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28章 番外你不要多想
    “啊—”程琳大叫了一声,赶紧关上门,惊动了在里面睡觉的乔一鸣和乔斯澄,还有隔壁的乔奕森。

    乔一鸣起床过来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看着程琳捂着自己的脑袋,蹲在地上,一副很恐慌的样子。乔斯澄也揉着惺忪的睡眼过来,看着自己的妈咪很不正常。

    这时候乔奕森已经到了门外,看着门上的血手印皱着眉头。这绝对不是恶作剧,而是有人故意为之,那么他的用意是什么?

    程琳指了指酒店的房门,乔一鸣狐疑地走过去,打开房门,就看到了大哥直直地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大哥?”乔一鸣刚叫了一声,看到乔奕森的眼神一直盯着酒店的房门,于是他也看去,就看到了把程琳吓住的血手印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乔一鸣警惕地看了看四周,这一层他们全包了,除了住了他们几个人,没有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调监控,你看好他们母子俩。”乔奕森说着就返回房间换衣服。

    乔一鸣关上门,把程琳揽在怀里安慰。

    “好了没事了,说不定是谁在恶作剧,大哥已经去查了,我陪着你们,没事的。”乔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程琳紧紧地抱住乔一鸣,问道:“会不会是你得罪了什么人,她找上门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总共来拉维斯没多久,也没有的罪过什么人,你不要多想。”乔一鸣说着在她的额头亲了一口,以示安慰。

    “爸爸,外面有什么?为什么妈妈会吓成这个样子。”还不太清醒的乔斯澄,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今天哪里都不要去,就呆在房间里面,陪着妈妈。”乔一鸣交代道。

    听爸爸这么说,乔斯澄知道,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过他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乔奕森调了酒店的监控,看到了昨晚有人上了顶层,以及在乔一鸣他们住的房间门上按下了血手印,然后匆匆逃走。而且那个人的警惕性很高,整个过程她都捂得严严实实的,看不清楚她的脸。

    而且监控显示,就在这个嫌疑人离开没多久,巧英打开房门查看了一下,然后又回到了房间。

    乔奕森给乔一鸣打电话,让他过来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乔一鸣接到大哥的电话,将程琳和乔斯澄安顿好,确定房门锁上,才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你昨晚看到那个人了?”乔奕森指着监控问道。

    乔一鸣摇摇头,回答道:“只是看到一个黑影,但是我并没有注意到别的。按照时间推算,应该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看这个人的身形,是一个女人。”乔奕森盯着屏幕锁定的背影说道。

    “女人?”乔一鸣思索着,脑海中开始思索所有他认识的在拉维斯的女人,可是都毫无线索。

    “大哥,会不会是找你的,然后找错了房间?”乔一鸣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在拉维斯没有找过什么女人。”乔奕森很肯定的说,而且一副很正派的样子。

    乔一鸣倒不是那个意思,他当然明白大哥对大嫂的忠贞不渝,只是会不会有什么倒贴的女人寻上门来?

    乔奕森摇摇头,坚决否认自己跟什么女人有染。

    这时候酒店的负责人赶了过来,不停地给他们道歉,说自己管理不到位,致使别有用心的人进入酒店,恳请两位总裁原谅。

    不错,这家酒店,是乔氏开在拉维斯为数不多的高级酒店,这里的负责人当然认识面前站的是他的老板,所以不停地自责。

    “从现在开始,解除你一切的职务,回家去吧。”乔奕森一句话就解雇了这位任劳任怨五年的酒店经理。

    “乔总,再给我一次机会吧,我一定好好地整顿酒店,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。”经理恳求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,会多给你发半年的薪水的。”乔一鸣补充道。

    乔氏向来这样,赏罚分明。酒店经理管理失职,就该被开除,但是看在他五年来兢兢业业诚恳踏实的份上,辞退也会补发半年的薪水,在他找到下一份工作之前,好有一个过渡期。

    经理看求情无望,只好叹着气离开。同时,乔奕森任命原来的副经理为暂时经理,在下一任经理还么有选出来之前,由他接管酒店的一切事物。

    “你带着他们母子俩,赶紧离开这里。”乔奕森说道,担忧这一家的安慰,在他看来,那个黑影应该是针对乔一鸣一家三口的。

    “不,我要查到那个人是谁,敢在太岁头上动土。”乔一鸣坚决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里交给我了,你要为他们母子的安慰着想。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,后悔都来不及。”乔奕森劝说道。

    乔一鸣虽然不甘心,但是程琳和乔斯澄的安危大于天,他不得不妥协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觉得会是谁呢?”乔一鸣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拉维斯,跟我跟你都没有关系的女人,那只能从程琳身上着手了。而程琳在拉维斯最深的关系,就是切尔西,切尔西最恨的人恐怕就是你了。而切尔西身边,最恨程琳的人恐怕……”乔奕森说到这里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疯了?”乔一鸣知道大哥说的是谁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一个疯子,还能这么记仇,那得是多刻骨铭心的仇恨。”乔奕森说到这里,眼睛眯成一条缝,他想到了魏诗雨的儿子,他的死跟自己多少有点儿关系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乔一鸣又问道。

    以他们兄弟两人两个人的默契,乔一鸣还是多少能看出乔奕森的心事的。

    “没有,有事情我会告诉你的。”乔奕森故作轻松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乔一鸣就让助手帮他们一家三口定回去的机票,甚至都没有跟程琳商量。他觉得,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程琳肯定也不愿意在这个是非之地逗留的。

    不过结果却是,根本订不到票,所有的国际航班暂时取消,什么时候恢复等通知。

    乔一鸣只是听助手说,拉维斯发生了惊天大案,所以取消出入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