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01章 番外程琳该醒醒了
    ,!

    “你不要去看了,他昨晚就已经被送去太平间了,你去看了只会更难受。”切尔西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太平间?那是死人才呆的地方,一鸣不在那里,他去给我们买早餐,或者出去晒太阳了。”程琳反驳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怎么才肯相信,乔一鸣已经死了?如果你看了就会相信,那我陪你看。”切尔西问道。

    程琳看着切尔西,退后两步,回答道:“不管怎样,我都不会相信,一鸣已经死了。他的身体很好很强壮,不会说死就死的。”

    切尔西还想说什么,突然一个护士急匆匆地跑过来,看到切尔西也在,说道:“不好了,院长,昨天晚上半夜死掉的那个病人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死掉的人不见了?切尔西听到护士这么说,吓了一跳。程琳也怔怔的想了半天,不知道什么意思。反正她觉得跟她没有关系,还是要出门去找乔一鸣。

    “哪个病人?”切尔西想确认一下,因为据他所知,昨晚死掉的好像只有乔一鸣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就是住在这个vip病房的客人,当时您也在呀。”护士回答道。

    切尔西赶忙拦住出门的程琳,这边还问护士道:“死人怎么会不见?尸体呢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昨晚是送去了太平间,有记录,可是今天早上人就不见了,不对,不是人,是尸体。”护士说着,声音都有些发抖了。

    太不可思议了,这还是头一次听说,尸体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不知道?快去查,去查!”切尔西暴躁地朝着护士怒吼道。

    他心里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,真后悔自己昨晚没有去太平间看一眼,确定一下乔一鸣是不是真的死了。

    他的医院里面,发生这样诡异的事件,真是让人难以置信,这家在拉维斯最权威的私人医院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找一鸣,他没有死,我要去找一鸣。”程琳的嘴里还在叨念着。

    刚才乔斯澄被切尔西的怒吼声吵醒了,自己下床跑过来抱住程琳的腿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孩子要照顾,你走了,孩子怎么办?”切尔西想用孩子绊住程琳。

    看到乔斯澄,程琳蹲下身子说道:“你跟妈妈一起去找爸爸,好吗?”

    乔斯澄听到爸爸这个词,忍不住再次哭泣起来。

    “爸爸死了,我看到他们把爸爸抬走了。”乔斯澄泣不成声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胡说,爸爸不会死。”程琳制止他道,声音显得很严厉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用这样子的语气跟孩子说话,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儿。可是对于刚刚失去爸爸的乔斯澄来说,是多么的脆弱,妈妈这样的态度,让他更加委屈和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乔斯澄哭的更厉害了,程琳却像是没有听到似的,不仅不去哄,也不理睬,还是执意要去找乔一鸣。

    切尔西看到这样的程琳,失去乔一鸣,可以让他连最爱的乔斯澄都不管不顾了,她对乔一鸣爱的是多么深沉。

    这一刻,切尔西放开手,随她去了。他知道,自己拦不住她。他也知道了,及时乔一鸣死了,自己得到程琳的希望也小之又小。

    现在的程琳,看起来消沉.,绝望,逃避,麻木,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。比几年前的痛苦,更加严重。

    他亲眼见证了几年前程琳离开乔一鸣是多么痛苦,可是现在,乔一鸣死掉,带走了她全部的情感,甚至是女人最本能的母爱。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!”乔斯澄在后面喊着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切尔西赶紧把乔斯澄抱起来,交给护士站照顾,自己去找程琳。他知道,他这样做,是为了程琳日后不那么恨他。

    此时的程琳悲痛欲绝,但是当她醒过神来,一定还是很爱护乔斯澄的,所以他不能让乔斯澄再出事。

    程琳在医院里面,一间病房一间病房寻找乔一鸣。

    “一鸣,你在不在这里?”程琳推开一个门问道,发现里面没有一个是乔一鸣,立马离开去推下一间病房。

    在走廊里面,遇到一个医生或者护士,逮住就问:“你看到乔一鸣了吗?就住在606病房那个。”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朝她摇头,她一次次烦躁失望之后,然后又满怀希望去问下一个人,去推开下一间病房。

    “疯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指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那不是郑医生吗?跟切尔西院长结婚两次都没有结成,原来是有老公有孩子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他的老公昨晚死掉了。”有个护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怪不得会神经不正常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听昨天值班的人说的,听说昨晚来了很多医生,都没有把他老公的命给救回来。而且,还发生了一件很怪异的事情。”这个八卦的肖士神秘兮兮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其余两个人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他丈夫的尸体,今天不见了。”肖士压低声音说。

    这可震惊了另外两个护士,这种灵异事件,在他们这种科学的医院里发生,真的是太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?不会是诈尸了吧?”有个肖士说完就后悔了,她担子小,今晚他还要值班呢,如果遇到什么鬼啊诈尸,岂不是先把他吓死。

    “这个说不好,到现在还没有查出原因,也没有找到尸体。”肖士神神叨叨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说什么?上班时间很闲,在这里聊天,这个月奖金全部扣掉!”切尔西路过,一句话让所有人全部闭了嘴,而且灰溜溜地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见到乔一鸣没有?他住在606,早上出去了,到现在没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程琳还是遇到谁问谁。

    切尔西走到她面前,本来张口就要问,可是看到是切尔西,话没说出来绕开他就去问别人。

    “程琳,你够了,该醒醒了!”切尔西忍不住提高分贝说,试图让她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说他已经死了?你又没有见到他的尸体!”程琳质问。

    切尔西一怔,现在连尸体也没有了,如果说诈尸,他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,如果说被偷,那偷走尸体的人有何目的,如果说乔一鸣没有死,那他怎么没有回来带走他们母子俩。

    而且,昨晚,很多医生和护士亲眼看到乔一鸣已经死了,已经签了死亡通知书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