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13章 番外可是他不爱我
    ,!

    在她还没有确定之前,怎么能轻易说出自己放下的罪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你还有别的选择吗?”乔奕森已经听得不耐烦了,说着站起来威胁道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冥顽不灵的女人,真想给她一顿教训。

    乔一鸣还是太心慈手软了,如果放在他手里,不知道折磨她多少回了,那里用得着费这么多话。

    魏诗雨吓得缩了一下,不敢对视乔奕森的眼睛,里面充满了厌恶和憎恨,好像下一秒就会把自己给吃掉。

    最害怕空气突然安静,不知道打破安静的那一秒,会发生多么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魏诗雨还是老老实实把自己的犯罪经过描述了一遍,以及跟切尔西狼狈为奸的细节。

    乔一鸣唏嘘不已,在程琳眼中,善良无私的切尔西,狠起心来,简直是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更让乔一鸣不解的是,曾经他也把切尔西当做自己的情敌、对手,可是切尔西竟然跟这样的女人不清不楚,还干出这么龌龊下流的事情,真的让人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他真的是高看了切尔西,不配成为自己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我要说的都说完了,我可以去看我的儿子了吧?”魏诗雨问道。

    魏诗雨避重就轻,只是说了她嫉恨切尔西不正眼看她一眼,才让她在婚礼上冲动杀人,还有她帮助切尔西制造假的病历,骗取程琳的同情,都是切尔西威胁她这么做的,并不是她自己的本意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没有了?”乔一鸣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了。”魏诗雨摇摇头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切尔西威胁你做的?那你为什么要接受他的威胁呢?”乔一鸣问道。

    魏诗雨犹豫了一下,回答道:“她承诺给我升职加薪,我就心动了,因为我还要付儿子的医药费。”

    乔一鸣点了点头,这一点儿说得通。他听程琳说过魏诗雨突然升迁的事情,坊间流传的是魏诗雨跟切尔西的不正当关系,可是乔一鸣不以为然,恐怕职位升迁才是最重要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真的爱切尔西吗?”乔一鸣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魏诗雨回答的很利索,可是眼神却在躲闪。

    乔一鸣捕捉到了她的小动作,但是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空气再次凝滞,有点儿让人喘不过气来。旁边的小王听到魏诗雨的描述,已经吓得直喘大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还忘记了什么吧?你是怎么把我的外伤药,换成毒药的?”乔一鸣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,不管我的事情。”魏诗雨立马否认。

    如果她承认了,就是故意杀人,这个罪名可不小。她才没有那么傻呢,没有到最后一刻,怎么能把自己轻易卖了。

    “别跟她废话了,这种女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!对她好言好语是不管用的,一鸣,你带着澄澄先走,这里交给我,我一定让她老实交代一切。”

    乔奕森说着就把乔一鸣往外面推。

    乔一鸣这一次也配合的很好,对着乔斯澄说道:“澄澄,走,我们去看妈妈,这里交给你大伯,你大伯有的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爸爸,不过我真的想看看坏人有什么样的下场。”乔斯澄从凳子上跳下来,朝着乔一鸣这边走着说着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太血腥了,害怕你看了做噩梦。”乔一鸣说着牵起乔斯澄的手就要走。

    小王听到他们的对话,赶紧求饶:“求求你们,放了我吧,魏医生干的这些事情,我都不知道,你们抓我干嘛?真的不管我的事情,你们不要打我,不要打我。”

    小王这个人胆子可真够小的,又没有说要打人,而且也没有说要打他呀,就已经吓得不停地跪地磕头了。

    “把他的布拿开。”乔奕森对手下人说道。

    手下人把小王眼上的布拿开,小王这才看清楚绑架他的人。乖乖,一看就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有参与她干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,你们把我放了吧,求求你们了,我家里还有父母,还有年幼的孩子,我真的不能出什么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小王不停地哀求,一想到家里面上有老下有小,就迫不及待想要撇清出干系。

    魏诗雨一看小王这个样子,心里也着实害怕了。小王不能出事情,自己更加不能出事,天天还在等着自己呢。

    “我说我说,我想起来了,换药的事情,也是切尔西指使我干的。”魏诗雨一副恢复记忆的样子说道。

    乔奕森和乔一鸣对视一眼,看起来他们演的挺像,震慑住了这个不知死活地女人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说,只有你死了,程琳才会回到他的身边。而让你死在他的医院里面,可以做的神不知鬼不觉。我也是一时糊涂才答应了他,我真的是被切尔西给蒙蔽了,我并不想杀人的。”魏诗雨一边回忆,一边解释道。

    她的意思,总结起来就是说,这一切的一切,切尔西是主谋,而她是一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女人,被切尔西利用了而已。

    “好,记住你今天说的话。你要出庭作证,指证切尔西的犯罪事实,这样才能够减轻你自己的罪行。”乔奕森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不能出庭作证的,切尔西一定会杀了我的。”魏诗雨害怕地说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的下半辈子,只能在牢狱之中度过。你指证他,是为了你自己,为了你的孩子,你要想清楚。”乔奕森提醒她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们跟切尔西之间的事情,跟我没有关系,我不想牵扯到你们的事情中来。”魏诗雨怯怯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两面三刀的女人,真的是自私极了。

    “跟你没关系?毒是不是你亲手下的?你不是很爱切尔西吗?这时候不应该跟他同甘共苦,一起接受罪责吗?”乔奕森质问魏诗雨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爱他,可是他不爱我,我为什么要与他一起承担罪过?我还有孩子,我的孩子需要人抚养,否则他会立马死掉的。”

    魏诗雨说话吞吞吐吐的,开始暴露本性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