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87章 番外这关系太乱了
    “一鸣,一鸣,一鸣……”程琳反应过来,喊着乔一鸣的名字就要下床,却被切尔西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躺下,别动,还在输液,你身体太虚弱了。”切尔西按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可是程琳执意要下床,毫不犹豫地拔掉了自己手上的输液管子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切尔西斥责她这种不爱惜自己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看一鸣,他伤的很严重。他在这里无亲无故,没有人照顾他。”程琳说着还是要下床。

    虽然两条胳膊被切尔西按着,但是腿已经下床了。

    切尔西直到拗不过她,只好随她得意。看到程琳这么在意乔一鸣,切尔西的新娘如针扎一般疼痛。

    他后悔自己真的是太仁慈了,上一次因为对程琳的承诺,一时心软放过了乔一鸣,让他出来破坏自己的婚礼,否则哪里有后面这么多事情。

    程琳晃晃悠悠地出了病房,见到护士抓着问道:“你知道乔一鸣的病房在哪里吗?”

    “606。”护士一愣回答道。

    小护士看着程琳为另外一个男人担心着急的样子,真为切尔西感到不值得,然后又看到切尔西追着程琳在医院里面跑。

    切尔西只是跟着她,并没有上前拦住她或者跟她一起。明知道她心里装着另外一个男人,自己在她的身边显得那么多余,可是还是忍不住。

    程琳推开606病房,看到乔斯澄站在乔一鸣的病床前,而乔一鸣还在安静地睡着。

    切尔西看着她走进病房,自己却转身走了。知道她平安进去就好,自己进去,只能给他们一家三口当电灯泡。

    现在程琳的心完全在乔一鸣身上,他说什么都不管用。

    “澄澄,你爸爸怎么样了?”程琳问道。

    乔斯澄转身看到妈妈,跑着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程琳踉跄了一下站稳,抱住乔斯澄安慰道:“没事别怕,爸爸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爸爸一直睡一直睡,我叫他他也不醒。”乔斯澄说着就想哭。

    “宝贝不哭,不哭,爸爸太累了,他想多睡一会儿,我们陪着他就可以了。”程琳说着拉着乔斯澄的手走向病床。

    她看到乔一鸣的手在被子外面,担心他冻着,小心翼翼地把他的手放进被子里面。

    很久很久,没有这样安静地仔细地端详过乔一鸣了。三年多过去了,他依然那么帅气,眉眼分明,棱角清晰而不锋利。

    他睡着的时候,睫毛就像是两把扇子,浓密又长。都说这样的男人花心,可是乔家的男人多情但是不滥情。

    乔斯澄也随了乔一鸣的长睫毛,如果只看眼睛,漂亮的就像是一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乔一鸣的输液瓶子要见底了,程琳按响了床头铃。

    有护士进来换药,看到他们一家三口,好不和、谐,忍不住问道:“郑医生,这个小孩儿这么可爱,是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儿子。”程琳毫不避讳的回答。

    护士吃惊的差点把手中的瓶子掉在地上,真的是今天听到的最劲爆的消息了。

    程琳直到会有这种结果,但是她不想藏着掖着。乔斯澄确实是她的儿子,以前她不想面对自己的过去,可是过去的人和事,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,逃避是没用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乔斯澄,对他有太多的亏欠,如果现在连承认他的勇气都没有,对他将是更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“郑医生,没想到你有这么大一个儿子了,以前从来没听说过。”小护士磕磕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都是一些往事了,我也没想到他们会来找我。”程琳说着摸摸儿子的头。

    虽然最近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,但是自从乔一鸣和乔斯澄再次出现,她才觉得生活有了温度,自己重新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过去的三年,她都在逃避着,将就着过活,生活虽然平静,但是感受不到一丝波澜和真正的快乐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是?”小护士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没想到程琳没有拒绝回答,很坦然地说道:“我孩子的爸爸。”

    是的,他是乔斯澄的爸爸,但是说是自己的丈夫,那是以前的。

    护士唏嘘不已,这关系,太乱了。在她认为,是前夫跟儿子跑来找程琳,而程琳要嫁给切尔西,就上演了这样一出感情纠葛的大戏,狗血,真狗血!

    乔一鸣慢慢得睁开眼睛,感觉到腹部传来一阵阵疼痛,连呼吸都是痛的。

    不过发现自己还活着,乔一鸣感到很幸运。其实他也很害怕,害怕自己死了,那程琳就真的成了别人的老婆,而自己的儿子也要给别人当继子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醒了?”乔斯澄惊喜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程琳也看到了,欣慰不已,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醒了就好,醒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乔一鸣深呼吸一下,才忍着疼痛开口。

    “瞧你们俩的红眼眶,我要是还不醒过来,你们的眼睛就要遭殃了。”乔一鸣开玩笑说道。

    程琳看他还能开玩笑,应该是没有大事了,这才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“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去。”程琳说着站起来,头一晕,赶紧扶住了桌子才没有倒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乔一鸣紧张地起来去扶她,可是腹部的疼痛,让他根本起不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澄澄,快去扶你妈妈坐下。”乔一鸣又指挥儿子道。

    乔斯澄已经在程琳的身边,可是他的身高还不到程琳的跨的部位,想扶她也用不上力呀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我坐一下就好了。”程琳说着小心的移到凳子旁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叫医生过来给你检查一下。”乔一鸣刚说完,发现了不对劲,程琳怎么穿着病号服?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为什么穿病号服?是不是你也受伤了?”乔一鸣一连串问题抛出来。

    程琳摇摇头,表示自己没事。

    乔斯澄说道:“爸爸,是妈妈把她的血抽出来,然后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乔一鸣感觉眼中有东西遮住了眼睛,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,指挥儿子道:“澄澄,帮爸爸按一下铃。”

    “好滴。”乔斯澄开心地去按铃,叫医生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乔一鸣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留下来,程琳吓了一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