱了。”魏诗雨叹口气说道,儿子的死,也不是她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,克死了我的儿子,现在还咒我的孙子,我……”丁国良的母亲气的胸口一阵疼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们怎么说,现在你们的儿子和孙子都死了,你们跟我没有一点儿关系了,你们赶紧走吧。”魏诗雨不耐烦地说。

    “今天,你不给我们说清楚,我们是不会走的。”丁国良的母亲说着坐下来,一副要死磕到底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不行,如果你不给我们说,有地方让你说。”丁国良的父亲说着,给老伴儿递了一个眼色,然后老两口合力再次控制住魏诗雨,强行把她送到警察局。

    出租车司机对老两口的暴力行为嗤之以鼻,但是听说魏诗雨是死者丁国良的妻子,也就不在多说什么,直接开往警察局。

    毕竟这件惊天大案已经传遍拉维斯,没有人不知道。

    到了警察局,魏诗雨就被暂时扣押问话了,警方也对老两口的协助办案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老两口含着老泪给警察跪下,只希望还自己儿子一个公道,能够找到自己的孙子。

    魏诗雨心里还是害怕地,但是她知道,只要自己死咬着不说,没有证据,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。

    关键是走的时候太匆忙,没有给切尔西留下纸条,不知道切尔西会不会来救自己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魏诗雨都下定了决心,打死不说。

    果然如魏诗雨所料,警察只是威逼利诱她,也不敢真的对她下手,她只是避重就轻回答问题,要么干脆不答,反正也不能拿他怎么样。

    自从魏诗雨杀了丁国良之后,就已经给自己准备好了后路,当然包括一旦被传去问话,或者被拘捕,该怎么跟警察周旋。

    审讯了一个晚上,警察也没有问出什么结果,也魏诗雨时刻都保持着高度警惕,以防自己说漏嘴。

    切尔西晚上回到家里,就没有见到魏诗雨。他本来想打电话给她,但是这是敏感时期,魏诗雨作为杀人犯,任何跟她有联系的人,都会被怀疑,所以切尔西还是放下了手机。

    但是一整个晚上都过去了,魏诗雨还是不见回来,切尔西开始担心起来,不停在房间里面踱步,猜测着魏诗雨可能会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在这个紧要的关头儿,魏诗雨应该不是那种不知死活的人。她突然消失不见,很大的可能就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切尔西站起来,快速地奔向地下室。他将地下室翻了个底朝天,终于在桌底下的暗格里面发现了带血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衣服还敢留着?”切尔西真想骂人了,他找来一个不锈钢盆子,将衣服点燃,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衣服在燃烧的时候,甚至可以闻到浓重的血腥味道。切尔西又仔仔细细地翻找了一遍家里家外,确定没有魏诗雨留下的杀人证据,这才稍微地放下心。

    审讯的警察也都熬了一夜,困得不行了,魏诗雨还是那副轻松谨慎的模样儿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说不说?不说就对你不客气了。”其中一个警察,站起来,很不耐烦地威吓道。

    “警察,死的是我的丈夫,你们应该找杀人凶手,还给我丈夫一个公道,找我干什么?”魏诗雨装作无辜地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跟你丈夫感情不和,你丈夫经常在外面鬼混,是不是你心生恨意,杀死了他?”警察问道。

    “讲话是需要证据的,求求你们了,如果没有证据,就不要随便污蔑我好吗?我们夫妻不和?哪一对夫妻不是床头吵床位和,请问你结婚了吗?懂不懂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?”魏诗雨反咬一口,绝对不承认自己对丁国良有谋害之心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问你,你丈夫遇害的那个晚上,你在哪里?”警察又问道。

    魏诗雨愣了一下,回答道:“你们都已经审讯了一个晚上了,我的头脑因为缺乏睡眠,已经开始混乱了。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会儿,好好地回忆一下?我现在根本啥都记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魏诗雨抱着自己的头,装作浑浑噩噩的样子,实则是在拖延时间,避免回答对自己不利的问题。

    比如事发的时候她在哪里?她工作的医院关门后她靠什么生活?住在哪里?还有她的儿子天天,现在在哪里?

    “啊,我的头好痛,好痛,什么都想不起来了。”魏诗雨突然抱着头喊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警察看不下去了,这么顽固的嫌疑人,还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“不要装,法律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凶手的。”警察站起来再次警告她说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