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00章 番外我要陪着他
    ,!

    切尔西推门进来,看到他们母子这样,听到他们说的话,不由得握紧了把手。

    他这一刻,觉得自己做的没错,如果乔一鸣还活着,那他就彻底的失去程琳了。只有乔一鸣死了,死人是没法儿跟自己竞争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切尔西走过去,拍了拍程琳的肩膀问道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你来了,你快看看,白天还好好的,突然就这样子了。你一定要救救他,救救他。”程琳上来就抓住切尔西的手,恳求道。

    切尔西感觉到自己的手都被她抓的生疼,看来她心底是有多么的在意乔一鸣的命。

    “好,我先去准备一下。”切尔西说着抽出自己的手,回去准备检查设备。

    切尔西出去没有多久,就有护士进来,要把乔一鸣推去急救室。

    “让我也进去。”程琳要求进去急救室。

    “医院的规定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护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想看着他,他需要我给他打气。”程琳还是坚持。

    这时候切尔西带着一群换了白大褂的医生赶来了。

    “院长,你看她非要进急救室。”护士向切尔西告状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让我进去,我要陪着他。”程琳恳求切尔西说。

    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这一次的感觉真的坏透了。她想一直看着乔一鸣,不管发生什么,她都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听我说,琳,你要冷静,你进去只会影响大家的情绪,你要相信大家会尽力而为的。”切尔西看着她的眼睛回答,示意起它医生先进去。

    切尔西终于安抚好了程琳,刚要进去,里面就有护士急急忙忙地出来回报,乔一鸣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你再说一遍!”程琳紧紧抓驻士的衣服瞪着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她这个样子,吓得护士说话都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病人已经没有心跳了。”护士结结巴巴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切尔西也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查出病因,就已经断气了。”护士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,你说谎,你说谎。”程琳突然跟发疯了似的,朝着护士又捶又打,仿佛她做错了一件天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事实。”护士撂下一句话白了程琳一眼就走开了。

    切尔西拉住崩溃的程琳说道:“我先进去看看情况,你先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也要去,我要去看看他,他不会死的。”程琳擦了一把眼泪,坚定地说,仿佛很有信心乔一鸣还活着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走几步,程琳眼前一黑,就要晕倒。切尔西及时扶住了他,把她送往病房。

    切尔西再次赶往急救室的时候,乔一鸣的遗体已经被抬走了。切尔西想要去亲自看一眼,当被告知只有去太平间的时候,他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太平间里都是死人,晦气!此时的切尔西终于松了一口气,除掉了了心头大患。

    忽然听到一个孩子的哭声,切尔西转身看去,是乔斯澄站在角落里面,盯着他在哭。

    切尔西伸手想去安慰他,但是看到乔斯澄的眼神,像极了乔一鸣,他犹豫了一下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切尔西脱掉象征着救死扶伤的白大褂,往地上一丢,快速走出门诊楼驾车离开。

    他要确保万无一失,死无对证。

    一回去就把魏诗雨揪起来问道:“你用的药会不会查出来?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无色无味,除了进去身体里面的,其他的都已经挥发了,无迹可查。”魏诗雨很自豪地说。

    看切尔西的神情,她就知道乔一鸣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这时候,你不是应该在医院里面照顾伤心欲绝的成为新寡妇的郑医生吗?怎么回来了?”魏诗雨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伤心过度晕了过去。”切尔西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更应该陪在身边,实时安慰,趁虚而入呀。”魏诗雨试探着说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想面对她。”切尔西又说。

    魏诗雨突然抱住切尔西,动情地说道:“你要是以后也不愿意面对她,该有多好。”

    切尔西像是没有听到似的,没有回答她,只是怔怔的坐着。

    程琳一夜都没有醒来,在梦魇中度过。梦里都是乔一鸣的笑声,还有乔斯澄的哭声。

    乔一鸣的笑,悠远飘渺,像是相隔了十万八千里。而乔斯澄的哭声,那么真实,就像在耳边。

    她在梦里,也不断的哭泣,因为她知道,乔一鸣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程琳被外面的一声巨响吵醒,醒来就看到乔斯澄蜷缩在自己怀里,睡得很沉,可是脸上还有干掉的泪痕。

    程琳尽量轻的起身,她要去看一眼乔一鸣。她至今不能相信,乔一鸣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明明昨天的早晨,她还一睁眼就看到了那张帅到迷死人的脸,他们还商量着以后怎么教育乔斯澄,还有以后的以后。

    这时候切尔西推门进来,一脸疲惫,看起来也没有休息好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去?”切尔西拦住程琳问道。

    “嘘,小声点儿,澄澄还在睡觉,不要吵醒他。我要去找一鸣,他给我们买早餐去了。”程琳压低声音回答道。

    切尔西眉头一皱,被程琳给说蒙圈了。等程琳打开门要出去的时候,切尔西才意识过来,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把她拦住。

    “不要去了。”切尔西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让我去?一鸣不见了,我要去找他。”程琳说着还是要出去。

    “他死了,昨晚就死了。”切尔西晃着她的身体肯定地说。

    切尔西知道,程琳不愿意面对乔一鸣已经死了这个事实,所以用逃避的方式麻醉自己,这在医学上也算是一种病态,所以他要强迫程琳面对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,一鸣昨天还好好的,他说要带我回美国。他才不会死,你骗人,你这个大骗子,大骗子?”程琳说着,狠狠地打在切尔西身上,发泄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切尔西一动也不动,任由程琳打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样子,你心里好受一些,你就打吧。”切尔西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让开,我要去找一鸣。”程琳说着推了切尔西一把,可是切尔西岿然不动,程琳要绕开他,又被他拦了下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