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84章 番外你千万不要死
    切尔西正转注地低头戴戒指,程琳的目光却盯着乔一鸣的方向。

    乔一鸣仍然正襟危坐,双手放在膝上,与程琳四目相对,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。在程琳看来,他大有随时冲上来的冲动。

    台上的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从人群中冲出来的魏诗雨,而在台下的观众各个错愕不已的时候,乔一鸣站起来,从另外一个方向也冲上了台上。

    程琳大惊,她以为乔一鸣真的坐不住了,冲上来再次搞破坏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乔一鸣先从切尔西身边擦过,然后用力撞向还不知道自己处在危险之中的程琳。

    程琳被撞到了一旁,跌倒在地,而魏诗雨手中的刀子直直地插进了乔一鸣的肚子,顿时鲜血侵染了他的白衬衣,他的西装外套。

    等切尔西和程琳反应过来,乔一鸣已经疼得额头大汗淋漓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魏诗雨看自己没有伤到程琳,想要拔出刀子,再次奔向程琳。乔一鸣识破她的诡计,用尽所有的力气,一脚将她踢了出去,离程琳远远的。

    正好踢在肚子上,魏诗雨捂着屋子倒在地上,一副惨痛的样子,不一会儿身下就流出殷红的血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?你怎么样?乔一鸣。”

    程琳反应过来,跑过去的时候,乔一鸣已经倒在地上,肚子上还插着那把刀。

    程琳下手想去帮他止血,可是又不敢轻易去碰那把刀,害怕自己处理不好,危及到乔一鸣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就好。”乔一鸣咬牙说完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傻?为什么替我挡这一刀?你知道不知道你会死的?你死了,澄澄怎么办?他不可以没有爸爸,澄澄不可以没有爸爸。”

    程琳哭着说着,眼泪滴在乔一鸣的脸上。

    乔一鸣伸手想帮程琳擦眼泪,可是抬了抬手,又放下了,他实在没有力气,稍微一动,就疼的要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别动,我送你去医院。”程琳说着,朝着台下的同事们喊道:“救护车,帮我叫救护车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叫救护车了,很快就到。”有反应快的同事回答道。

    切尔西的脸色很难看,没想到自己千防万防,还是没有防备周全。这一次乔一鸣不出来捣乱,可是魏诗雨来了。

    自己早就防着她了,让她去国外学习把她支开,没想到她竟然偷偷地回来了,还整出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切尔西怒气冲冲地走向魏诗雨,质问道:“贱人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切尔西,救我,救我。”魏诗雨疼的直冒冷汗,伸手抱着切尔西的裤管,向切尔西求救道。

    “你该死,死有余辜!”

    切尔西冷漠地说着,把她甩开。

    魏诗雨的身体偏了一些,身下的血已经往外淌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家都好奇,魏诗雨是怎么了?按理说,刚才被乔一鸣踢了一脚,但是也不至于流这么多血。

    毕竟是同事一场,在场的有些人上前来问道:“魏医生,你怎么了?你流血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怀孕了,切尔西,救我。”魏诗雨仍然对着切尔西求救。

    切尔

    西紧皱着眉头,像是在思考她的话几分是真。

    难道她那一次没有打掉孩子?切尔西猜到这个,心中的怒气更盛了,这个女人,真的该死,恨不得现在就让她去死。

    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切尔西还是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程琳压根顾不得魏诗雨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,她抱着乔一鸣,担心极了,救护车还没有来,他已经流了汗多的血。

    “一鸣,你坚持住,一定要坚持住,澄澄还在等你,他需要爸爸。”程琳试图激发乔一鸣的求生意志,让他坚持住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不要担心。比起我,澄澄更需要妈妈,我也需要你活着,我不会让你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乔一鸣说完这些话就晕了过去,倒在程琳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一鸣,一鸣,你醒醒,一鸣,你千万不要死。”

    程琳哭着喊着,却不敢有太大的动作。

    作为医生,她有基本的常识,现在不能让乔一鸣的身体受到震动,否则会让他更加危险。

    程琳觉得一阵阵心痛,这把刀比扎在自己身上还要痛。她哭的像个孩子,难过无助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终于明白,也敢面对自己的内心,自己仍旧爱着乔一鸣,而且与以前一样,丝毫不减。

    她压抑了自己的爱这么多年,在这一刻再次爆发。

    爱之深,恨之切。这些年,仇恨蒙蔽了自己的眼睛,让自己在爱恨之间徘徊,从来没有真正的快乐过。

    而能让人快乐的,只有爱,不是恨。

    雪白的婚纱,沾染着乔一鸣的鲜血,这更像是他们两个人的婚礼,以血盟誓。

    救护车来了,看到地上有两个躺在血泊中的来,可是是抬来一个担架。

    “快,在这儿,在这儿,他晕过去了。”程琳朝抬担架的护士说道。

    可是魏诗雨还在苦苦哀求切尔西:“切尔西,救救我,救救孩子,求求你,救救我们。”

    切尔西一动也不动,只是愤怒地盯着魏诗雨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一个都不想救,让破坏他婚礼的人都去死。

    见求切尔西没用,魏诗雨转而抱住抬担架的护士的腿,哀求道:“求求你们,救救我,我怀孕了,再晚就要一尸两命了。”

    抬担架的护士左右为难,那一边程琳还在不停地哀求:“他中刀了,流了很多血,已经晕过去了,你们先救他,否则他会死掉的。”

    前来营救的医生护士权衡再三,见切尔西作为院长也不说话,而魏诗雨又是一个医院的同事,并且妇女本来就是弱势群体,况且还怀着孩子。

    所以担架停在了魏诗雨面前,她被人抬上了担架。

    “郑医生,我们马上回来救另外一个。”护士不忘记对程琳说道。

    程琳见他们先救了魏诗雨,只有请求乔一鸣自己坚强一点,多坚持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一鸣,你坚持住,再坚持一会儿,担架很快就来了,你一定要挺住。你想想,你还有爸爸妈妈,还有澄澄,澄澄还那么小,他不能没有爸爸。如果你为了救我死了,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的。所以你一定要坚持下去,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