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86章 番外这是我自愿的
    他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,万一乔一鸣在手术台上出了什么意外,那么他最想见到的一定是孩子,一定不能让他留下遗憾。

    “好,去维纳斯国际酒店。”程琳看着切尔西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,开车。”切尔西走向车库。

    “快点儿,再快点儿!”一路上程琳不停地催促。

    切尔西知道,一定跟乔一民有关系,但是他什么也没有问。这时候只有按照程琳说的去做,他问得多,只会惹来程琳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到了酒店,程琳冲下车就去前台问乔一鸣的房间号。

    她能想到的,乔一鸣应该把乔斯澄一个人安置在酒店里面,自己去参加的婚礼。

    酒店服务员看着狼狈奇怪的程琳,面面相觑,差点儿把她赶出去。

    还是切尔西出面,拿出自己的证件押给前台,说明他们的来意,酒店才给查了乔一鸣的房间号,并且陪同他们一起去了房间。

    打开房间,就看到乔斯澄一个人坐在房间里面一边看动画片一边吃零食,一副乐不思蜀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妈妈。”乔斯澄转头看到程琳,兴奋地跳下凳子,跑过来。

    可是看清楚程琳一身血,就止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怎么了?”乔斯澄指着她身上的血迹问道。

    “先别问,跟我走。”程琳上前两步,拉起乔斯澄的手就要走。

    酒店工作人员却拦住了她,经过再三确认,他们确实是母子关系,才放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“妈妈,到底怎么了?爸爸说,让我在房间里面等他,任何人敲门都不要开,他很快就回来了,可是到现在都没有回来。”乔斯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带你去见爸爸。”程琳说着就红了眼圈。

    乔斯澄感觉好像不对劲儿,担心地问道:“妈妈,是不是爸爸出事了?”

    程琳忍不住哭了出来,然后忍着哭腔说道:“爸爸在医院里面,做了一个小手术,不过爸爸肯定会没事的。我们去陪他,你给他加油,让他快点儿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会的,爸爸最爱我们了,只要我去了,爸爸就会好起来。”乔斯澄小脸凝重,却忍着自己的悲伤,这样说像是在安慰程琳。

    到了急救室门口,看到很多护士进进出出的,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程琳抓住一个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她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,这么慌乱的场面,难道乔一鸣病危了?

    “医院血库里面的血不够了,病人急需输血,我们在调血。”护士回答完,甩开程琳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“抽我的血,我是万能型的。”程琳有抓住刚出来的杜大夫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身体没问题吧?”杜大夫确定道。

    “没,一向很健康。”程琳撸起袖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走吧。”杜大夫说着带着程琳去抽血。

    切尔西却担心她的身体,拦住了程琳,问杜大夫道:“需要多少血?”

    “三千毫升。”杜大夫回答。

    “不行,太多了。”切尔西不同意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自愿的,我愿意献血,哪怕是付出我的生命我也愿意。”程琳决绝地说,甩开切尔西。

    切尔西恨不得用自己的血,也不想程琳伤害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最近的血库在哪里?马上调血,马上!”切尔西知道阻止不了程琳,朝着杜大夫吼道。

    “在调血在调血,可以先抽一部分,等到血调过来,就好了。”杜大夫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快点儿,马上抽血。”程琳催促道。

    她心急如焚,她亲眼看到乔一鸣留了多少血,不及时输血,他会失血过多造成器官衰竭的。

    乔斯澄跟着程琳去抽血,被程琳制止了。她不想儿子这么小,就看到血粼粼的场面。

    抽完血,程琳感到阵阵头晕,不过她还是坚持住,换了一身干净的病号服,至少不让自己看起来那么恐怖,然后坚持去急救室门口等乔一鸣出来。

    最近以来,她都茶不思饭不想,晚上还睡不好觉,身体已经很虚了。虽然只抽了两千毫升,她已经面色苍白,毫无气力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脸色不好看,坐下歇一会儿。”乔斯澄赶紧扶着程琳坐下。

    切尔西早已经准备了高糖食物,递给程琳。可是程琳压根都吃不下去,一直盯着急救室门口,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手术室的灯熄灭,程琳和乔斯澄赶紧上前。

    乔一鸣被推了出来,但是仍然没有清醒。

    “杜大夫,他怎么样?”程琳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幸不辱命,已经脱离危险了,好好修养。”杜大夫松了一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爸爸,爸爸……”乔斯澄不停地喊着。

    “谢谢杜大夫,谢谢,谢谢。”知道乔一鸣没事了,程琳开心地再次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程琳说完这句话,自己也倒了下去,幸亏一旁的切尔西及时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……”乔斯澄又扭头喊晕倒的程琳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看到爸爸倒下,而且妈妈也倒下了,这种惊慌害怕充满了他的心灵,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切尔西抱起程琳往诊室去,乔斯澄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,最后跟着乔一鸣去了病房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魏诗雨从手术室里面出来的比乔一鸣早半个小时,但是她的结果没有那么理想。

    孩子没有保住,流掉了。而且她的子宫收到损伤,很可能一辈子都不能再怀孕生子了。

    魏诗雨大哭不止,死的不仅仅是这一个,还有他另外一个儿子,她还指望着这个孩子能挽救他哥哥的性命。

    现在全没了,全没了。如果他的儿子再死掉,她将失去做妈妈的权利,这对一个女人来说,何其残忍!

    她的哭声响彻病房,回荡在走廊上,有些瘆人。医院里面已经流言纷纷,关于魏诗雨和切尔西的关系,关于切尔西、郑雨涵和乔一鸣的三角恋。

    程琳从一场噩梦中醒来,睁开眼睛看到了床边的切尔西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乱了,都乱了,切尔西才是那个最终被命运一次次玩弄的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