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96章 番外请相信我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今天的事情,就当没有发生过。我身后的人,既然可以调动你们,你们应该知道他的势力。我是他的女人,如果让他知道了,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魏诗雨警告道。

    这几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,没有说话,默认了。

    魏诗雨换了自己的车,又回到切尔西的别墅里,好好地洗漱一番,换了衣服,才赶往医院,又恢复了以前那副不施粉黛的职业女性模样。

    医院里面的人看到魏诗雨,都很诧异。因为大家都知道她当众杀人,按理说应该在监狱里面才对,为什么还能跟没事人一样在医院里面行走。

    而且她跟切尔西的关系,也众说纷纭。

    魏诗雨刚到自己的办公室里,就接到切尔西的电话,让她去自己的办公室一趟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这么大摇大摆地来?还嫌你闯的祸不够大?”切尔西怒气冲冲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让我来上班的吗?”魏诗雨很无辜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挺好,现在你去找乔一鸣和程琳,向他们道歉,请求他们的原谅,然后院方会对你做出公开处分,你要表现出诚心悔过的样子,这样子你还有可能继续留在医院里面。”切尔西说道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这家医院是你的,你才是医院最大的股东,只要你一句话,就可以让我留下,而且跟以前一样,不用受到任何处分。为什么要这么做?还要道歉,还要处分我?你忘记了我你还需要我做的事情吗?”魏诗雨很不服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蠢货!如果我出面维护你,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跟你的关系,你还能在医院里面待下去吗?你不去道歉,让程琳原谅你,你想等着乔一鸣再次起诉你故意杀人吗?你再逮进去,我是不会去救你了。”切尔西给她分析道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之前觉得她很聪明,很懂得顺势而为,现在怎么觉得她愚蠢到家了。

    魏诗雨一听切尔西的话,确实挺严重的。现在她跟切尔西也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,万一她惹恼了切尔西,切尔西把她抛出去,她就会更惨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都听你的。”魏诗雨说着上前抱住切尔西的腰。

    切尔西把她一把推开,问道:“你的事情处理完了?那几个帅哥可否满意?”

    被切尔西这么一问,又被狐疑地看着,魏诗雨不知道切尔西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,心虚地不敢与他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“嗨,你也知道,我找他们只是为了替自己出一口气。我那老公整天在外面找女人,我还不能找几个帅哥去刺激他一下。这不我收拾完那个无情无义的男人,就赶紧回来见你了,我现在可是分分秒秒想的人,都是你。”

    魏诗雨像是表忠心似的说道。

    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,至少她肯在自己面前低头,这是切尔西在程琳那里享受不到的待遇。

    切尔西刚把她压在桌子上,又犹豫了一下。魏诗雨像是知道他的担心一样,说道:“放心,我以后都不会再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切尔西这才放心地长驱直入。有时候**就像是一条毒蛇,一旦钻进心里了,很难再把它赶出来。

    魏诗雨穿好衣服,朝着切尔西挤了一个媚眼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来到乔一鸣的病房门口,听到里面传来一家三口的说笑声,深吸一口气,换了一副沮丧悔恨的表情,然后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听到里面的人让她进去,她才推门进入。

    一看到魏诗雨,程琳就紧张地站了起来,乔一鸣也记得,就是这个女人,要啥程琳,急忙把程琳往身边拉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,我本来早应该过来给你们赔礼道歉的,对不起,是我一时冲动了,伤害了你们。”魏诗雨一边说着一边朝着他们走过来。

    程琳赶紧把乔斯澄拉到身边,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在医院里面?你不应该在监狱里面吗?”程琳警惕地问道。

    她记得当时有人报警,后来警方找她做过笔录。程琳自然而然地以为,警方已经把魏诗雨给抓起来了。因为一直照顾乔一鸣的伤势,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,以为警方会处理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在监狱里面,不过我已经暂缓收押了。因为我还有一个需要人照顾的儿子,他得了白血病,很严重,我的丈夫对我们娘俩不闻不问,我是唯一一个能够照顾他的人。所以我申请了保释。但是我心里已经后悔了,我不应该因为自己的不幸,而去伤害你们。”魏诗雨说的情真意切,悔意深深。

    “哦?原来拉维斯的法律,可以这么随便。”乔一鸣有些不信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程琳也对魏诗雨的话半信半疑,因为毕竟他可是一个杀人犯。

    “真的,请你们相信我,也给我一次悔过的机会。一直以来我的丈夫殴打我侮辱我,对我们母子不闻不问,而我的儿子至今没找到合适的骨髓救命,随时都有可能死掉。而我一直在人前表现的生活很幸福的样子,其实我心里的苦,只有自己知道。”

    魏诗雨说到这里,忍不住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些,是你的家务事,跟我们没有关系,请你离开。至于你持刀杀人的事情,司法自然有断论。”乔一鸣一点儿都不为之所动,冷漠地说。

    程琳虽然有点儿同情她的遭遇,但是一想到她拿着刀刺向乔一鸣的那一瞬间,真的没有办法开口原谅她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的不肯原谅我吗?我真的是活的太辛苦了,一时间鬼迷心窍,才会做出这么傻的事情。我真想死掉算了,但是我死了,我的儿子就一点儿生的希望都没有了。郑医生,你也是做母亲的人,你应该能理解一个母亲为了孩子的心情。我真的是没办法,否则我真的会以死谢罪的。”

    魏诗雨见他们不肯原谅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跪着挪动到程琳的脚下,抓着她的裤腿忏悔说。

    程琳看她这样子,也很是可怜。作为一个母亲,她知道魏诗雨说的应该都是真的,因为一个母亲是不会拿自己孩子的性命开玩笑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