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19章 番外悔不当初
    这里的一切都这么美好,程琳真的有点儿舍不得离开呢。或者她有点害怕,害怕回到美国,毕竟那里有很多不好的回忆。在美国,她从来没有得到过乔一鸣的心。只有在拉维斯的这些日子,她能感受到乔一鸣的心里是有自己的

    见程琳走了神不回话,乔一鸣又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如果要离开的话,也要准备一下,还是过些日子再说吧。”程琳回答道。

    乔一鸣有点儿不懂程琳,为什么不愿意离开拉维斯,难道是心中割舍不下切尔西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们在这里多玩几天吧,我发现这里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呢,好想去呀。”乔斯澄在一旁助攻道,其实他就是看了电视上的广告贪玩而已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跟妈妈都想在这里多呆几天,那我们就多玩几天吧。”乔一鸣说着看了程琳一眼,看到她神色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乔一鸣都不愿意为难程琳。失而复得,没有比这个更加珍贵的了。不管她想干什么,自己都会依着她。

    “魏诗雨最近一直呆在医院里照顾她儿子吗?”乔奕森问手下的人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乔总。”手下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后天就是开庭的日子,记得准时把她带到法庭,不要中间出了什么岔子。”乔奕森交代道。

    手下人有些为难,问道“乔副总的意思,不是放过切尔西吗?为什么还要那个娘们儿出庭作证?”

    “不该问的不要问,不该说的不要乱说,尤其是对一鸣和程琳,他们不需要知道。”乔奕森叮嘱说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总裁。”手下人立马心领神会。

    乔奕森将烟头掐灭,扔在地上,抬脚狠狠地踩了一脚。

    乔一鸣是说过放过切尔西,但那是答应程琳的。他可不会轻易放过切尔西,毕竟切尔西伤害了他的家人他的弟弟,是要付出代价的,他们乔家的人不是那么好动的。

    医院病房里面,魏诗雨哄着儿子睡觉,儿子却怎么都睡不着。

    “妈妈,昨晚你一夜都没有睡。”天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魏诗雨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听到你一直在翻身,是不是叫做辗转反侧?”天天白天才学习了这个成语,现在就会用了。

    “天天真聪明,一学就会。妈妈昨晚没睡好,不过今晚多休息一会儿就好了。”魏诗雨哄孩子说。

    “天天是不是不喜欢住在医院里了?那我们换一个地方好不好?”魏诗雨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哦呀,我早就不想在这里闻消毒药水的味道了。”天天开心地一点儿睡意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魏诗雨思索了一下又说道:“那你要答应妈妈,一定要听话。这件事情不能对任何人说,我们要偷偷的走,要不然医院里的叔叔和阿姨知道了,肯定就不让你走了,那妈妈只能自己一个人去外面看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听话,不告诉任何人,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,嘿嘿。”天天一口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要好好睡觉,养足精神,我们赶路的时候你的体力才能跟得上。”魏诗雨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睡不着,你给我讲故事好不好?”天天兴奋地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“刚才说好的,一定要听话想,现在就不听话了?”魏诗雨假装严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睡觉,睡觉。”天天说着乖乖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趁着天天睡着的时候,魏诗雨开始收拾东西。她想了好几天,出庭指正切尔西,把切尔西置于死地,对自己一点儿好处都没有,而且自己还是从犯,也要受到惩罚的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三十六策,走为上计。带着天天暂时出去避避风头,等到切尔西的案子告一段落,再回来。如果缺少证人证词,切尔西的案子也就会不了了之,那作为从犯更无从谈起,这应该是最好的结果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傍晚,夜色降临,护士过来给天天量完体温,一切正常,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,然后离开。

    魏诗雨把病房门反锁,对天天说道:“我们按照计划行事。”天天点了点头,配合的脱掉病号服,魏诗雨给他穿上便装。

    因为大多时候都穿的病号服,这些家常的衣服太久没穿,都有些小了。勉强穿在身上,天天还是很开心的。

    魏诗雨还给天天带上鸭舌帽,遮住大半张脸,这样不溶于被人认出来。趁着晚饭时间,值班的医生和护士少,魏诗雨悄悄地带着天天溜出了医院。

    魏诗雨提前准备好了车子,他们一上车,她就立马朝着计划的路线开去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们这是要去哪里?”天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等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魏诗雨回答道。

    其实她的心里很是担心焦虑,毕竟明天就是开庭的日子,如果乔家的人发现他们母子不见了,肯定会到处找她们。

    如果是她自己的话不担心,现在带着天天,天天的身体又不好,虽然准备了很多药,但是不知道会不会有突发状况。

    山路崎岖,魏诗雨的驾车技术还算纯熟,经过很多障碍,总算是到了目的地。夜里村里来了车子,引来很多狗吠声。

    山里的夜特别安静,安静地有点可怕。

    “妈妈,这是哪里呀?”天天害怕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怕,这是外婆家,你以前来过的,你忘记了吗?你听,这里有很多动物的叫声,有小狗,有青蛙,就跟动物园一样。”魏诗雨安慰儿子说。

    天天的心渐渐地平静下来,在城市里面习惯了,一时间不适应农村的夜晚。

    魏诗雨摸黑打开大门,一股灰尘味扑面而来。自从父母去世后,这里就没有人住了,显得荒凉了很多。

    作为家里面的独女,她只身去城市里面打拼,不曾在家尽孝。父母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她带给他们的优质生活,就早早地因为一场车祸丧命。

    说起来她真的是不孝,现在又回到这里避难,却再也不见双亲。

    魏诗雨按照记忆,打开灯,简单地收拾了一下,让天天睡下。还好当初办理父母的丧事,家里的一切都收拾的齐整,被子褥子都整理的很好,现在拿出来就能用。

    她坐在床前,明月照下来,跟小时候一模一样,听着村里的狗叫声,只是再也听不到父母催促她睡觉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当初不顾父母的反对,嫁给丁国良,落得个这样的下场,真是悔不当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