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14章 番外这个女人太坏了
    ,!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肯出庭指正切尔西,你跟你的孩子恐怕死的更快。”乔奕森威胁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在拉维斯境内绑架恐吓我,这是犯法的。还有我的孩子,他是无辜的,你们不能伤害他。”魏诗雨做最后的挣扎辩驳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已经做了,还害怕你去告我们吗?我都是希望你去,看看拉维斯的法律会不会放过杀人犯!”乔奕森厉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魏诗雨打了一个冷战,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她不得不妥协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们指证切尔西,可是我们母子的安全,怎么保证?切尔西在拉维斯有一定的影响力,他如果想伤害我们母子,也是轻而易举地事情。”魏诗雨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只要你成了证人,我自然会派人二十四小时保护你,你们拉维斯的法律也会保护你这个证人的。”乔奕森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好,说话算数。”魏诗雨一狠心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小王终于松了一口气,这下应该安全了,没想到就轮到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承认不承认,违反医院规定火化病人遗体,偷天换日,以假乱真,欺骗家属?”乔奕森问小王道。

    小王的头点的跟捣蒜似的,回答道:“承认承认承认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让你这么做的?”乔奕森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她。”小王看向魏诗雨说道。

    魏诗雨白了他一眼,明明是他自己心虚,所以才听取了自己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值班不力,太平间里面走出来这么大一个人,都没有看到,现在赖在我的身上?”魏诗雨在一旁为自己辩驳道。

    “谁想到太平间里面会走出一个大活人?幸亏没有看到,如果看到的话,一定会被吓死。”小王很委屈的说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是唆使者。”乔奕森打断了魏诗雨的话。

    魏诗雨噤了声,想必他们都已经清楚明白了,自己再狡辩下去,不仅于事无补,而且惹恼了他们,甚至会危及到孩子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你愿意出庭作证吗?”乔奕森问小王道。

    “愿意,我愿意,只要放过我,我一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警察。”小王的态度还是比较好的,毕竟他也没有犯下什么大过。

    乔奕森看了乔一鸣一眼,乔一鸣点了点头,说道:“现在你们都可以回去了,需要你们作证的时候,自然会再去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,这些天哪里都不许去,随叫随到!”乔奕森补充说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小王一听要放他走了,很开心,说什么都答应。

    魏诗雨没有说话,一直沉着脸。

    “魏医生,如果你反悔的话,我有一百种办法,让你后悔,记住!”乔奕森最后警告魏诗雨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魏诗雨的声音很小。

    乔奕森让手下的人给他们松绑,然后带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“大伯,爸爸,这个女人太坏了,竟然要害爸爸和妈妈。”乔斯澄气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们不会让坏人得逞的,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。”乔奕森决绝地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乔斯澄很赞同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里的事情,我一个人能够应付的过来。你赶紧回去吧,省的家里担心。”乔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大病初愈,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操心忙碌,我哪里能走开?等到事情告一段落,我们一起回去,看看父母,爸和妈都挺想念你们的,还有小溪。”乔奕森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乔一鸣回答。

    他发现,再提起阮小溪的名字,他竟然一点感觉也没有了。阮小溪只是他大嫂的名字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生命中,最重要的女人是程琳了。程琳早就不知不觉的在他的心里扎了根,只是他在失去后,才意识到而已。

    乔一鸣带着乔斯澄刚到病房里,就看到程琳要下床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不好好休息。”乔一鸣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按住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口渴,我想起来倒水喝。”程琳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别动,我去帮你倒。”乔一鸣说着转身去倒水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觉得好点了吗?”乔斯澄贴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里了?”程琳看到这个小鬼头,才发现他不在自己的视线里,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大伯还有爸爸,一起去惩罚恶人了。”乔斯澄回答道。

    程琳皱眉,不解地问道:“什么恶人?”

    “澄澄。”乔一鸣转身喊了一声,想制止乔斯澄。

    程琳的身体很虚弱,他不想她现在知道那么多不友好的事情,让她跟着担心。

    乔斯澄转头对着乔一鸣做了一个鬼脸,吐了一下舌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什么秘密,是我不知道的,快说。”程琳假装生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妈妈,爸爸不让我告诉你的,我也很无奈。”乔斯澄摊摊手,表示很无力。

    程琳看向乔一鸣,乔一鸣严肃地脸立马变得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孝子大惊小怪的,别听他的。”乔一鸣说着试试水温正好,才把水递给了程琳。

    程琳瞪着乔一鸣,就是不接水杯。乔一鸣刚开始还绷着脸,不一会儿就表情崩塌了。

    “水好了,喝水吧。”乔一鸣一脸媚相地说道。

    程琳垂下眼睑看了一眼,才不急不满地接过水杯,抿了一口,然后依然端着,一副静候你娓娓道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澄澄,我们跟妈妈一起玩个游戏吧。”乔一鸣突然转换话题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乔斯澄十分乐意。

    “澄澄,你去一边自己玩儿,妈妈有事情跟爸爸谈。”程琳拿出当母亲的威严来。

    乔斯澄一看,这情形不太好,于是赶紧溜到角落里面去玩他的玩具。

    乔一鸣看乔斯澄逃得这么快,也不知道拯救一下他这个老爸,真的怀疑这个孩子是不是自己亲手养大的。

    一转眼对上程琳不容置疑的眼神儿,乔一鸣立马就蔫儿了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说了,你可不要着急。”乔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切尔西……”乔一鸣还没有说完,程琳就已经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。”乔一鸣赶紧否认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