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7章 番外我是不会不理你的
    程琳万分不忍心,即使是最坏的结果,她也想让切尔西过得开心一些,即使多开心几天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现在已经这样了,如果早点去,可能还有治愈的可能。”程琳又说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以后变成了废物,什么也干不了了,我宁可死掉。可是我这一辈子还有太多的遗憾,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娶你,让你做的我的妻子。”切尔西情真意切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,切尔西,你要好起来,等你好起来就娶我,你想干什么我都陪着你。”程琳打断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好不了,我真的好不了了。我的身体我知道,我以后恐怕会越来越糟糕的。我真恨我自己,一事无成,连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都照顾不了。”切尔西说着捂着脸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程琳的眼睛也溢满了泪水,她下定了决心,舒了一口气,然后说道:“切尔西,我不会让你有遗憾的,我会让你所有的愿望都实现。我们马上结婚,不要等到你的身体复原了。我们结了婚,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,我可以更加名正言顺地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切尔西听到程琳的话,露出自己的脸,欣喜若狂,一遍又一遍地问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你愿意嫁给我?立刻马上?”

    程琳点了点头,切尔西开心地站起来抱着程琳转了好几个圈。

    一旁的乔斯澄看在眼里,批了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都这么大人了,还玩小孩子的游戏。”乔斯澄鄙视了他们一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我下来。”程琳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切尔西放下程琳,然后走过去抱起乔斯澄,在原地转圈圈。

    乔斯澄开心地哈哈大笑,刚才还在鄙视人家呢,现在自己都喜欢玩这个幼稚的游戏。

    程琳答应切尔西,今天不去医院检查,毕竟这才是出院的第一天。

    晚上安顿好切尔西,回去看乔斯澄的时候,他正在抱着手机跟乔一鸣通电话。

    乔一鸣叮嘱儿子,一定要好好照顾妈妈,寸步不离,尤其是晚上,一定要跟妈妈住在一起,否则半夜有鬼,爸爸可绑不了他,吓得乔斯澄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乔斯澄把电话给程琳,说是乔一鸣要跟她通话。乔一鸣告诉她,晚上可能要麻烦她照顾乔斯澄了,因为自己晚上可能忙到很晚。

    程琳答应了,但是没有戳穿他。把乔斯澄放在这里,不就是为了监视她跟切尔西嘛,防止他们干出不可描述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有乔斯澄在,刚好可以调节气氛,以防尴尬,挺好的。要不然切尔西在提出那种要求,程琳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他了,毕竟他们约好要结婚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程琳对切尔西那方面的要求,很是反感,反正不喜欢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怎么把爸爸的电话号码拉黑了?”乔斯澄问道。

    程琳皱眉,有这回事吗?她拿起手机检查,很正常呀,这个电话目前只跟乔一鸣通过话。

    “哎,那是我刚才想跟爸爸打电话才发现的,所以我把爸爸的电话号码移出了黑名单。”乔斯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,可是我真的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拉黑他的。”程琳纳闷。

    怪不得这些天都没要收到过乔一鸣的电话,只有自己买新手机那一天给他打过一个,后来收到的都是他的短信。

    “估计是我手滑了吧。”程琳只能这样

    解释了。

    “哎,就因为你的手滑,让爸爸伤心了好久呢,他知道你把他拉黑,以为你又不想理他了呢。”乔斯澄摇摇头,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即使我不想理他,不是还有你嘛,我是不会不理你的。”程琳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夜,乔斯澄紧紧地抱住程琳睡觉,一动也不动的,因为他害怕有鬼,哈哈。第二天一大早还给乔一鸣汇报了一下,自己昨晚跟妈妈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乔一鸣称赞他做得好,一定要继续保持。

    切尔西昨晚跟程琳独处的时候,就说好,今天两个人一起去买礼服,然后准备结婚事宜,两天后就是他们大婚的日子。

    程琳觉得,以前结婚的事情都办过,还按照以前的就好,衣服直接让人送过来,可是切尔西不让,非要说这一次意义更加重大,忘掉上一次不愉快的经历。

    程琳依他,只要他想做什么,自己都答应。

    切尔西很认真严格,不管是结婚的礼服,还是婚戒,还是请帖,或者婚庆礼仪,都要重新置办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事情说多不多,凭借切尔西的人脉和面子,很多都是一个电话就可以搞定。

    请帖发到医院里面,同事们议论纷纷,一来是因为上一次婚礼闹得不欢而散,二来是这一次程琳坚持嫁给失聪的切尔西。

    虽然魏诗雨没有收到请帖,但是也听说了他们两天后结婚的消息。

    家庭不幸福的魏诗雨,有时候真的很嫉妒那些夫妻恩爱的,家庭美满的那么多,偏偏他不是其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,想着空荡荡的房子,内心本来就凄凉无比。可是没想到推开门竟然看到了一副活春宫。

    丈夫竟然带外面的女人回家,而且在客厅里面上演激情戏码。甚至在看到她的那一刻,那个女人想要拿衣服遮住自己的身体,丈夫阻止并把那个女人压在身下尽情享受,直接无视魏诗雨的存在。

    污、秽的画面,淫、荡的声音,彻底刺激了魏诗雨的神经。太过分了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魏诗雨大叫一声,上前拉住丈夫的头发,对着他的脸就左右开弓。男人愤怒地一把拽过魏诗雨,和地上的那个女人一起撕扯她的衣服,把她剥得精光,肆意侮辱。

    最后这一对狗男女发泄完毕,才放开满身伤痕的魏诗雨,然后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魏诗雨躺在地上,眼神空洞,嘴角带着血,像是死了一般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所有的尊严、面子、善良、底线全部都失去了,也不想再追求这些看不到摸不着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她只有一个念头,她要报仇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,魏诗雨从地上爬起来,穿好衣服就去医院检查。万幸的是,肚子里的孩子保住了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让她挂牵的,就是她的儿子了。其他的人,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从医院回来,遇到一个陌生男人朝她吹口哨,她妩媚的笑着回了那个男人一个飞吻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像是得到了暗示一样,上来就对她上下其手好一阵子,到了最后一步,魏诗雨突然挡住那个男人的手说道:“我有艾、滋、病。”

    那个男人听后,吓得连滚带爬地跑了,魏诗雨在看着他狼狈的样子,哈哈大笑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