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25章 番外我什么都答应你
    切尔西微微的动了动嘴角,想要笑,却没有笑出来,那是对自己的嘲笑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他的双手握成拳头,慢慢得又松开。

    突然,他看到乔一鸣在程琳的脸颊上亲了一口,而程琳没有躲闪,反而娇羞地笑了。他这一笑,仿佛周边的花儿都没有了颜色。

    切尔西一时间忘记了疯疯癫癫的魏诗雨,主动朝着程琳一家三口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既然程琳不主动出现在他的生命里,那他主动出现在她的眼前好了。

    程琳看到切尔西,很是开心,惊喜地说道:“切尔西,是你?哦,我忘记了,这里离你家很近的。”

    忘记了?呵呵,切尔西在心里面苦笑,程琳曾经在自家住过一段时间,这么轻易就忘记了。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切尔西看着程琳淡淡地回答道,仿佛过了一个世纪,他们之间的距离,仿佛隔着一条沟河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你出来了?怎么不告诉我一声,我去接你。”程琳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好好地,自己回来就可以。”切尔西脸上挂着淡淡的笑,在程琳的印象里面,一直都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程琳盯着切尔西看了三秒钟,不管他对乔一鸣做过什么,一切都不重要了。现在他们都安好,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乔一鸣也在一旁观察者切尔西,说是偶遇,也有可能,不过切尔西还能主动过来打招呼,看起来这个外国人的隐忍能力不是一般。

    “欢迎你出狱。”乔一鸣上前一步,很大方地伸出手,对着切尔西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,托你的福。”切尔西回道,然后伸出手,与乔一鸣的手紧紧交握,两个男人像是暗自较量一般,握了足足有十秒钟,才放开。

    程琳觉察到气氛不太对劲儿,赶紧出来圆场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?”程琳问道。

    切尔西收回自己的手,重新看向程琳,回答道:“我想先休息一段时间,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的,每次看到切尔西看程琳的眼神,乔一鸣都想把切尔西的眼珠子给挖出来。看自己老婆的男人,他都有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,你最近一定吃不好睡不好,多多休息。”程琳叮嘱说。

    程琳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,或者她想缓和切尔西跟乔一鸣之间的关系,转而对乔一鸣说道:“一鸣,谢谢你,遵守对我的承诺,这一次不针对切尔西起诉。”

    乔一鸣看着自己的爱妻,伸手抚摸着她的头发,回答道:“你想干什么,我都会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他们夫妻之间真情的不自觉流露,在切尔西看来,是另一种秀恩爱,格外刺眼,更是扎心。

    如果程琳能认真地听一听切尔西的心跳,一定能听到里面在滴血的声音。

    切尔西看着乔一鸣,这个伪君子,明明他的哥哥不惜一切代价起诉自己,而现在他又要在程琳的面前装信守承诺的好人。

    呵呵,切尔西看着乔一鸣微微扯了扯嘴角,说道:“乔先生,这一次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切尔西的话,别有深意,而乔一鸣自然听得出来,他不能说,大哥所做的一切,他一无所知,只是他没有参与罢了,也没有出面阻拦。

    “客气了,切尔西先生。就当是汇报你这些年对我爱妻的照顾,我们现在扯平了。”乔一鸣不紧不慢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扯平了?切尔西在心里暗笑,怎么算扯平?乔一鸣夺走了他心爱的女人,这一笔账,是怎么都扯不平的。

    爱妻?如果他真的把程琳当做、爱妻,就不会欺骗她,说他会放过自己,现在还要在程琳面前演戏装好人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不管以后,你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,你一定要告诉我,我会竭尽全力帮你的。”程琳诚恳地说道,她是真心的希望切尔西能东山再起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会的,你就像是我的……家人。”切尔西停顿了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程琳听到她这么说,很开心,说明切尔西释怀了。

    突然不远处玩耍的乔斯澄突然大哭起来,他旁边有个人。乔一鸣意识到危险,赶紧跑过去救儿子。

    程琳也赶了过去,不过切尔西看那个人是魏诗雨,赶紧拦住了程琳。

    “琳,你不要过去,有危险。”切尔西说着拉住了程琳。

    “可是澄澄有危险。”程琳焦急地说着,想要挣脱切尔西,但是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魏诗雨看到乔一鸣过来,放下孩子,立马逃进了旁边的树林里面。

    魏诗雨自从疯癫了以后,头发都是乱七八糟的,遮住整张脸,没有人看清楚她的脸。

    正当乔一鸣要追过去的时候,切尔西带着程琳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追了,孩子没事就好,以后当心一点儿。”切尔西对乔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乔一鸣转头看到切尔西拉着程琳的手,瞬间心里不爽了,走过去,把程琳从切尔西身边抢过来,然后就忘记了去追魏诗雨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澄澄,你没事吧?”程琳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,那个人好可怕。”乔斯澄一边哭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程琳抱起他,心疼的哄着。

    “你们赶紧回去吧,这里看起来不安全。”切尔西看了一眼四周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程琳也很担心,对乔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乔一鸣看了一眼切尔西,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,然后朝程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那我们先走了,你有事情到酒店找我。”程琳走之前,给切尔西留下了酒店的地址和房间号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,你们快走吧。”切尔西说着目送他们一家三口离开。

    三个背影,沐浴在阳光下,那么和、谐那么幸福。而他们背后的切尔西,确实形单影只的一个人,显得那么落寞。

    切尔西转身回到家中,本来想找魏诗雨出来问话的,可是他去了地下室,却不见魏诗雨的影子,看起来她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魏诗雨的举动,切尔西心中有一丝的疑惑。今天发生的事情确实有些奇怪,一切像是魏诗雨故意把自己引到公园里去的,而她去偷孩子,是因为报复,还是因为想起了自己的孩子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