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99章 番外不能失去你
    ,!

    夜深人静,夜色如华。程琳抱着怀里的乔斯澄,睡得正酣,突然听到了病房里面传来异样的声音,好像是旁边的乔一鸣传来的。

    “一鸣,你怎么了?”程琳问着,就赶紧起身,打开灯。

    没有得到乔一鸣的回答,只是看到他在床上抽搐。

    “一鸣,一鸣,你怎么了?”程琳在床边不停地喊着,可是乔一鸣仿佛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只见他眼珠子瞪得很大,脸色憋得通红,嘴角还有白沫,情况很不妙。

    “妈妈,爸爸怎么了?”乔斯澄醒来问道。

    程琳来不及跟乔斯澄解释,只说道:“你在这里看着爸爸。”

    然后她着急地竟然忘记了按床铃,就直接跑了出去喊医生。程琳一路跑一路喊,可是晚上根本没有几个人在值班。

    乔一鸣的主治医生不在,程琳让打电话叫主治医生来,可是护士拖拖拉拉的。程琳使唤不动他们,只好打电话给切尔西。

    切尔西跟魏诗雨抱在一起睡的正酣,突然接到程琳的电话,一把推开魏诗雨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一鸣刚才突然抽搐起来,还吐白沫,我不知道他怎么了。现在医院里面也找不到医生,你能不能打电话,叫医生赶紧过来?”还没等切尔西说话,程琳就着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你先别着急,我立马叫人过去。”切尔西爽快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切尔西却没有立马叫人,他坐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魏诗雨朝着切尔西身边挪了挪,漫不经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乔一鸣发病了。”切尔西看着魏诗雨说道。

    黑夜中他的两颗眼珠子,就像是等待猎物的猫头鹰一样诡异。

    魏诗雨一点儿也不吃惊,仿佛早在她的意料之中,笑着问道:“是不是很开心?”

    可是切尔西没有感觉出来开心,反而有些烦躁,只是淡淡的回道。“这件事情,你做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不是要奖励我一下?”魏诗雨说着起身把切尔西缠住。

    切尔西却一点儿也提不起兴趣,一把把她推开说道:“我还有事情。”

    然后起身穿衣服,拿起车钥匙出了门。

    魏诗雨看着他的背影消失,感觉有些扫兴。她知道,切尔西一定是去医院了,不管怎么着,他都会做出一副很关心乔一鸣生死的样子。

    魏诗雨笑了笑,竟然笑出了声。她笑切尔西真的够天真,真爱让他变成一个傻瓜。

    他真的以为乔一鸣死了,程琳就会跟他在一起了吗?幼稚,真的是太幼稚了。

    程琳与乔一鸣那么相爱,或许对于程琳来说,死了的乔一鸣比活着的更加刻骨铭心。

    即使程琳是个例外,能够接受切尔西,那她魏诗雨也不会成全她们的。捏着切尔西害死乔一鸣的证据,看程琳会不会接受杀死自己丈夫的男人。

    哈哈哈哈……

    魏诗雨在黑夜中大笑起来,在这样宁静的夜里显得那么诡异。

    她得不到的幸福,那就让所有人的幸福跟她一起陪葬好了。程琳的,切尔西的。这样她才不会觉得孤单,不会觉得这个世界很不公平。

    切尔西驱车,在路上慢慢地开着,程琳的电话一个接一个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医生还没有来。一鸣要撑不住了,他快要死了,求求你救救他,救救他。”程琳在电话里哭求着切尔西,伤心欲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通知所有人去医院会诊,你先别着急,应该很快就到了。”切尔西安慰程琳说道,心里却在期盼着乔一鸣早点儿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“那你快点儿,那他们再快一点儿,一鸣的命就在你手里了。”程琳在电话里面一直央求切尔西。

    “好,好,我这就在催一下,我也在路上,马上到。”切尔西回应说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切尔西看着窗外稀稀疏疏的车流,突然停车,给医院所有的外科和内科医生打电话,通知他们尽快赶到医院,立刻马上。

    那些不值班的医生们睡得迷迷糊糊的,还没弄清楚什么情况,就被他们的切尔西院长以命令不容商量的语气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切尔西将油门踩到底,直接冲到医院。把车子扔在门口,一路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此时,程琳在病房里面,紧握着乔一鸣的手,乔斯澄站在她的旁边,母子俩哭成了泪人。

    “一鸣,你要坚持住,一定要坚持住,医生很快就来了,很快,你坚持住。”程琳在一旁不停地给乔一鸣打气。

    “爸爸,爸爸,你怎么了?你白天还好好的,跟我一起玩,现在怎么突然这样子了?爸爸,你到底怎么了?你醒过来好不好?好不好?”乔斯澄一边哭一边喊。

    可是乔一鸣一动也不动的,眼睛紧闭,浑身只有微微抽搐,嘴角的白沫还没有褪去。

    “一鸣,你不要吓我们,不要吓我们好不好?你明明就要好了,为什么突然这样子了?等你好了,我们一家三口就回美国去,再也不分开了。你不能丢下我们母子俩。”程琳的心痛得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她以一个医者的角度判断,乔一鸣这种症状,恐怕是凶多吉少了。但是她又不是这方面的专家,而且此时心乱如麻,根本无法做出合理的正确的医治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听到了吗?妈妈说,要跟我们回美国,再也不分开了,这不是你希望的吗?你快点儿好起来,好起来呀。”乔斯澄不停地帮乔一鸣助力。

    “是呀,你不是说你要补偿我,所以你还欠我很多很多,只有你活着,才有补偿我的机会。如果你死了,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了。乔一鸣,你给我听好,你活过来,我就原谅你了,听到了没有?”程琳哭的眼睛涩的睁不开,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这是她这一辈子流过最多的眼泪了吧,没想到失去乔一鸣的痛,比自己当年承受的,他给予自己的,要痛苦一千倍一万倍。

    失去乔一鸣,就像是心被人生生地掏了去,很痛很痛,之后又开始麻木到丝毫没有知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