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29章 番外浮出水面
    惊天大案?乔一鸣听到这几个字,然后就想到门上的几个血手印,会不会有什么关联。

    还好现在的网络很发达,不管什么消息,都会第一时间被网友爆料在网上,何况是传说的惊天大案。乔一鸣立马打开手机搜索,果然很多关于今早发生的杀人案的消息,甚至还有现场照片,那看起来一个叫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乔一鸣特意避开程琳和乔斯澄,不想让他们看到这么血淋淋的画面,增加他们内心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从死者身上的证件可以证明,死者叫丁国良,而在死者身旁的女人,叫做于美丽,是一个交际花。警方还没有定案,网上已经有很多网友大开脑洞,猜测纷纷。

    当然最多的还是情杀,因为有人看见于美丽手中握着沾满血的匕首,所以认为是于美丽杀害了丁国良。而于美丽跟丁国良之间的关系,至今还是一个谜,有人说是情人关系,有人说是夫妻关系。

    还有人对于美丽的脸大肆评论,说那是多深的仇恨才能让他毁容至此,这个人肯定是变态。

    看到于美丽的脸,怎么就想到天龙八部中的情节,马夫人被阿紫毁容,那也叫一个凄惨,更残忍的是,竟然让蚂蚁去咬她满脸的伤口,真的是惨无人道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只有在电视上才看到的情节,没想到在现实中上演,真的让人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调皮的网友说,难道于美丽是一位演员,在演天龙八部吗?

    乔一鸣关掉手机,对丁国良这个人的身份开始感兴趣。丁国良会不会跟他身边的人有联系呢?

    正当乔一鸣想让人去调查的时候,乔奕森也看到新闻赶过来跟他商量。

    “一鸣,你到我的房间里来一下。”乔奕森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来。”乔一鸣说着站起来,临走时还笑嘻嘻地看了一眼他们母子,故作轻松。

    可是程琳并没有感到轻松,从今天早上乔奕森频繁找乔一鸣谈话,而且都是背着她,可以看出来,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不过程琳目前还不想知道,她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护好乔斯澄。不知道怎么的,她的心里很不安,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,或者即将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“大哥,国际航班取消了,看起来我们要想离开,还得再等一段日子。”乔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的飞机出了一点儿故障,我来的时候已经在维修了,我一会儿问问修好了没有,如果修好了,让他啦接你们回去。”乔奕森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不急,你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乔一鸣问道。

    在乔奕森的房间里,只有他们兄弟两个,乔奕森打开电话,播放着早上杀人案的视频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,叫丁国良。”乔奕森把画面定格在死者的身上,然后继续说道:“她就是魏诗雨的丈夫。”

    听到大哥的话,乔一鸣睁大了眼睛,果然有关联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有什么想法?”乔一鸣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怀疑,而是问乔奕森道。

    “在丁国良被害的现场,只有于美丽一个女人,如果凶手是于美丽的话,那么于美丽脸上的伤,就是丁国良弄的,于美丽气氛杀害了丁国良。如果凶手不是于美丽的话,那么就是丁国良跟于美丽在偷、情,被人暗杀,而于美丽被毁容。”乔奕森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而杀害丁国良,毁容丁美丽的人,就很可能是魏诗雨。魏诗雨恨透了自己的丈夫在外面花天酒地,或者他们当时发生了其他不愉快的事情。”乔一鸣又接着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乔奕森说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情,我想不明白。”乔一鸣看着乔奕森,继续说道:“如果昨晚门上的血手印是魏诗雨盖的,那么魏诗雨跟我或者跟程琳有这么大的仇恨吗?血手印,代表着死亡。而在整个拉维斯最恨我的人是切尔西把,至于程琳,已经跟切尔西没有关系了,魏诗雨不至于下毒手吧?”

    听着乔一鸣的分析很有道理,其实乔奕森的心里,已经认定昨晚来到乔一鸣房间恶作剧的人,就是魏诗雨了。以前或许没有那么大的仇恨,而现在就有了。

    一则魏诗雨的儿子的死,二则,魏诗雨被一个乞丐给侮辱了。这两件事情,多多少少都跟乔奕森有关系,而魏诗雨自然就把这刻骨的仇恨转嫁给乔一鸣一家三口身上了。

    昨晚魏诗雨杀害了丁国良之后,就来到这里,想要对乔一鸣一家三口下手,但是没有机会,于是就留下了血手印,以示警告,或者故意惊吓小孩子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怎么不说话?”乔一鸣看乔奕森陷入了沉思,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只是在想,会不会是切尔西指使魏诗雨这么做的,或者现在的魏诗雨睚眦必报,所有伤害过她的人,她都不放过,比如程琳。因为看得出来,魏诗雨对切尔西不是没有感情的,而切尔西爱的只有程琳。”乔奕森故意岔开了乔一鸣的分析方向。

    “这样说,也说得过去。”乔一鸣勉强点了点头,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乔奕森没有把逼迫魏诗雨出庭作证的事情,告诉乔一鸣,就是不想乔一鸣知道后,程琳也知道,这样程琳就会误会乔一鸣,造成他们夫妻之间的误会。

    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个人干的,他自己承担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只听你说魏诗雨疯了,可是她到底是怎么疯的?跟你有没有关系?”乔一鸣突然想到,这或许是一个关键点儿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没有必要知道,你只要好好地陪着他们母子就好了。”乔奕森避而不答。

    乔一鸣意识到,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,是他不知道的,不过既然大哥不愿意说,想必有他的道理,乔一鸣不再追问。

    其实当乔奕森告诉他,魏诗雨疯了的时候,乔一鸣已然明白了。大哥想要告诉他的是,由于证人疯了,所以切尔西无罪了,所以那天在公园里面看到切尔西,乔一鸣一点儿也不惊讶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