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80章 番外我想跟你单独谈谈
    “我只是说了一些事实而已,你放心,只是一点点,顺便帮你检验一下郑医生对你是不是真心的。果然女人就是会装,当着我的面,表现的若无其事,回去就对你发飙了。哈哈!对你发飙,说明人家那是在乎你。如果不在乎你,她才不会生气呢。”

    魏诗雨不急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切尔西一愣,他刚才还在庆幸,程琳没有追究。现在被魏诗雨这么一提醒,他有些那么的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按理说,如果是一个深爱自己的女人,知道了这种事情,不应该很伤心很难过,大哭大闹才对嘛。

    可是刚才程琳的反应,除了寡言少语,对自己并没有责怪的意思。

    切尔西的心里,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,刚才还在窃喜,现在却有点儿愤怒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跟程琳在一起这么久,都没换来她对自己一点点的感情?

    “切尔西,切尔西……”魏诗雨听他不说话,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,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,少给我出幺蛾子,否则我会让你后悔的,不仅身败名裂!”切尔西咬牙切齿的说。

    魏诗雨虽然有点儿害怕切尔西的势力,但是自己手中又不是没有他的把柄,大着胆子回答道:“身败名裂?切尔西,发生一、夜、情的又不是只有我?利用手中的权利让我坐上主任的位置的,又不是我?让我制造假病例的又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威胁我?”切尔西说着恨不得一巴掌怕死魏诗雨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我也不想这样子的。你对我这么绝情,毕竟我们曾经也那么契合,我还怀过你的孩子。”魏诗雨可怜兮兮地回答。

    切尔西已经气的不行了,这个女人没完没了纠缠自己,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一样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切尔西就对魏诗雨做了安排。以医院的名义,派几名医生去国外学习,魏诗雨作为新上任的主任,自然在其中,而且必须在明天启程,片刻不能耽误。

    魏诗雨接到通知的时候,知道这是切尔西故意的,但是她不能直接拒绝。毕竟她还想保住自己主任的位置,还想继续在医院待下去。

    所以魏诗雨特地给切尔西发了一条短信:“再见!提前恭喜新婚快乐。”

    切尔西做终于松了一口气,这个讨厌的女人总算是弄走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还算是识时务,毕竟她还有一个重病的儿子需要她养活,所以她不想失去目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正在切尔西稍稍放心地时候,乔一鸣带着乔斯澄不请自来。

    作为主人,面对未婚妻的前夫,还要表现出大度。

    “乔先生,今天来是祝福我们新婚大喜吗?”切尔西表面上洋洋得意,内心却在打鼓。

    “程琳呢?我要跟她说话。”乔一鸣问道。

    “找我的未婚妻,是不是的经过我的同意?”切尔西反问。

    程琳从楼上下来,看到这两个父子,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“妈妈。”乔斯澄跑向程琳。

    程琳把他抱起来,亲了又亲,一天不见,十分想念,心肝宝贝,真想时时刻刻都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乔一鸣绕过切尔西,就要走向程琳,却被切尔西给拦

    住了。

    程琳赶紧上前来调停,真的害怕这两个大男人大打出手,她真的受不了他们两个动不动就打架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住手。”程琳说着问乔一鸣道:“你来找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跟你单独谈谈。”乔一鸣回答道。

    程琳看了一眼切尔西,然后答应了乔一鸣:“我们出去谈。”

    切尔西心里慌张极了,只要程琳不在他的视线里,他都觉得什么都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“琳,你要跟他去?”切尔西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程琳先让乔一鸣带着乔斯澄出去,等她,她要跟切尔西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你放心,我去是跟他说清楚,做最后的告别。以后我们生活在一起,再也没有障碍了。”程琳安抚切尔西道。

    虽然切尔西很不放心,但是不得不放程琳出去。

    程琳上了乔一鸣的车,一家三口开出了切尔西别墅的范围。

    切尔西看着车子消失,手慢慢收紧,真想把程琳长车上拉下来,揍乔一鸣一顿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真的要嫁给那个叔叔吗?”在车上乔斯澄问程琳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这是妈妈答应过人家的,一定要做到。”程琳不想欺骗乔斯澄,孩子慢慢得会明白的。

    “可是,那我就没有妈妈了。”乔斯澄的小脸苦的跟苦瓜似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你永远是妈妈的孩子,妈妈会去看你的。”程琳说着把孩子紧紧地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车子停在一处僻静的地方,乔一鸣让乔斯澄在车里面玩耍,他跟程琳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可不可以推迟婚期?我还需要一段时间做一些事情。”乔一鸣看着程琳的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,我不能伤害切尔西第二次了。”程琳毫不犹豫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两天,最多两天,可以吗?如果两天后,你的决定还是没有改变,我不会再拦着你了。”乔一鸣恳求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明天,还是再过两天,我都不会改变我的决定了。这是我欠切尔西的,我要用下半辈子去还。”程琳淡淡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恩情,不是爱情,你想清楚了吗?”乔一鸣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的很清楚,程琳为了爱情,可是终究被爱情伤的体无完肤,现在活着的郑雨涵,为了恩情活着,可以活的很幸福。”程琳看着远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以前都是我伤害了你,可是我想补偿你,用我的下半辈子去补偿你。”乔一鸣就像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,一直得不到原谅。

    程琳却早像是放下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变了,我也相信你会补偿我,可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,不能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,而伤害一个无辜的人。切尔西现在只有我,没有我,我不知道他会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这份恩情里面,包含着欺骗呢?”乔一鸣又问。

    “恩情远大于欺骗,欺骗一次又如何呢?我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程琳回答道。

    她以为乔一鸣说的欺骗,指的是魏诗雨跟切尔西之间的事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