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83章 番外我是一个要结婚的女人
    “我是一个要结婚的女人了,不应该这样做。”程琳咬破了乔一鸣的嘴唇,才阻止了他。

    乔一鸣丝毫觉察不到疼痛,竟然有一丝甜蜜,说道:“你的身体出卖了你,你的身体比你心更加诚实。”

    “别再说了,让我明天做一个安心的新娘。”程琳的心上下翻滚着,找不到一个落脚点,被乔一鸣搅动地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乔一鸣最后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,道一句晚安,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程琳没有耽搁片刻,快速跑向别墅里面,她害怕自己再驻足,就真的离不开了。

    二楼,切尔西站在窗帘后面,亲眼目睹了这一幕。他们拥抱在一起,亲吻在一起。

    如果有一杆枪,切尔西一定会瞄准乔一鸣的头部,让他一枪毙命。

    切尔西紧握着拳头,指甲陷入肉里面,鲜血直流,却也没有感到疼痛。

    程琳跑进去,正好撞见切尔西在客厅里面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这么晚,还没有睡?”程琳先是一愣,然后问道。

    她不是一个擅长掩饰的人,所有的惊慌失措都已经写在脸上了。

    “我在等你,怎么回来这么晚?我给你打电话,你不接,我很担心你。”切尔西回答道。

    程琳这才拿出手机一看,很多歌未接电话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切尔西,我手机静音了。整天都在陪澄澄玩,没有注意看。”程琳抱歉的说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”切尔西仍然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,笑意盈盈地说。

    “早点休息吧,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忙。”程琳说着避开切尔西的目光,跑上楼去。

    切尔西的笑容却在这一秒跨了下去,整张脸都变得狰狞难看起来。他不能在程琳面前表现出什么破绽,至少在婚礼之前。

    程琳又是一夜未眠,耳鼻间总是环绕着乔一鸣的味道,淡淡的烟草味。

    她说服自己那是切尔西身上的味道,可是又骗不了自己,因为切尔西根本不抽烟。

    乔一鸣和切尔西都有一个不眠的夜晚,各怀心事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婚礼,与以前不同的是,有花车直接到别墅来接程琳和切尔西去酒店举行婚礼,就省去了接亲的环节。

    切尔西和程琳,各自在房间里面收拾妥当,走出房门。

    看到切尔西,程琳微微一笑,略显勉强,她自己都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“天啊,你的黑眼圈怎么这么重,昨晚没有睡好吗?”切尔西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再回去补补妆。”程琳说着要回去,去被切尓西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不管你什么样子,在我心里都是最美的。”切尔西说着吻了程琳的手背。

    程琳挽着切尔西的额胳膊,走出别墅,门前已经有列队欢迎祝福的朋友们了。

    切尔西与他们一一打着招呼,程琳一路配合地笑着。

    越是离婚礼的地点近,程琳的心越是跳的厉害。上一次自己是无比平静地,可是这一次总是觉得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她不停地深呼吸,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切尔西发现她的动作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有点儿紧张。”程琳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有我在,不用紧张,只要你今天不跑,我们一定可以把婚礼进行完。”切尔西半开玩笑地说,显然上次的婚礼事故在他心里留下了阴影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程琳主动握住切尔西的手,像是给他保证一样。

    切尔西笑笑没有说话,昨晚那一幕还在他的脑海中浮现。他更加确定,程琳是因为感恩和愧疚才嫁给自己的。

    每一次,自己去亲近她,她都表现的很排斥,可是对乔一鸣却没有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样,她都是我的,谁也抢不走。”

    切尔西想着,不由得握紧程琳的手,程琳吃痛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走神了。”切尔西赶紧道歉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程琳心虚地说。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,她总有一种预感,觉得切尔西好像知道点儿什么。

    到了婚礼地点,宾客已经到齐了。切尔西希望这次婚礼能够简单快速又严肃地举办,所以特地通知大家准时到场。

    这一次切尔西特地换了一家酒店,因为觉得上次那个酒店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情有点儿晦气。

    哎,本来就是他们三个人的感情纠葛,酒店却无缘无故背了锅。

    站在舞台的正中央,与切尔西携手而立。

    这一次切尔西没有请司仪,婚礼只有新人宣誓和互换戒指环节。

    切尔西为了这次婚礼顺利举行,真的是煞费苦心。

    程琳的目光有些躲闪,心里总是不太安定。无意中往台下扫了一下,却看到了乔一鸣正襟危坐在当中,只是乔斯澄不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乔一鸣与她的目光交汇,露出一抹笑意。程琳的心却一紧,难道她这么不安就是因为乔一鸣?乔一鸣在,不知道一会儿又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程琳朝乔一鸣轻轻地摇了摇头,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,乔一鸣仍然回之以微笑。

    正在讲话的切尔西,好像注意到了程琳的一些列动作,当然他也看到了乔一鸣,不过切尔西今天也早就有所准备。

    如果今天乔一鸣敢破坏他的婚礼,他就会让乔一鸣命丧当场。

    宣誓的环节,切尔西望着程琳,情真意切地说完,程琳竟然忘词了,引起台下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大家,她太激动了以至于早就准备好的台词都记不住了。”切尔西宠溺地摸摸程琳的头,为她解围。

    程琳尴尬一笑,她的一颗心都在悬着,根本就记不住那些誓词。

    切尔西递给程琳一张纸片,程琳才对着纸片,磕磕巴巴地把誓词给读完了。

    又到了交换戒指的环节,程琳忍不住瞄了乔一鸣一眼。只见他还是那个坐姿,只是脸上的表情很严肃,目光很空洞。

    千万不要上来,千万不要来,千万不要上来。程琳在心里默念着。

    切尔西先拿起女戒,然后抬起程琳的手,准备给她戴上。

    突然,宾客中冲出一个人来,直接冲到了台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