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85章 番外我是他老婆
    程琳一遍一遍地鼓励乔一鸣,给他活下去的动力。

    担架终于去了复返,看着他们抬乔一鸣,程琳紧张地不行。

    “你们小心一点儿,轻一点儿,他身上还有刀子。”程琳叮嘱护士道。

    程琳跟着担架就要走,被切尔西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他有医生和护士照顾,你别去了。你刚才受到了惊吓。”切尔西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要去,我要陪着他,看到他没事为止。”程琳倔强地挣脱开切尔西,跟着担架一起上了救护车,一路上还在不停地鼓励乔一鸣。

    不管他听得见听不见,程琳相信,他一定听得见,一定不舍得离开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像他这么优秀的男人,怎么可以英年早逝?简直是天理不容!

    一旁的魏诗雨看到程琳如泣如诉的样子,忍着自己肚子的剧痛,嘲讽道:“郑医生,这个男人跟你什么关系?让你哭的要死要活,再一次把切尔西一个人扔在了婚礼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你这个恶毒地女人,我跟你无冤无仇,你为什么要杀我?”程琳严厉地反击道。

    魏诗雨却笑了笑,现在她觉得自己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了。

    是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切尔西深深爱着的女人,原来真正爱的,是另外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说打底,切尔西也是一个傻瓜,明明知道这个女人不爱他,还想方设法跟她结婚。一次结不成,就结第二次。

    “要是早知道是这样子,你不爱切尔西,我就不会娶杀你了。让你们结婚,然后看着你们婚后怎么互相折磨,到时候我就要看看,你这个宠儿,会不会还过得一样幸福。”

    魏诗雨说着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疯子,变态,神经病!我会告你故意杀人,让你一命抵一命!”程琳恶狠狠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告我?我怕你告了我,也看不到我的结局了。因为我怀孕了,拉维斯的法律规定,不能对孕妇实行拘捕和监禁,这个你应该知道吧?”

    魏诗雨说完很是得意,这一切都是她提前计划好的,然后她继续说道:“即使我生完孩子坐牢了,我的孩子还会由他的生父抚养,并且允许我哺育。到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就团圆喽。”

    程琳不懂,魏诗雨为什么这么得意。据她所知,魏诗雨是有家庭和孩子的女人,如果为了跟切尔西的一、夜、情,不至于做出这么疯狂的行为。

    魏诗雨接下来的话,让程琳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肚子里孩子的生父是谁吗?是切尔西。”魏诗雨直言不讳地说。

    救护车上还有其他的医生护士,听到这个消息,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程琳皱了皱眉头,原来如此。大概是因为切尔西不愿意承认她肚子里的孩子,所以魏诗雨恼羞成怒,才起了杀心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做,值得吗?你还有丈夫和孩子,你这样做把他们置于何地?”程琳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丈夫?一丈之内才叫丈夫,我早就没有丈夫了。至于我的孩子,他就是一个短命鬼,这一次如果还不能救回他,就说明他真的不该活在

    世上。”魏诗雨说着眼角竟然挂上了眼泪。

    即使他在狠心,也是一个母亲,提起自己苦命的孩子,也忍不住流眼泪。

    程琳不懂她在说什么,也没有心情听她的家务事。已经到了医院了,因为乔一鸣本来就在担架上躺着,所以最先被抬下了车,送进了急救室。

    程琳在外面焦急地等着,一个小时过去了,可是还没有出来。等待尤其漫长,但是她又不希望里面突然出来个人,告诉她什么不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谁是病人家属?”里面杜大夫出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。”程琳毫不犹豫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杜大夫看了看程琳,问道:“郑医生,你跟病人是什么关系?现在需要病人在手术单上签字,需要直系亲属或者配偶才有这个权利。”

    程琳咬了咬嘴唇,她知道时间就是生命的,耽误一秒钟,乔一鸣的危险就大一分,于是肯定得回答道:“我是他老婆。”

    这个回答让杜大夫大吃一惊,大家都是一个医院的,都知道郑雨涵是单身,而且跟切尔西院长关系匪浅,现在怎么成了一个有夫之妇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杜大夫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确定,肯定。”程琳回答。

    “好,那签字吧。”杜大夫给她一个手术声明书。

    程琳大概看了一眼,基本都是那样子,就是手术有风险,但是她相信医院的水平,也相信杜大夫的医术,更加相信乔一鸣有超强的求生意志。

    为了给乔一鸣争取时间,她快速地签完字,递给杜大夫。

    她签的不是郑雨涵,而是程琳。是的,程琳是乔一鸣的合法妻子,而郑雨涵不是。

    杜大夫看了一眼签名,没有问为什么,转身就去手术,这是他的职业素养所在。

    “杜大夫,求求你,一定要救活他。”程琳恳求说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会尽全力。”杜大夫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程琳坐立难安,不停地在走廊上踱步。她还穿着那件带血的婚纱,在医院这种地方,看起来很是另类。

    突然走着走着,被婚纱的裙摆绊了一下,她心里烦极了,干脆弯下腰撩起裙子,使劲儿一扯,就把纱裙摆撕了一半下来,原本的曳地长裙,瞬间成了中长款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起来,今天没有看到乔斯澄,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。

    也没有听说过乔一鸣在拉维斯有什么亲戚朋友,可以托管小孩儿的。她一直努力思考着乔斯澄会在什么地方,突然想起来什么,她转头就跑。

    只顾着低头跑,一转弯就跟对面的人撞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琳,你去哪里?”切尔西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事。”

    程琳连抬头看都没有,说着绕过切尔西跑了。

    切尔西跟在后面,看到程琳在路边打车,追过去问道:“你去哪里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程琳觉得切尔西送自己过去,应该是最快的了。越快越好,找到乔斯澄,把他接来,在还来得及之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