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15章 番外爱情让人发疯
    ,!

    程琳放下杯子,朝着乔一鸣伸出手,乔一鸣赶紧握住,顺着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乔一鸣见程琳不死心,于是把自己调查发现的,还有拷问魏诗雨跟小王的事情说了出来。当然,他没有讲那么多细节,比如用魏诗雨生病的孩子威胁魏诗雨说出实情。

    以程琳那颗圣母心,说不定知道了还会责怪他太苛刻了。

    “这一切,真的是切尔西跟魏诗雨合谋的吗?”程琳还是不敢相信地问道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,魏诗雨可能做,切尔西都不可能。要知道切尔西可是自己最好的朋友、亲人、恩人。这么多年以来,她觉得自己还是了解切尔西的。

    乔一鸣没有立马回答,而是把程琳揽进怀里,轻轻地怕打着她的后背,似有似无的。

    “人是会变得,尤其爱情,可以让一个人变成疯子。”过了许久,乔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程琳靠在他的肩头,很久也没有说话。她承认乔一鸣说的,爱情会让人变成疯子。

    就像她,知道乔一鸣死了的时候,自己思想、灵魂,仿佛一下子就不是自己的了。虽然不是疯子,但是跟行尸走肉差不多。

    乔一鸣说这话的时候,其实想到的也是自己。当年知道程琳死在了手术台上,自己整个人都废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还有孩子,他不能让孩子一出生就失去了妈妈,还没有爸爸,他早就跟着程琳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切尔西也一样,被人夺了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,还是自己的未婚妻,能不恨吗?能不做出疯狂地行为吗?

    其实乔一鸣是可以理解切尔西的行为的,但是理解归理解,这种做法毕竟不光明磊落,他对别人造成的伤害,是不能被原谅的。

    “我想跟切尔西见一面。”程琳突然说道,不是问乔一鸣的意见,而是告诉他自己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等你身体好一些,我陪你去。”乔一鸣没有阻拦,知道自己拦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另一间病房门口,魏诗雨提着一些天天喜欢吃的东西,在门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然后满面笑容地推门进入。

    “天天,妈妈来看你了,妈妈没有骗你吧。”魏诗雨开心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妈妈。”天天喊着,想从床上下来,却被魏诗雨赶紧上前制止住了。

    “别动别动,你的身体不好,不要下床,下面细菌多,你是最害怕细菌的。”魏诗雨说着把孩子抱到床上。

    “可是,妈妈,我已经好久没有到外面去玩了。”天天渴望的小眼神儿看着窗外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过几天,天天的身体好的差不多了,就可以去外面玩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每次都这么说,但是魏诗雨实在找不到更好的理由。天天也被这个理由搪塞习惯了,虽然不开心,但是也不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,今天来的那几个坏叔叔,好吓人,他们是什么人?”天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他们是医院里面新来的保安,可能不知道医院的规定,所以才会闯到你的病房里来的。不过我已经给他们说过了,你放心,他们不会再来了。”魏诗雨眼珠子一转,理由就编了出来。

    或许为了孩子,她已经提前预备好了各种各样的理由。

    因为切尔西作为第一控股人出事,医院里面的股东们害怕受到牵连,很快就撤股,导致医院无法继续运营下去,很快就面临着解散。

    树倒猢狲散那,大概就是这样子吧。

    程琳并不想看着医院就这样子垮掉了,所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游说每一个股东,但是都碰了一鼻子灰。

    股东们都想着早些撤股,最大程度的减少自己的损失。如果撤出的晚,恐怕最后赔的就剩下一张废纸了。

    医院里面的医生和护士们,都公开骂切尔西道貌岸然,不仁不义,医德败坏,切尔西一时间臭名昭著。

    这样一大批医生护士失业了,前途渺茫,当然包括程琳和魏诗雨。

    魏诗雨赶到医院的时候,所有的同事们都在整理东西,来来回回进进出出的,很沮丧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要走吗?”魏诗雨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走怎么办?喝西北风吗?”

    “等着医院被封的那一天,被赶走吗?”

    同事们的话里难免充满了怨气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曾经付出过的医院,以前相处的同事,就这样散了,魏诗雨还是很舍不得的。

    现在只是逮捕了切尔西,乔一鸣并没有告魏诗雨和小王,希望他们能出庭作证,投案自首,一方面减轻罪行,另一方面可以定切尔西的罪。

    看着同事们纷纷解散,切尔西一手创办的医院就这样散了,程琳感慨颇多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。如果你喜欢当医生,回头我给你开一家医院,让你当院长。”乔一鸣壕气冲天地说。

    有钱就是任性,程琳白了他一眼,她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听说你为了澄澄,建了一所幼儿园。”程琳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,这小子都已经告诉你了。”乔一鸣不以为意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**!”程琳对此行为嗤之以鼻,继续说道:“你有钱你任性,不过不要把澄澄教育成一个从小就拜金的孩子。让他以为自己很优越,骄横起来,长大不好改正。”

    “我教育的孩子,能不优秀吗?再说了,有这么优秀的基因在,不教育都不会长偏。”乔一鸣很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程琳乍一听,不对劲,仔细一想,还是不对劲儿,感情乔一鸣这是在变着法的夸奖自己呢。

    “哼,臭美,自恋!”程琳说着快速朝前面走去,乔一鸣赶紧去追。

    今天是医院解散的日子,乔一鸣把乔斯澄交给乔奕森带着,自己陪同程琳去监狱里面探视切尔西。

    听说切尔西在监狱里面,一言不发,只等着开庭审判。

    因为乔一鸣的提告,切尔西的案件已经立案了。其他证据虽然不足,单单是医院宣告病人死亡,而病人还好好地活着这一条,就够切尓西喝一壶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