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11章 番外我最后一次问你
    ,!

    魏诗雨听到乔一鸣的话,浑身颤抖,这就是做贼心虚。

    眼睛上的布诈一拿走,光线太刺眼,魏诗雨不适应地闭上眼睛。等她在睁开眼睛的时候,就看到眼前一双锃亮的男士皮鞋,顺着一双笔直修长的腿网上看,就看到了乔一鸣的帅脸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是死了?”魏诗雨的第一反应跟别人一样,都以为白天见鬼了,乔一鸣明明都死了好几天了。

    “还被你火化了。”乔一鸣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没有死,也没有诈尸,是你自己偷偷从太平间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魏诗雨很快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转头就看到了当天在太平间值班的小王,看来乔一鸣对她的行动掌握的清清楚楚的。

    “魏医生,是你吗?你可要救我呀,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那天的事情是你让我做的。”小王仔细辨别听出来是魏诗雨的医生,朝她求救道。

    “小王,别胡说,你做的事情跟我没关系,我们都是按照章程规定做事的,没有什么好怕的。”魏诗雨提醒小王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这些人为什么要抓我们?我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只是那天尸体……”小王还要说什么,就被魏诗雨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闭嘴,你没有做亏心事,就不要说那么多话。说的越多,死得越快。”

    魏诗雨提醒小王,话多误事。

    这个小王,别看平常是跟死人打交道的,其实胆子可小了。

    自从那天偷天换日,用一具假尸体代替乔一鸣的尸体送去火葬丑,一直惴惴不安,多次找魏诗雨求解,生怕被医院发现了,或者家属过来问责,自己承担不起这个责任。

    魏诗雨再次出谋划策,让小王带着家人出去散散心,顺便避避风头,等过几天回来,这件事情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不,小王听了魏诗雨的话,才请假带着家人去度假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一个聪明人,既然你都知道了,那就说说你为什么这么做?切尔西到底是不是真的失聪了?这个你最清楚了吧。还有为什么偷偷换掉我的药,想呀毒死我,对你有什么好处?你跟切尔西之间到底有什么交易?”乔一鸣一针见血,每一个问题都在要害上。

    程琳打了一个冷战,不过无凭无据的事情,她是不会轻易承认的。

    小王一听乔一鸣的话,差点儿吓尿了。怎么还毒死人?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?我给病人的诊断结果,都是我从专业的角度下的结论。你说我换掉了你的药,想要毒死你,这个罪名可大了,我承担不起,你这是污蔑。”魏诗雨回答的滴水不漏,想必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之前,就已经想好了对策。

    “你的口风确实很严。今天这么急匆匆地离开拉维斯,是要去哪里呀?”乔一鸣看了一下角落里面她的行李,问道。

    魏诗雨冷笑一声,回答道:“这是我的私人行程,有必要给你汇报吗?倒是你,在拉维斯境内,公然绑架拉维斯公民,这是犯罪,而且是重罪。”

    魏诗雨振振有词,每一次都能找出反驳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比起你犯下的罪行,我这可真不算什么了。还记得你在众目睽睽之下行凶杀人,你是怎么跪在我们面前苦苦哀求放过你的?”乔一鸣提醒她,可是有案底在身的。

    魏诗雨噤了声,上次的案底还没有消除,这一次真不该犯在他们手里。

    “我最后一次问你,最好老实交代你是怎么跟切尔西合谋的,你们之间存在什么样的交易,可以让你冒着犯罪的风险,不惜杀人。”

    乔一鸣收起刚才的轻松表情,面色严肃地问道。如果魏诗雨能够好好配合,他也不想拿出底牌。

    毕竟乔家是做正当生意的,乔家的家规也是教育子孙后代要端正作风。但是有时候,面对一些棘手的问题,不得不用非常手段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什么合谋?什么杀人?我是医生,我的职责就是治病救人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合规矩的。”

    魏诗雨依然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,看起来是打算死磕到底了。

    乔一鸣和乔奕森对视一眼,心照不宣,既然这么冥顽不灵,那就别怪他们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打开。”乔奕森示意手下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手下的人立马打开手机,网络连接另一台手机。

    等待视频稳定后,手下的人把手机递给了乔一鸣。乔一鸣点了点头,手下的人又将手机举在魏诗雨的面前。

    魏诗雨本来还面不改色,振振有词,看到视频里面的画面后,立马花容失色,面色惨白,惊恐不已。

    视频里面是魏诗雨儿子的病房,她的儿子坐在床上哭泣,床边是四个身着黑色衣服的男人,一个个凶神恶煞的。

    不错,这就是乔一鸣找到的魏诗雨的软肋,派了手下的人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他还是一个孩子,而且他的身体很不好,他会被你们吓住的。”魏诗雨激动地吼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,他的命就捏在你的手里,就看你肯不肯说实话了。”乔一鸣不急不满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这群畜生,竟然对一个孝子下手。那里是医院,你们这么明目张胆的,出了什么事情,拉维斯的法律也不会放过你们的。”魏诗雨还试图用法律的手段维护自己和儿子的安全。

    乔一鸣突然觉得十分好笑,忍不住就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你在公共诚行凶,不也好好地在这里吗?你在医院里面利用职务之便,下毒杀人,不还是好好地吗?而且,那家医院,对,就是你儿子住院的那家医院,我已经买下来了,方便行事。比如丢失一具尸体什么的,可以偷天换日,以假乱真。”乔一鸣反问魏诗雨道。

    魏诗雨一听,态度发生了三百六十度变化。刚才还义正言辞,头头是道,现在立马泣不成声,苦苦哀求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