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22章 番外她疯了
    手下的人立马上前,开始帮她挖坑。刚开始魏诗雨还不愿意,不想让这些人破坏了她的清净。可是她的双手挖到全部是血水,速度越来越慢。一想到儿子的尸身还泡在雨水里,魏诗雨终于不再阻拦这些人。

    人多力量大,很快挖好了一个小小的墓穴。

    乔奕森看着一直在一旁呆愣着的丁国良,这个父亲做的真是不称职。

    “去。”乔奕森对丁国良说了一个字,暗示了一下天天的尸体。

    丁国良一脸懵逼的看着乔奕森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去把你儿子抱过来。”乔奕森终于忍不住朝他怒吼了一声,张嘴的瞬间,雨水流入他的口中,然后又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丁国良这才意识到自己要做什么,跑过去,还差点儿滑一跤。他抱起儿子已经冰凉僵硬的尸体,朝着墓坑走去。

    魏诗雨看了一眼丁国良,没有阻拦他。魏诗雨明白,儿子也是需要爸爸的,生前嘴里就不停的叨念爸爸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儿子伤心,她从来都没有把他们夫妻的真实情况告诉过天天。每一次都欺骗他,爸爸太忙,要赚钱,给天天赚医药费,所以不能经常过来看他。

    现在儿子死了,让爸爸抱着他下葬,如果孩子知道了,应该也开心吧。

    看着儿子的身体,就这样放在墓坑里面,任由泥土和污水污染他的身体,魏诗雨心如刀割。

    一万个悔恨,如果不是自己带他离开医院,他就不会死,如果不是这些人穷追不舍,他就不会死。

    “天天,爸爸送你最后一程。”丁国良说着,捧起旁边的泥土,洒在孩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看着孩子小小的身体,被泥土渐渐埋没,魏诗雨撕心裂肺地吼了一声,开始往外面扒土。

    她后悔了,不能看着孩子就在自己的面前消失。她要看着他,陪着他,忍受不了以后看不到孩子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都不能让天天安安静静的去?”丁国良吼着使劲儿把魏诗雨推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我要我的孩子,我要我的孩子,你还我我的孩子,还我孩子……”魏诗雨跪在地上,爬过来,捶打着丁国良,嘴里喊着要孩子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害死了天天,你怎么不去死?你去死好了,陪着天天,这样就可以跟天天在一起了。”丁国良一把甩开她说道。

    魏诗雨一愣,她本来就存了轻声的念头了,被丁国良这么一刺激,还真来了劲儿,站起来就冲着山坡冲过去。

    “快拦住她。”乔奕森慌张地喊着自己也跑着去阻止魏诗雨跳下山坡。

    还好最终离魏诗雨最近的那个手下,及时的拦住了她。乔奕森的心终于放下了一点儿,她只是想让魏诗雨出庭指正切尔西而已,并不想因此闹出人命来。

    孩子的死,已经是意外了,绝对不能再出一条人命。

    “看好她,不能让她死了,还要出庭作证。”乔奕森吩咐手下的人。

    手下的人将魏诗雨控制住,乔奕森让大家一起帮忙把孩子的尸体掩埋掉。

    期间魏诗雨大哭大叫,但是乔奕森都没有让人放开她。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儿子的尸体被掩埋在土里,最终消失。

    忽然魏诗雨如母狼一般大叫一声,低头咬住抓住她的人的手,那人一阵钻心的疼,丢开魏诗雨,魏诗雨趁机朝着树林深处跑去。

    “快,抓住她。”乔奕森下死命令道。

    手下的人也管不了丁国良了,迅速集中去抓魏诗雨。

    只见魏诗雨在树林当众乱窜,遇到树就撞树,遇到荆棘要不避开,甚至捧起地上泥坑中的溺水来解渴,时而大笑,时而大哭。

    看着她这么不正常的样子,谁都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“乔总,看样子,她像是疯了。”手下人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管她疯不疯,带回去再说。”乔奕森回答道。

    于是手下的人又试了几试,终于上前,将全力反抗的魏诗雨给控制住,带上车弄走。

    “哎,还有我,还有我,等等我,带我回去……”丁国良跟在车后面喊着,可是没有人搭理他。

    魏诗雨在车上还不安生,看到人就乱咬,没办法只好把她的手脚全部捆住,但是她的嘴巴还是不停歇的骂人。

    “把她的嘴也堵上。”乔奕森阴沉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,真的疯了。”手下的人人说道。

    乔奕森却皱着眉头,心事重重的样子,如果魏诗雨真的疯了,那就更加麻烦了,也就是说切尔西案件的关键证人的证词就无效了,他苦心安排了这么多,就要白费了。

    “调转车头,去仓库。”乔奕森吩咐手下说。

    乔氏在拉维斯也是有产业的,手底下有很多私、密的仓库,那里人少安静,与外界隔绝,可以方便办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“疯不疯,等一会儿就知道了。”乔奕森说道。

    魏诗雨继续摇头晃脑,一会儿唱歌,一会儿哭泣,嘴里呜呜啦啦的,听不清楚到底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外面的雨越下越大,仿佛没有要停的意思。

    魏诗雨被推搡着下车,雨水打的人睁不开眼睛。光线越来越暗,越来越深入地下。

    最后打开地下仓库的大门,手下的人打开灯,才可以看清楚彼此的脸。

    魏诗雨被推倒在地上,身上被铬的疼,不过很快她从地上爬起来,看到一张床就兴奋的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跳上、床,兴奋的在床上滚来滚去。

    “乔总,现在怎么办?”手下的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问她饿不饿。”乔奕森说道。

    手下的人上前,端着桌子上前些天吃剩下的饭菜,都发馊了,问魏诗雨道:“这里有肉,有菜,要不要尝一尝?”

    一听到吃的,魏诗雨双眼放光,从床上爬下来,抢过那人手中的饭菜,也不用筷子,双手扒拉着就开始吃。

    那个吃的香的,还发出吱吱的声音,听的旁边的人恶心死了,甚至有些人忍不住去一边吐了几次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真的疯了。”手下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疯女人,留着也没用,弄死算了。”又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乔奕森还有有些不相信,魏诗雨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,能够拿刀杀人,能够下毒杀人,会这么容易疯掉嘛。

    还有一种可能,她装疯为了逃避出庭作证,或者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