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98章 番外伤害过她的男人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我去给病人换药,魏医生,你没事的话就跟我一起吧啊,我一个人还真的有些忙不过来,小王请假了,我现在是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。”李护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呀好呀,反正我那里不忙,有用得上我的地方,尽管叫我就行了。”魏诗雨慷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。”李护士欣然接受魏诗雨的好心帮忙。

    魏诗雨为了树立自己良好的形象,在医院里面,不辞辛劳任劳任怨,主动帮助同事。毕竟医院里的工作繁琐得很,很多人都是有人帮忙乐意得很呢。而且魏诗雨医术不错,也可以替自己把把关。

    魏诗雨没事的时候,就穿梭在各个科室,有需要帮忙的就主动去帮,没事的时候,也不跟同事们聊天,只是默默地打扫卫生收拾收拾药品。

    “孙护士,你怎么了?”魏诗雨看到外科的孙护士很不舒服的样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大姨妈了,这会儿痛经的厉害。”孙护士抬头说这话,额头上的汗水都已经浸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扶你去休息一会儿。”魏诗雨说着上前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还要去vip病房换药呢。你也知道咱们医院的规定,不能怠慢病人。况且我这痛经老毛病了,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。”孙护士说着还是要推着义务车去病房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帮你去换药,你休息。”魏诗雨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不太好吧,毕竟这个药是郑医生前夫的,还是你把人家刺伤的,他们看见你肯定心里不舒服。”孙护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魏诗雨一副很惭愧的样子,忽然她一低头看到孙护士的护士服上了血迹斑斑。

    “呀,孙护士,你不会弄脏了护士服都不知道吧?”魏诗雨指着她衣服上的血迹问道。

    “糟糕,还真是,你不说我都么有看见,幸亏你提醒我了,我去换一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孙护士说着捂着肚子去换衣服。

    魏诗雨看孙护士换衣服的时候关上了门,赶紧从兜里掏出一瓶药,上面的标签是“云南白药“。将自己准备好的药跟医务车上的云南白药换了一下。

    云南白药对外伤疗效显著,这是医院的常用药。

    二者长得一模一样,都是白色的粉末,看不出来差异。

    魏诗雨赶紧把换下来的药装进自己的口袋里,离医务车远远的,等孙护士换好衣服出来,问道:“孙护士,你真的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坚持一下,等我换好药,回来就可以休息了。”孙护士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小心一点儿。”魏诗雨还特意叮嘱说。

    看着孙护士推着义务车去了乔一鸣的病房,魏诗雨的眼睛里面透出一种狡黠的光芒。

    直到看着孙护士换了药出了病房,魏诗雨才悄悄地溜走,然后给切尔西发了一条短信:“事成。”

    乔一鸣的身体恢复得很快,已经可以下床走路了。拗不过这爷俩的要求,程琳只好陪着他们一起下楼去花园里面转转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并肩坐在长椅上,看着乔斯澄在身边玩耍,两个人不约而同都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乔一鸣不着痕迹地朝程琳身边坐了坐,然后伸手揽住她的肩膀。程琳先是一怔,但是没有拒绝,顺势靠在了他的肩头。

    记得上一次在这里,是跟切尔西一起,那时候是陪生病的切尔西。程琳的心情没有此时这般宁静,因为她看不到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这样一幅岁月静好的画面,让她心里格外满足。

    程琳也开始承认,只有跟乔一鸣和乔斯澄在一起,才能让她快乐。而自己为了弥补切尔西,勉强自己跟切尔西在一起,是不会快乐的。

    一个不会快乐的人,怎么能够带给切尔西快乐呢?那样不仅是她一个人的痛苦,更会让切尔西感到痛苦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程琳终于下定了决心,跟切尔西坦白一切。她不能接受切尔西的感情,更不能跟他结婚。

    程琳深深地吐了一口气,仿佛心里轻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而程琳的变化,乔一鸣也看在眼里。她不再那么抗拒自己,重新接受了自己。

    楼上落地窗后面,切尔西双手握拳站在那里,看着程琳靠在乔一鸣的肩头。

    本来陪在程琳身边的人应该是他,这才过了多久,程琳就已经变了心。

    切尔西不服气,他为程琳付出了一切,可是程琳到头来还是选择了乔一鸣,那个曾经深深地伤害过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?觉得刺眼了?”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魏诗雨走进来,切尔西都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“你进来的时候,有人看见吗?”

    切尔西看了她一眼,然后又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很小心的。”魏诗雨回答道。

    魏诗雨当然知道切尔西在看什么,更能够明白他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很快,你就会如愿以偿了。”魏诗雨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那个药有效?”切尔西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办事,你放心。”魏诗雨说着抱住了切尔西,问道:“如果你的情敌没有了,你是不是就不需要我了?”

    切尔西没有回答,只是一把把她自己面前,掐住她的脖子,把她按在窗户上。他的脑海中想的却是,如果现在程琳在自己的面前,自己会怎么办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给出了答案。松开他的脖子,一把把魏诗雨的衣服撕烂,让她赤、裸裸的暴露在自己的面前,然后巧取豪夺。

    他只要一想到程琳日日夜夜都跟乔一鸣待在一个病房里面,而且程琳不会拒绝乔一鸣,他就变得更加暴躁和残忍起来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要打败一个男人,就要征服他的女人。而要征服一个女人,只需要打败他的男人。

    现在的切尔西,已经迷失了自己,不知道自己是为了打败乔一鸣而去争夺程琳,还是为了得到程琳,而去打败乔一鸣。

    他把魏诗雨当作了程琳,更加地粗暴起来。

    或许是程琳折磨他太久了,他需要找一种方式发泄出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