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08章 番外你这个坏人
    乔一鸣赶到病房的时候,程琳还没有醒来。在昏迷的时候,她仍然紧紧地皱着眉头,很不安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着她凌乱的头发,瘦的发黄的皮肤,还有凹陷下去的深深的眼窝,乔一鸣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这些天她一定经历了很多很多,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乍一看,根本没有看出来她是那个爱干净皮肤白皙的程琳。

    “爸爸,他们都说你死了,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,可是只有妈妈说你还活着。”乔斯澄走进来,一边说着一边靠在乔一鸣的怀里。

    乔一鸣揽着他,看着床上的程琳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爸爸怎么会死?你还这么小,需要爸爸的保护,爸爸不会死掉的。等你长大了,自己可以保护自己了,爸爸才会老死。”乔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要长大,我不想爸爸死掉,那样我就见不到爸爸了。”乔斯澄天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乖,等你长大了,就会明白一些事情,总之现在,爸爸是不会离开你和妈妈的。”乔一鸣保证道。

    “爸爸,妈妈好可怜,这些天,妈妈都没有好好吃饭,也没有好好睡觉,她到处找你。别人都说妈妈疯了,可是我知道,妈妈只是跟我一样,太想念你了。”

    乔斯澄说。

    听到孩子的这些话,乔一鸣的眼眶不自觉地就湿了,原来这些天程琳是这么度过的。

    “等妈妈醒过来,我们一定要好好爱妈妈,保护妈妈,再也不让她受到伤害,记住了吗?”乔一鸣略带鼻音地说道。

    乔斯澄肯定得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乔奕森看着警察把切尔西带走,才过来。

    “一鸣,人已经带走了,可是仅凭你的片面之词,怎么定罪?”乔奕森不放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当然还有后招。”乔一鸣自信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乔奕森不知道乔一鸣喉咙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,不过看他信心十足的样子,应该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。

    这时候乔一鸣的电话响了,声音有些大,将昏迷中的程琳一下子给惊醒了。

    乔一鸣背对着程琳跟乔奕森说话,所以根本没有看到程琳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他接通了电话,电话那头儿的人告诉他,魏诗雨还是什么都不肯说。乔一鸣让他们再想办法,然后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乔奕森看到程琳起床,愣是没有告诉乔一鸣。乔一鸣一转身,就看到程琳站在自己的身后,吓得双腿都软了,不过接下来是无边的开心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醒了。”乔一鸣笑着说。

    可是程琳没有说话,眼泪已经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,不停地往下落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再做梦吧?一鸣,是你吗?”过了许久,程琳问道。

    “傻瓜,我还活着,别哭了。”乔一鸣一边给她擦眼泪,一边给她说道。

    程琳突然放声大哭起来,不是悲伤的哭,而是放

    肆的哭,然后就朝着乔一鸣一顿捶打。

    “你没死,你去哪里了?你这个坏人,我还以为你真的诈尸了。呜呜呜……”程琳伏在乔一鸣的肩头哭起来。

    乔一鸣轻轻地拍着她的头,回答道:“我要是诈尸,也是第一个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程琳对着乔一鸣又是一顿捶打,乔一鸣挺开心的,看她还有力气,应该身体没有大碍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为什么他们说你死了?还有死亡通知单,还有你的骨灰。这一切难道都不是真的?可是那些明明是我亲眼所见。”程琳百思不得其解,从宣告乔一鸣死亡的那一刻开始,到现在为止,她一直在乔一鸣已经死了还有没死之间挣扎,不知道到底是哪个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是呀,我也想知道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乔奕森也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乔一鸣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把程琳扶到床上坐下,然后才开始讲自己是怎么躲过这一劫的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,我就怀疑切尔西的失聪是装的,他想用自己身体上的残疾来获得程琳的同情,以此让程琳跟他在一起,但是只是怀疑,不能够肯定。”乔一鸣说到这里看了一眼程琳,程琳已经惊讶的想从床上蹦下来。

    “装的?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程琳显然不相信,在她心里,切尔西是一个善良正直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听我说完,有任何问题我再回答。”乔一鸣让程琳稍安勿躁,程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但是在拉维斯,以切尔西在医学界的权威,找到一个帮他作伪证的人太容易了,所以我放弃了在拉维斯找人帮忙,就请了美国耳鼻喉专科协会的会长梁先生过来一趟。可是不巧的是,梁会长之前在外面游学,过来需要几天时间,所以我请求程琳,延迟跟切尔西的婚礼,但是程琳对切尔西百分之百信任和执意要与切尔西结婚,让我决定把这一切交给命运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想想我真的是很后悔,如果程琳因为想要弥补切尔西,真的与他结婚了,那我这一辈子都要恨死我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婚礼上发生的刺杀事件,是大家都始料不及的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真的还要感谢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,破坏了那天的婚礼,才给了我们一家人团圆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乔一鸣回想起来,虽然惊险万分,但是也因此没有失去程琳。

    程琳听他说着,有一种强烈的预感,就是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,是自己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果然又听乔一鸣继续说道:“我一直都怀疑,魏诗雨当众杀人,却能够逃过法律制裁,太过简单了。而且医院也能让魏诗雨继续留下来工作,难道只是因为同情她吗?仅仅依靠魏诗雨的背景,根本做不到这些,所以她的背后肯定还有别人。而魏诗雨又是切尔西的主治医生,还有外面流传的魏诗雨跟切尔西的私、密关系,都让我不得不把魏诗雨跟切尔西狼狈为奸联想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也是他们串通起来,想要害死你的?”乔奕森问道。

    程琳早就听的心乱如麻了,她想反驳,想为切尔西辩解,可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切尔西对她的好,越来越让她难以接受,这是她的第六感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