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89章 番外她两次从婚礼上逃婚
    “怎么了?说中你的心事了?你心爱的女人,现在正在病房里面陪着她的老公孩子,而你只能在这里生气,却什么也做不了。”魏诗雨不知死活地继续激怒切尔西。

    切尔西气的胸脯一起一伏的,连喘气声都像是在咆哮一般。

    “程琳是我的,是我的,谁也不可以抢走她,谁都不可以。”切尔西的额话,像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。

    魏诗雨看着这样的切尔西,像是一头狮子,她心里在笑,冷笑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让我好过,那大家都不要好过了。”

    魏诗雨在心里想着,站起来,慢慢的走到切尔西的身旁。

    只要有程琳在,她在切尔西的眼里就一文不值。还有程琳的丈夫,害死了她的孩子,让她一辈子都不能再生育了,她不会让他好过的。

    “郑雨涵,哦,不,应该是程琳,她两次从婚礼上逃婚,让你这个拉维斯的名人,成为全国的笑柄。现在还在医院里面,公开跟别的男人同吃同住,她根本没有想过你的感受,践踏你男性的尊严。你继续爱她,只会让自己一直难堪下去。”

    魏诗雨在旁边挑拨离间道。

    听得切尔西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浑身都在愤怒,都在咆哮。

    他承认,魏诗雨说得对,伤害自己真心的一直都是程琳。她说这一次一定要嫁给自己,可是一旦发生了事情,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只有乔一鸣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两个一样被爱深深伤害的苦命人,只有我才能理解你的心情,懂得你心里的苦。”魏诗雨说着从后面抱住切尔西的腰身。

    切尔西猛地站直身子,把她甩开,然后大步地离开办公室。

    魏诗雨看着他的背影消失,阴险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她疯了,是的,她已经疯了,她被男人逼疯了!就让大家跟她一起疯狂好了,越疯狂越好。

    病房里面,乔一鸣、程琳和乔斯澄正在其乐融融地吃饭。

    因为两个大人都有伤在身,小的又太小了,他们只好叫了外卖。

    乔一鸣提议请一个护工来照顾他们,可是程琳不同意,说不喜欢有外人在。

    乔一鸣都说了自己是妻管严,所以乖乖地听程琳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腹部的伤口很深,不能吃这么咸这么辣的,还是吃点儿清淡的吧,这个汤不错,多喝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乔一鸣想吃香辣兔肉,被程琳拦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你给我输了那么多血,你需要好好地补一补,这个兔肉你吃,还有这个红烧肉,多吃点儿,好好补补。”乔一鸣说着给程琳夹菜。

    “你别动,你还有伤呢。”程琳赶紧阻止乔一鸣。

    “哎,爸爸现在只关心妈妈,都不管我了。”乔斯澄在一旁吃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爸爸这不是给你夹菜嘛。”乔一鸣赶紧去弥补儿子,却被程琳给挡住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爸爸是病人,我们都要照顾他,你由妈妈一个人照顾就可以了。”程琳一边给这个小家伙夹菜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知道,爸爸妈妈都爱我,爸爸也爱妈妈。”乔斯澄鬼精灵地说。

    程琳瞪了他一眼,让他好好吃饭少说话。自己像是一个被说中心事的少女,竟然红了脸。

    切尔西就站在病房的窗户外面,听着他们一家三口的欢声笑语,内心就像是被刀割一样疼痛。从来没有见到程琳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,这么开心过,原来她的心一直都不在自己这里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院长,你怎么不进去?”有护士路过,问道。

    切尔西转身红着眼怒视护士一眼,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病房里面的三个人当然也听到了门外有人,程琳跟乔一鸣互相看了一眼,然后放下碗筷,等她出去,切尔西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程琳心里明白,现在乔一鸣的病情稳定了,自己是应该找切尔西好好地谈了谈了。

    再一次违背了自己的承诺,没有跟切尔西结婚。不过这一次,她想切尔西能够理解自己,因为毕竟是魏诗雨出来破坏的,而魏诗雨的所作所为,跟切尔西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看程琳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回来,乔一鸣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应该是切尔西来过了,但是没有进来。一会儿你们吃完饭,我去找他谈谈。”程琳说道。

    乔一鸣刚从生死边缘挣扎回来,还没有来得及细想,现在心中有很多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那个想杀你的人,到底是谁?她为什么要杀你?”乔一鸣问道。

    程琳叹了一口气,她是在替切尔西感到惋惜。一向洁身自好的切尔西,没想到在阴沟里翻了船。

    看程琳有些为难,乔一鸣继续说道:“你不说,我也会查清楚的,我不会让你身边有任何危险因素,更不会放过那些伤害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程琳看了一眼乔斯澄,让他去一边玩儿,不想他小小年纪就听到这些污秽的事情,然后把魏诗雨跟切尔西的恩怨给乔一鸣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乔一鸣一听不乐意了,阻止她说道:“呵,你还找他谈?这一次要不是他的烂桃花帐,害得你差点儿没命。他不来跟你道歉,你反倒要去找他?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,小气了吧。切尔西也是事出有因的,他并不是故意跟魏医生有染的。而且他已经很自责了,现在他不敢来见我,一定是觉得愧疚,所以我更要告诉他,我不怪他。”

    程琳说道。

    “跟别的女人有染,都不是故意的,你都可以理解他,还要劝慰他,那我犯得错误,你是不是也可以给我一次弥补的机会?”

    乔一鸣趁机为自己挽回清白。

    “一码归一码,切尔西是切尔西,你是你,不能混为一谈。”程琳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乔一鸣头疼,他怎么感觉切尔西犯得错误,比他要严重得多呢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您再斟酌斟酌,考虑考虑,要不要赦免小的罪过?”乔一鸣装作一个小厮的模样儿,征求程琳的意见。

    程琳噗嗤笑出来声,乔一鸣这种体格这种颜值当小厮,真的是要多滑稽有多滑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