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10章 番外哼大坏蛋
    “你身上还有伤,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好了,你放心,我会处理好的。你赶紧养伤,不要落下什么病根。”乔奕森殷切地叮嘱道。

    乔一鸣说的事情,让程琳太震撼了。乔奕森提醒,她才想起来,乔一鸣的伤还没有好呢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的伤怎么样了?”程琳问着就要去看伤口。

    不过乔一鸣里面还穿着白衬衣,衬衣扎在裤腰里,看不到她就要去掀开乔一鸣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要想脱我的衣服,也不要当着大哥和孩子的面。”乔一鸣故意调侃程琳道。

    程琳本来只是关心他的伤势,关心则乱,没有考虑那么多,被乔一鸣这样一说,自己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澄澄,走,跟大伯一起出去玩。”乔奕森说着抱起乔斯澄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什么呢?”他们走后,程琳开始秋后算账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错了吗?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?”乔一鸣很无辜地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说,我刚才明明只是想……”程琳还没有说完,就被乔一鸣用嘴堵住了要说出的话。

    “嗯,你放开我。”程琳挣扎了一下,就被乔一鸣制服了。

    这一吻,仿佛弥补了这三年以来的分离之苦,这一吻,仿佛弥补了这三年来的空白,这一吻,仿佛他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。”乔一鸣放开程琳的唇掰儿,抵着她的额头,小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活着就好。”程琳深情回应。

    乔一鸣突然想起一件事情,抬起头说道:“你可自己说的,我要是醒过来,你就跟我一起回美国,永远不会离开我。不许反悔!”

    程琳窘迫,原来乔一鸣一直在装死,那自己说的话,岂不是都被他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快要死了,所以才那样说。既然你没死,那都不算数。”程琳也开始耍赖起来,谁让他装死也不告诉自己一声。

    “啊?没死都不算数?那我这一次真的去死好了。”乔一鸣很失望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敢死,我就去改嫁,还要带着澄澄一起改嫁,给别人当儿子去。”程琳威胁道。

    乔一鸣憋着笑看着她,这个傻样儿,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“我投降了,我可不想我媳妇成了别人的媳妇儿,我儿子叫别人爹去。”乔一鸣说着把程琳拉进怀里。

    程琳紧紧地回抱着乔一鸣,这种感觉真好,他还活着真好。不过他装死的时候,可真的是逼真极了,想想当时的情形都觉得可怕。

    “你说,你装死、抽搐,口吐白沫,是不是都是假的?搞的那么吓人。”程琳指着他的鼻子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装死是真的,抽搐口吐白沫都是真的,假死药也是药呀,吃了之后会有真死的症状的。”乔一鸣老实交代说。

    程琳感觉哪里不对劲儿,不过都可以忽略了,什么都没有乔一鸣的健康重要。

    “假死药有没有后遗症?会不会造成器官衰竭之类的?”程琳以她作为医生的专业水准问道。

    乔一鸣皱着眉头,低头不语,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。

    “不会

    真的有后遗症吧?严重吗?赶紧治疗。”程琳激动地都要跳起来了。

    乔一鸣看她紧张的样子,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你老公我跟以前一样,身强体壮,腰好肾好腿脚好,保证让你夜夜都求饶。”乔一鸣朝程琳挤挤眼说道。

    程琳这才幡然醒悟,原来自己是干着急,瞎担心,乔一鸣不但没事,而且还占自己的便宜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真的没事,你出去,我要休息了。”程琳下了逐客令,不给他一点儿颜色瞧瞧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乔一鸣的脸立马耷拉老长,还真的是女人心海底针,刚才明明很关心自己,现在就要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看程琳面色坚决,乔一鸣转身就要走。走了几步,突然捂住腹部,慢慢得蹲了下来。乔一鸣也不出声,只是很痛苦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程琳见他不走了,原以为他会回来,可是看到他这样子,就以为他的伤又犯了,着急地赶紧起身下床去看。

    程琳蹲在乔一鸣的面前,紧张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就是不想走。”乔一鸣突然诡笑着抬起头来,看着程琳。

    在程琳生气之前,乔一鸣一个公主抱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骗子,坏蛋,大坏蛋。”程琳挣扎着叫着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担心我这个骗子,喜欢我这个坏蛋。”乔一鸣说着就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在医院这种公开场合,如果不是考虑到程琳的身体虚弱,乔一鸣早就把她吃干抹净了。

    乔一鸣起身,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说道:“你先好好休息,我去处理一些事情,很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程琳不理他,还瞪他一眼。乔一鸣笑笑,就知道这个女人心里是最柔软的。

    乔一鸣去了世豪大酒店顶楼,这一层楼全部被他包了下来。他到的时候,乔奕森和乔斯澄已经在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面,魏诗雨和小王的双手被绑着,眼睛蒙着布,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把他带来了?”乔一鸣问道。

    以往这种血腥的场面,乔一鸣都不会让乔斯澄看到的,他认为这是对孩子的保护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的男人,从小就应该天不怕地不怕,别人犯我一尺,我敬别人一仗。”乔奕森回答道。

    而乔斯澄确实没有丝毫害怕,他得知这两个人就是害他爸爸的人时候,眼睛里面透露出来的厌恶凶狠的光芒,跟乔氏兄弟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你的声音有些熟悉?”魏诗雨是见过乔一鸣,听过他说话的,竟然听出了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还不肯说吗?”乔一鸣问道,根本没有理会魏诗雨。

    “嘴很硬,不过很快就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硬了。”乔奕森回答道。

    乔一鸣接了一个电话,嘴角挂上了一丝狡黠的笑。

    “把她的布拿下来。”乔一鸣指着地上的魏诗雨,对手下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嘛?你们这是绑架?是犯罪行为。”魏诗雨理直气壮地说。

    “绑架?犯罪?那故意杀人、毁尸灭迹,算不算犯罪?”乔一鸣反问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