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23章 番外无罪
    “把她交给你们了,到底是不是疯了,你们不要轻易告诉我答案。”乔奕森吩咐完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手下的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又看看疯疯癫癫的魏诗雨。

    “要是没疯,还可以好好玩玩,现在是个疯子,兄弟可没有心思。”有个手下邪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心思,不一定别人没有心思,不如去外面找个人回来试试?”有人提议道。

    众人互相递了一个眼神,立马心领神会。有两个人出去,不一会儿就带回来一个乞丐,衣衫褴褛的,浑身脏兮兮的,散发着在一种难闻的恶臭。

    乞丐嘴里一直在不停地说道:“各位好汉,各位好汉,我只是讨口饭吃的,没有打扰各位发财,抓我干什么?我这一身,实在是不忍心污了各位爷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有点儿辣眼睛,不过刚刚好。”有个人坏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爷爷们今天找你来,是给你一个福利的,到时候你就会乐的不舍的走了,现在放了你还太早。”其中一个人捂着鼻子给乞丐说着,看了一眼在桌上吃着馊食的魏诗雨。

    乞丐楞了一下,立马双眼放光,看床上那个女人也脏兮兮的,比她好不到哪里去,难道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乞丐不怀好意的笑了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手下朝乞丐点了点头说道:“她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乞丐还不太相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,少废话,如果你不想要,我可以换个人过来,乞丐多得是。”这个人有点儿不耐烦地说。

    “要要要,谢谢各位大爷。”乞丐说着,放心地向前,接近床。

    魏诗雨正在巴拉吃饭,看到有个乞丐过来,警惕地看了一眼,然后继续低头吃饭。乞丐突然扑上去,抢她的食物,魏诗雨吓了一跳,然后跟乞丐抢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你一下,我一下,最后把馊饭弄了一床,谁也没有吃到。

    魏诗雨还很不开心的哭泣起来,一边哭泣一边捶打着乞丐,像是一个被欺负的小孩子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吃饱?”乞丐问魏诗雨道。

    “魏诗雨连连点了点头,然后继续哭泣。

    “那我把你喂饱,好不好?”乞丐色眯眯的看着魏诗雨,又问道。

    魏诗雨还是连连点头,终于止住了哭泣,很开心地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先把衣服脱掉行不行?”乞丐一步步诱导魏诗雨。

    魏诗雨先是点头,然后赶紧摇头,抱紧自己,警惕地看着面前的乞丐。

    旁边乔奕森的手下还在看着,他们真的要看看魏诗雨如果是假疯的话,怎么忍受的了乞丐身上的酸臭味。

    “衣服不脱掉,不能吃饭哦。”乞丐说着上前,开始扒拉魏诗雨的衣服。

    魏诗雨强烈反抗,抵死不从,对着乞丐又打又骂。

    “坏人,坏人,你也是坏人,坏人……”魏诗雨的嘴里不停地喊着坏人。

    “大哥,看她不会是装疯吧?你看她都知道乞丐是坏人。”其中一个人对为首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还真的不好说,疯子也忍受不了乞丐身上的臭味,再看看吧。”另外一个人说道。

    为首的人点了点头,继续观察着魏诗雨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乞丐就像是饿狼一样,疯狂地撕扯着魏诗雨的衣服,不一会儿她就衣不蔽体了。

    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疼痛,魏诗雨突然不哭了,还看着乞丐呵呵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这个好玩不好玩?”乞丐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拨浪鼓,递给魏诗雨。

    魏诗雨接过拨浪鼓,开心地点头说道:“好玩好玩。”

    乞丐露出饥、渴的狰狞的表情,将魏诗雨扑倒,魏诗雨却像是一个孩子一样,举起双手拍打了几下,然后开心地玩着拨浪鼓。

    “咦,这都能忍受,肯定是疯了。”手下的一个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也是,好得以前也是良家妇女,白衣天使,沦落到被乞丐糟蹋。”另外一个热摇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便宜了这乞丐叫花子了。”另外一个人看的直咂舌。

    “好了,把这个乞丐带走。”为首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于是有两个人上前,捂着鼻子,将乞丐从魏诗雨身上架走。

    乞丐明显意犹未尽,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说道:“说好的,怎么这么快。我还没有尽兴呢。”

    “别走,别走,别走,不要走……”魏诗雨好像没有了玩伴儿一样,撅着嘴巴一直不让乞丐走。

    看起来真是辣眼睛。

    “给她找一身衣服穿上。”为首的人说道,毕竟不能让魏诗雨就这么不雅观的呆在这里,因为乔奕森说不定还要过来的。

    乔奕森的手下都了解他,除了他的老婆阮小溪,他不近女色。不管多漂亮的女人在他的面前,他都不拿正眼瞧的。

    为首的那个人走到一边去,给乔奕森打了一个电话,详细地说了经过,然后汇报道:“乔总,看来她真的是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乔奕森回了这么几个字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乔奕森想来想去,魏诗雨也算是一个知识女性,能受得了这样的侮辱,如果真的是演戏的话,那无疑就是戏精影后了。

    刚刚经历丧子之痛,想必应该是真的疯了吧。

    只是魏诗雨的疯,让他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,便宜了切尔西那货。

    一星期之后,魏诗雨的情况仍然没有好转,可是又到了开庭的日子,虽然没有把握,或者说明知道不可以,乔奕森还是把疯疯癫癫的魏诗雨带到了法庭上。

    魏诗雨在法庭上胡言乱语,答非所问,扰乱秩序,弄得庭审一度暂停。

    经过法医鉴定,魏诗雨确实疯了。一个疯子的证言证词是不能够做熟的,乔奕森指控切尔西的故意杀人罪不成立,而切尔西只是因为作为医院院长监管不力,治下不严,被潘处发了一大笔钱,最后就被释放了。

    在法庭外面,乔奕森和切尔西相对而立。

    切尔西朝他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,而乔奕森则一直阴森着脸。看着伤害自己弟弟的杀人凶手逍遥法外,恨不得亲手结束了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