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88章 番外薄情寡义的男人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出这么多汗?医生说你已经脱离危险了,有哪里不舒服?”程琳紧张地勉强支撑自己站起来,坐到床上,摸着乔一鸣的额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乔一鸣回答着握住了程琳的手,继续说道:“你怎么这么傻?自己身体不好,还要抽血给我。你要是倒下了,谁来照顾我和澄澄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多吃点儿饭就补回来了。你要是因为失血过多没有抢救回来,那我欠澄澄一个爸爸,怎么都赔不起。”程琳说道。

    “血!爸爸流了好多血!”乔斯澄突然指着床单大叫道。

    原来是乔一鸣的伤口崩开了,因为刚才他想起身去扶程琳的时候。可是他一直强忍着疼痛,不想让他们母子两个担心。

    正好医生和护士进来,问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你快给他瞧瞧,他的伤口流血了。”乔一鸣指着程琳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给她看,她刚才差点儿晕过去。”乔一鸣又指着程琳说。

    这个俩人让来让去的,让人家医生和护士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只是头晕,你的伤口崩开了,再流血,难道还想让我给你输血?”程琳肯定地说。

    果然乔一鸣被她说服了,接受治疗。

    “你们帮我换一间双人豪华病房,这里太小了太挤了。”医生帮乔一鸣处理好伤口,乔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医生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“你就跟我住在一个病房里面,我要监督你,不能再劳累了。”乔一鸣对程琳说。

    “除非你赶紧好起来,否则我要照顾你们一大一小,怎么能不累?”程琳反问。

    “好,我明天就出院。”乔一鸣说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程琳装出生气的样子威胁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听你的,谁让我愿意做一个妻管严呢。”乔一鸣主动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程琳白了他一眼,在儿子面前,还没有一点儿正经的。

    切尔西走在医院的走廊里面,脸色黑青,双拳紧握。现在最好不要有人靠近他,否则他一定会抓住暴打一顿,才能让他心里这口气发泄出来一些。

    一路上有人看到这样的切尔西,都是有多远躲多远。切尔西听到有几个小护士凑在一起说程琳的闲话,就那么往他们跟前一站,那几个小护士吓得花容失色,四处逃窜。

    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,切尔西暴躁地一脚踢上,双手抱着头歇斯底里地嘶吼几声。

    却听到对面传来声音:“怎么了?看到人家一家三口团聚不好过了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切尔西这才抬头看到魏诗雨。

    魏诗雨穿着病号服,坐在自己的办公位置上,面色苍白,脸上的笑意让她越发显得苍凉。

    “我在等你呀。”魏诗雨不慌不忙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滚!出去,立马给我出去!”切尔西大开门,吼道。

    魏诗雨捂着肚子,吃力地站起来,并不因为切尔西的不友好而生气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院长,你这么大吼大叫的,不害怕把同事们都叫来吗?”魏诗雨不动声色,却拿捏住了切尔西的软肋。

    切尔西瞪着她,下一刻使劲儿甩上了门。

    魏诗雨感觉体力不支,不过目的达到了,她重新坐下。

    切尔西跨了几步就到了她的面前,伸手掐住她的下颚,骨骼被挤压的发出咯咯声,问道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现在我的婚礼被你搞砸了,你开心了?”

    魏诗雨疼的脸都变得扭曲了,但是仍然想笑出来。他觉得眼前这个男人,愚蠢的可笑。

    “开心,当然开心,而且比我预想的还要开心。”魏诗雨努力地挤出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切尔西气的眼珠子都快掉下里了,他手上再次用力,真恨不得捏碎魏诗雨的下巴。

    魏诗雨疼的眼泪在眼睛里面打转,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没有流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如果你敢破坏我的婚礼,让你付出代价。”切尔西咬牙切齿地说。

    魏诗雨觉得下巴都要脱臼了,她伸手想要拿开切尔西的手,可是根本掰不开。

    切尔西看她说不出话来,就使劲儿甩开她的下巴,然后拿起桌上的纸巾擦了好几遍手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,让魏诗雨的心像是被灌了水一样,无法正常跳动。

    他真的这么讨厌自己?觉得自己很脏吗?

    “切尔西,你真是一个薄情寡义的男人,我们的孩子没有了,你都没有一点点的痛心和难过吗?他毕竟也是你的骨肉!”魏诗雨仰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早都告诉你打掉这个孽种,你竟然拿了我的钱,还欺骗我,留着这个孩子,打算继续威胁我吗?”切尔西厌恶地问道,可是心头仍旧莫名的难过了一下,这种情绪也只是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“对你来说他是孽种,可是对我来说,他也是我的孩子。我以为我会毫不在乎他的生命,可是我发现我做不到。”魏诗雨伤心地说着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告诉切尔西,她打算拿着个孩子去救自己另一个孩子,以此博得切尔西的同情。

    “你别痴心妄想,留下孩子,我就会顾念旧情。是你故意勾、引我,爬上我的床,我就当找了一次又鸟。”切尔西蔑视地说。

    魏诗雨紧握拳头,用尽全身力气砸在桌面上。所有的男人都看不起她,就连一向温文尔雅以医德无上标榜自己的切尔西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这下你满意了,孩子没有保住,是你的情敌乔一鸣害死了你的孩子,这是你第一个孩子,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掉了。而你也没有得到你想要的女人,她已经迫不及待头像了你情敌的怀里。”

    魏诗雨故意说这些话,激切尔西。

    “闭嘴,闭嘴,你给我闭嘴!”切尔西咆哮着,举起手就要打魏诗雨的大耳瓜子。

    果然切尔西大怒,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打过去,或许看在她是一个女人的份上,或许看在她刚刚死去的孩子的份上。

    切尔西双手撑在桌面上,身子前倾,怒视着魏诗雨。如果他是一头野兽,此时一定张开血盆大口,一口把魏诗雨吞下肚子,把她嚼得凌乱不堪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