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6章 番外残忍的真相
    虽然不是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,但是同母异父的兄弟姐们,跟那些完全没有血亲的相比,骨髓配对成功的概率肯定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但是这毕竟是切尔西的骨血,魏诗雨觉得应该告诉切尔西这个事情。如果切尔西看在孩子的份上,能够与她结合,也是美事一桩。

    魏诗雨激动万分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切尔西,一向沉稳的切尔西突然大发雷霆,砸翻了桌子上的摆设,要求魏诗雨打掉这个不该来的孩子。

    魏诗雨看着眼前的切尔西,她对他是有爱慕的,可是他竟然没有一丝感情,即使对他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为什么男人都对他这么绝情?不管是自己的丈夫,还是自己爱慕的切尔西。

    魏诗雨不肯答应打掉孩子,想逼切尔西谈条件。最后切尔西将一张300万的支票扔给她,作为补偿。

    魏诗雨需要钱还上儿子的医药费,便欣然接受,但是她却没有打掉孩子,因为肚子里这个孩子留着还要救自己儿子的性命呢。

    后来切尔西就出了车祸,那晚值班的刚好是魏诗雨。她听到昏迷中的切尔西一直在叫着一个女人的名字,一会儿叫程琳,一会儿叫郑雨涵。

    从切尔西的只言片语中,魏诗雨大胆猜测,郑雨涵就是程琳。

    切尔西的伤看似严重,但大都是外伤,等他清醒过来,眼前只有魏诗雨。

    魏诗雨就跟他谈了一笔买卖,魏诗雨配合切尔西,把程琳给他骗回来,并且帮他利用女人的同情心,留住程琳,但是切尔西要给他主任的位置。

    魏诗雨为了筹到更多的钱为儿子看病,不得不爬上更高的位置。

    切尔西知道这样做,违反公平公正原则,更加是欺骗,但是为了得到程琳,他思考了三秒钟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所以打电话给程琳,说切尔西病危,还有制造病危的假象,以及失聪,都是魏诗雨跟切尔西自导自演的一场苦情戏。

    乔一鸣快速走出医院,现在他要做的,就是寻找证据,戳穿切尔西,把程琳追回来。

    但是他知道,切尔西在医学界人脉很广,自己想要戳穿他,一定要不动声息,给他来一个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那一边,自从乔一鸣找了魏诗雨,魏诗雨就担心自己跟切尔西合谋的事情泄露,这样不仅仅是自己颜面扫地,而且要从此终止自己的职业生涯了,后果不是一般的严重。

    她打电话给切尔西,约切尔西见面。

    切尔西很敏感,以为魏诗雨又要要挟他为她谋取利益,于是直接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你不出来见我,你会后悔的。你现在所得到的,很快就会失去。”魏诗雨说道。

    切尔西不管她说的是真的,还是假的,为了程琳一直呆在自己身边,他还是决定去会一会魏诗雨,但是绝不约在医院里,而是医院附近的一个咖啡厅。

    “你要出去?”程琳问切尔西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有一个老朋友好久不见,我去会会他,谈一些事情。”切尔西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的身体还没有复原,我陪你一起去吧。”程琳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只是听力没有以前灵敏了,我自己还能开车,能走路,完全没有障碍。再说了,你在家陪澄澄吧,我很快就回来了。”切尔西拒绝了程琳的好意。

    切尔西到的时候,魏诗雨已经换上了便装,在咖啡厅里面等他。

    “有事快说。”切尔西显得很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我们之间需要这样子吗?即使没有那晚的事情,我们还是同事,上下级关系,这样的语气,真的好吗?”魏诗雨失落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,有事说事。”切尔西依然一副拒人之千里之外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今天找你来,是因为今天有一个男人,他好像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。”魏诗雨说道。

    切尔西一听,手里的咖啡差点掉地上,紧张地问道:“你知道他的身份吗?他是怎么知道我们那晚的事情的?”

    呵呵,魏诗雨看着切尔西冷笑,他就那么害怕别人知道他们之间有过一、夜、情,也对,如果郑医生知道了,肯定不会再跟他结婚了吧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他的身份,但是我看到他曾经出现在我们医院里,还有你的病房里,那个男人跟郑医生也认识。”

    魏诗雨停了一下又说道:‘我不知道他清楚不清楚我们那晚的事情,但是他在怀疑,我给你找制造了假的病历。我担心他影响你,所以特地约你告诉你这件事情。’

    切尔西皱眉看着魏诗雨,他在忖度魏诗雨说的真的还是假的。不过魏诗雨说的这个男人,很显然是乔一鸣。

    难道乔一鸣怀疑他没有失聪?以乔一鸣的脑子,难道是被他看出了什么破绽?

    不管魏诗雨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,不管乔一鸣是不是真的看出了破绽,切尔西都要速战速决,以免夜长梦多,他要尽快跟程琳结婚。

    “记住,守口如瓶,否则我又一万种办法,让你后悔莫及。”切尔西说完站起来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温文尔雅的切尔西院长,对人永远那么温和。魏诗雨从来没见过他这么严肃过,周身都散发着杀气,不禁心里寒意袭来。

    切尔西回到家里的时候还很正常,吃晚饭的时候,却突然没有平时那么灵光了,对程琳说的话,一无所知,答非所问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你怎么了?你之前不是学会了对嘴型吗?为什么突然看不懂我说的话了?”程琳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切尔西变现的十分失落,他紧紧地握着切尔西的手说道:“琳,我是不是不仅听不到了,还会慢慢得失去其他所有的能力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不会的。”程琳赶紧安慰他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去医院,我们先去检查,不要往坏处想。”程琳说着就去收拾东西,准备去医院。

    “不,琳,我不去医院。如果去了医院,确定了我以后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,那还不如让我晚一点知道这个残忍的真相。”切尔西含着泪花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