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90章 番外请你理解我
    饭后,程琳让乔一鸣陪着乔斯澄午睡休息,自己则去找切尔西。

    程琳在医院里面找了一遍,都没看到切尔西的额影子,有人说看见他开车出去了,

    于是又给他打了一通电话,结果没人接听。程琳正想回病房的时候,切尔西的电话打了过来,说他在餐厅吃饭,想让程琳陪他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电话里面,程琳已经听出来他落寞的语气,而且好像是喝了酒,说话跟平常有些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程琳赶紧答应了,嘱咐他不要喝酒了。因为上次酒驾的事故,在她的心里还是一个阴影呢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有告诉乔一鸣自己出了医院,害怕他担心。程琳自己打车去了切尔西说的餐厅。

    打了餐厅,程琳向服务员打听切尔西。切尔西的长相,一打听就问出来了。

    推开包厢的门,里面一张大大的圆桌子,桌子上是丰盛的美食,足够十个人的分量,可是只有切尔西一个人坐在那里,自斟自饮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别喝了!”程琳过去把他手里的酒瓶子给抢过来。

    切尔西已经喝的半醉了,抬眼看到程琳,挤出一抹勉强的笑,说道:“你来了,你终于来了,我以为你把我都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出来切尔西是在怪自己这么多天冷落了他,程琳解释道:“切尔西,对不起,这几天我忽略了你,可是你也知道,他伤的很重,需要人照顾,请你理解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理解你?他受伤了,需要你照顾,那他伤好了以后呢?”切尔西又问道。

    程琳被问住了,很久都没有说话,她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或者说,她以为现在这个样子很好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他伤好了,你们就一家团圆了,而我呢,什么都不是!”切尔西替程琳回答道。

    程琳的犹豫,不回答,让他更加肯定,程琳的心已经偏向乔一鸣了。

    切尔西说着又去抢程琳手中的酒瓶子,程琳不给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你听我说,你不要这样子。让我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好,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。”程琳一边躲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过,这一次一定会跟我结婚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可是结果呢?你不还是从婚礼上逃走,让我再一次成为大笑话。对,我就是一个大笑话,我在你心里一文不值。不管我对你多么好,你对我始终没有感情。”

    切尔西斥责着程琳,仿佛程琳就是一个背信弃诺的小人。

    “不,切尔西,我们是亲人,是朋友,我一直都把你当做我最好的朋友看待。”程琳解释说。

    “朋友?多么可笑的一个身份。我不稀罕做你的朋友!”切尔西愤怒地掀起桌布,就把一桌子的饭菜推到了地上,掉在程琳的脚下。

    程琳吓得往后一躲,还是溅到了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看着切尔西已经醉了,他脸颊绯红,双眼朦胧。程琳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劝他,她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发生到了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她本来是下定了决心的,可是总是发生一些让她始料不及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些年,她已经把过去的人和事,尽数封存在心底,尝试着去接受切尔西。可是现在过去所有的一切重新来到了自己的面前,而心里的那扇门被迫被打开。

    她想为了报恩跟切尔西在一起,可是一想到乔一鸣奋不顾身为自己挡刀那一刻,还有对乔斯澄的亏欠,她心里的天平就倾斜了。

    她也想再任性一回,与乔一鸣重修旧好,然后一家人团聚。可是每次看到切尔西这么伤害自己,她都不忍心看着他这样下去。

    程琳恨不得把自己劈成两半,让这两个男人都不要再伤害自己了。可是她没有这么大的能力,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。

    看着红了眼睛的切尔西,程琳知道,自己安慰不了他,也不能再轻易给他承诺了。一次次承诺,一次次失信,只会伤害切尔西更深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我先带你回去。”程琳说着再次上前,扶着切尔西要离开。

    切尔西却一把把她甩开,程琳连同酒瓶子一起摔在地上。酒瓶瞬间碎裂,而程琳的胳膊正好撑在玻璃渣子上。

    她疼痛地喊了一声,胳膊已经浸出血迹。要是往常,切尔西肯定很紧张地去查看他的伤口,可是现在切尔西正在气头上。

    心中闪过一丝不忍,可是想到程琳跟乔一鸣在一起时候有说有笑的场面,切尔西还是狠心地没有去帮她,自己晃晃悠悠地出了包厢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你喝醉了,先不要走,我陪你一起。”程琳喊着他,可是切尔西跟没有听到似的。

    程琳试了试,没有从地上站起来,好大一块儿玻璃碴子还留在她的肉里,她闭上眼睛使劲儿拔出来,瞬间鲜血往外冒,她疼得眼泪直流。

    等程琳追出去,已经不见切尔西的身影,而且他的那桌子帐,也已经有人结过了,据说是一个女人接走了切尔西。

    程琳有些担心,但是打切尔西的电话,已经关机了。她看着自己的伤口,只能先回医院处理一下。

    魏诗雨把切尔西扶到自己车上后座,然后快速驱车离开。

    切尔西喝的有些不清不楚了,虽然看到魏诗雨,第一反应是厌恶,但是自己的意识越来越不清楚了,糊里糊涂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魏诗雨看了一眼烂醉的切尔西,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没有带切尔西回自己的家,而是直接去了切尔西的家。她知道切尔西家的钥匙,就藏在门口的一块砖下面。

    费了好大的力气,把切尔西弄上楼,然后脱光光。然后魏诗雨从浴室进了浴室,给自己洗了一个香喷喷的澡,重新回到床上。

    她拿出自己的手机,对着切尔西的裸、体拍了三百六十度的特写,尤其是脸部,然后保存了n份备用,最后满意的放下手机。

    自从跟切尔西的那一夜之后,不知道怎么的,魏诗雨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那晚,想起切尔西的疯狂。

    他就是像是一头饥饿的狼,永远不知疲倦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