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09章 番外秀个恩爱
    “那天我跟程琳商量转院的事情,切尔西竭力阻止我转院。他给的理由是,公归公私归私,但是我们毕竟是情敌,程琳日日夜夜,照顾着我,是一个男人就容忍不了。他没有赶我走,我都觉得谢天谢地了,竟然还挽留我。这不得不让我怀疑,切尔西是否别有用心。我也希望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不过我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儿。”

    乔一鸣的敏感程度,不得不让人叹服。

    乔奕森点了点头,表示同意乔一鸣的担忧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

    “那一天,那个给我换药的小护士,为了在我面前表现他的敬业,特地给我提了一件事情,就是魏诗雨要帮她过来替我换药,但是她还是亲自来了,而且在我面前抱怨魏诗雨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她的话提醒了我,并且她给我和药的时候,我闻不到原先的药味,我问她是不是换药了,她说没有,还是云南白药。云南白药,那个味道很大,而唯独那一天的药,没有味道。所以她给我换好药后,我就立马取下来了,而且封存在透明袋子里面,秘密地交给梁会长的医疗团队。”乔一鸣讲着自己的经历,真的是稍不谨慎,就真的命丧黄泉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药有问题?”程琳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乔一鸣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:“很快梁会长就将结果给我发了过来,包括药性,发病时间症状,显然这是一种可以通过伤口进入身体快速扩散的毒药。为了看看幕后到底是谁在操控,我决定以身犯险,将计就计,服用了梁会长的假死药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这样子?万一不是假死,真的死掉怎么办?什么假死药?我只听说过有这种药,但是从来没见过。”程琳担心地说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服用的量少,一个半小时就会苏醒过来。这种药确实存在,而且是违禁药品,我也是让梁会长偷偷帮我配的。”乔一鸣拉着程琳的手安慰说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被送进了太平间后,不是诈尸,也不是尸体被偷了,而是你醒过来以后,自己走了出来。”乔奕森接着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被送到太平间没多久,我就醒了过来。为了掩人耳目,我穿了医生才穿的白大褂,趁着值班的上厕所的时候,偷偷地溜了出去。”乔一鸣解释了太平间的诡异事件,原来是他自己捣鬼。

    “那你没有死,为什么不回来找我们?知道不知道我们都很担心你,真的以为你死了。”程琳埋怨说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心思缜密,虽然聪明睿智,但是狠心,让她白白伤心这么久。

    “之前不知道,我死了你会这么难过,不过现在知道了,谢谢你,担心我,爱我。”乔一鸣含情脉脉地看着程琳,原来她对自己的爱,有增无减。

    乔奕森看不下去了,干咳了两声,说道:“你们要互诉衷肠,等一会儿,你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乔一鸣白了大哥一眼,就不能让他喘口气,秀个恩爱。

    “我出去之后,当然是先找梁会长治我的伤,然后去查魏诗雨跟切尔西的蛛丝马迹。我发现他们已经同

    居,就住在切尔西的别墅里面。”乔一鸣说到这里,看了程琳一下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程琳听到切尔西跟别的女人同居的事情,会不会难过伤心。

    程琳确实挺诧异的,一向洁身自好的切尔西,怎么会跟有夫之妇魏诗雨同居。这一点儿都不像是切尔西的作风,或者切尔西跟魏诗雨有过一夜、情之后,真的爱上了魏诗雨,这也是美事一桩,如果两个人真心相爱的话。

    她只是心底里有些唏嘘,感觉切尔西变了。

    “通过我的观察,我发现他们的关系像是情人,但是又不似情人。后面我了解到,他们对于我的身后事处理的这么着急,我敢肯定里面有鬼。”

    “切尔西知道,他这样行事,或许能够说服程琳,但是这样的大事,肯定会惊动家里面。如果家里来人,比如大哥亲自来调查,就没有那么容易蒙混过去了,所以他会把参与其中的人全部支开,没有知情人,全凭他一张嘴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上面这些都是我的猜测,不过一切都如我猜想的这样,就在今天早上,魏诗雨要乘坐飞机离开拉维斯,还好我提前派人盯着,把她截了下来。另外一个知情人,就是太平间当天值班的小王,带着一家老小外出度假,也被我带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现在在哪里?”乔奕森问道。

    “人已经被我控制了,只是魏诗雨和小王的口风都很严,不愿意透露。”乔一鸣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你的意思是说,魏诗雨对你下了手,切尔西是知情的?”程琳再也不淡定了,抓着乔一鸣问道。

    “准确的说,切尔西指使魏诗雨对我下毒。你想,魏诗雨跟我无冤无仇的,她为什么要害我?”乔一鸣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切尔西跟你也没有那么大的冤仇,非要至你于死地。”程琳摇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她心里一直都不愿意相信,切尔西是这样子心狠手辣的人。而且是因为她,使得切尔西变得这么疯狂。

    乔一鸣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那是你不了解男人,杀父之仇,夺妻之恨,有生之年,必报。”

    程琳沉默了,如果真的是因为她,让切尔西这样一个医学界的奇才变成一个杀人犯,那她一辈子都会不安的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别的办法,让这两个人开口说话?”乔奕森问道。

    乔一鸣犹豫了三秒钟,回答道:“人总会有弱点,或者自己在乎的人或者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敢动我乔家的人,就不要再讲什么江湖道义了,这种人绝对不姑息。”乔奕森坚决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乔奕森说话的神情,程琳打了一个冷战。这种眼神,带着杀意和寒意,冷酷无情,再也不像平时那个关爱家人的大哥。

    “大哥,一路过来辛苦了。这些事情我来做,你好好休息一下。”乔一鸣不想在程琳面前继续这个话题,故意岔开话题说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