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9章 番外夫妻之间不该有秘密
    “你问。”程琳狐疑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爱切尔西院长吗?”魏诗雨盯着程琳的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程琳却显得犹疑,没有回答,只听魏诗雨又问道:“如果切尔西院长,欺骗了你,你会原谅他吗?”

    “不,切尔西不会骗我的,他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。”程琳肯定得回答道。

    魏诗雨冷笑,不知道这个女人是真的幼稚,还是假装的清纯。

    程琳明显看出她的笑别有深意,她跟魏诗雨的交情也不深,而且觉得今天的偶遇有些奇怪,并且魏诗雨说话也阴阳怪气的,并不算多例会她。

    程琳转身要走,却听魏诗雨说道:“郑医生,难道你真的不想知道你要嫁的男人,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吗?”

    “切尔西是一个善良、正直、有责任心有担当的男人,我真不知道你今天突然跑来想说什么,但是我现在压根没有兴趣听你说。”程琳一脸冷漠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魏诗雨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样,说道:“你所看到的切尔西只是他的一面,而他的另一面,则是一个玩了又不想负责任的龌龊男人!”

    程琳瞪大了眼睛,她不相信,但是魏诗雨的话和表情,让她猜测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就在你从婚礼上逃跑后,切尔西跟我有了关系。你知道我的主任的位置是怎么来的吗?就是切尔西内疚,拿这个主人的位置弥补我的。所以,你觉得,切尔西还不会欺骗你吗?”魏诗雨挑衅地看着程琳问道。

    程琳差点儿没有站稳,不过她还是勉强自己接受这个事实。对,她不怀疑魏诗雨说的话,但是她有自己的判断,切尔西不是那样子的人。

    即使这样,也是自己伤害切尔西在先,切尔西在极度伤心的情况下,发生了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情。

    想明白了这一点儿,程琳挤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,回答道:“你都说了,你主任的位置,是切尔西弥补给你的,这跟嫖、客和女支女有什么两样吗?现在两清了,难道你不想遵守职业道德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魏诗雨没想到程琳会这么淡定,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一个有夫之妇,卖了自己还来炫耀,是嫌嫖资不够多吗?”程琳又反问道。

    魏诗雨气的直跺脚,但是毫无反驳的余地。看到切尔西好像从别墅里面出来,魏诗雨不想让切尔西看到自己,转身狼狈快速离开。

    程琳看着她的背影消失,不知道这个女人来这里是向自己示威,还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“你买菜回来了。”背后响起切尔西的声音。

    程琳转身的时候,面无表情,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。切尔西接过她的菜篮子,程琳率先回到了别墅,让切尔西小跑才跟得上她。

    切尔西觉得程琳不大对劲儿,仿佛看到刚才她在跟一个人说话,但是等自己出去了,也没有看到那个人的正面。

    对程琳影响最大的人,无非是就是乔一鸣了,也是切尔西最担心的人。

    “刚才你在跟谁说话?”切尔西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,

    就我自己。”程琳回答。

    她并不想多谈跟魏诗雨的碰面和谈话,这只会让切尔西和她之间多一道隔阂。如果说她一点儿都不介意跟自己结婚的男人,跟别的女人生了一、夜、情,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但是说她特别在意,倒也没有。

    她仍然相信切尔西的为人,相信那天晚上切尔西不是在清醒的状态下发生的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切尔西仍然追问,他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可能影响程琳心情,破坏他们婚礼的一个小细节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乔一鸣又来了?他对你说了什么?琳,我们马上就是夫妻了,难道我们之间还需要秘密吗?”

    切尔西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程琳放下手中的刀,看向切尔西。她知道切尔西在怀疑,如果她一直不说,那切尔西会一直怀疑下去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告诉你,刚才跟我说话的人,是魏诗雨。”程琳说完盯着切尔西的眼睛。

    切尔西的眼中闪过一丝躲闪,然后充满无辜地说道:“琳,你不要误会,我那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切尔西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程琳打断了:“我没有误会,难道你没有跟魏医生发生一、夜、情吗?刚才你说的夫妻之间不应该有秘密,这算不算你的秘密?”

    程琳淡定地反问,让切尔西有点儿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琳,事情不像你想的那样子,那天晚上我喝多了,所以才发生了意外……”

    程琳再次打断了切尔西的话:“切尔西,我相信你,不是故意的,所以,你也应该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亲爱的。”切尔西感激地说。

    切尔西没想到程琳这么通情达理,上前轻轻地问了一下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先出去吧,等我做好饭叫你。”程琳说道。

    切尔西觉得自己在这里,刚谈过那个话题,确实有些尴尬,于是就出了厨房。

    魏诗雨一边走一般心理暗骂,原以为郑雨涵是一个软柿子,没想到是一个硬茬儿。

    都怪自己轻敌了,想想也是,能征服切尔西这样的男人,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儿。

    “哎呦。”魏诗雨惨痛的叫了一声,走着走着高跟鞋崴了脚。

    遭天杀的,运气背的时候,走路都能出事故。

    她坐在路边,脱下鞋子,一边揉自己的脚,一边想着接下来的计划。

    刚才之所以没有提她怀孕的事情,是害怕她没有打掉孩子的事情,被切尔西直到,切尔西又要逼着她去打胎。

    肚子里的这个孩子,不仅是她儿子的救命希望,关键时刻,还是对付切尔西和郑雨涵的利剑,同时还是自己的护身符。

    果然没过多久,切尔西的电话就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来我这里干什么?你都跟程琳说了些什么?我说过,谁敢阻止我跟程琳结婚,我就对谁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从电话里可以听得出来,切尔西很生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