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2章 番外亏欠太多
    乔斯澄不停地问程琳时间,程琳问道:“你有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爸爸说,我待到十点,他来接我。”乔斯澄老实回答道。

    程琳直到,乔一鸣今天是故意不出现的,但是又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来。按照她对乔一鸣的了解,乔一鸣绝对不是那种退让的人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差不多快十点了,程琳说道:“我送你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毕竟乔斯澄还那么小,让他一个人出去,万一乔一鸣还没有来,遇到危险怎么办?一定要亲手把乔斯澄交到乔一鸣的手里程琳才放心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里?”切尔西看到程琳要出去,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程琳走到切尔西身边,在他的手上写了一个“送”字,然后指了指乔斯澄。

    切尔西点了点头,但是仍然拉着程琳的手,不想让她离开。他知道,程琳一出去,就会遇到乔一鸣,一遇到乔一鸣,他们死灰复燃的机会就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我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程琳安慰他说。

    切尔西知道,自己虽然可以留下程琳,但是绝对不能限制她的自由,这样时间久了,程琳就会觉得像是坐牢一样。

    程琳牵着乔斯澄的手,刚出病房,就看到乔一鸣站在走廊的尽头。他的身影颀长高大,头顶还有屡屡烟雾,他在抽烟,显得有点儿落寞。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乔斯澄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乔一鸣转头,就看到程琳和乔斯澄正向自己走来。逆着阳光,看到他们母子,一大一小,和、谐而美好,他多想张开双臂,将他们一起拥入怀里,可是这只是自己的幻想罢了。

    程琳就站在他的面前,可是两个人却相对无言。她的印象中,霸道不可理喻的乔一鸣不见了,他的安静让人觉得不适应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切尔西失聪了,很抱歉,给你带来了麻烦。”还是乔一鸣先张口了。

    一向不可一世的乔一鸣,竟然主动跟她道歉,程琳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有什么可以帮忙的,你尽管说。或者帮切尔西转院治疗,让他恢复听力。”乔一鸣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暂时不需要,你照顾好澄澄就行。澄澄刚上学,现在又辍学。你在这边忙完,就带着澄澄回去吧。”程琳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暂时还不会走,我在这边还有事情要处理。”乔一鸣撒谎说。

    他不想说是因为她才留下来的,他只想离她近一些,又不给她造成负担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离开通知我,我去送你们。”程琳说着把乔斯澄交给乔一鸣。

    乔一鸣的眼里充满了不舍和期盼,可是最终等来了还是程琳的坚决。

    “澄澄,跟妈妈再见,我们走了。”乔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乔斯澄跟程琳挥手告别,还说着有时间再来,程琳笑着跟他说再见,等他们消失在眼前,却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回到病房的时候,程琳又恢复了常态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你需要什么告诉我,我帮你。”程琳说着,一边比划着让他听懂。

    “我们出去走走吧,今天天气不错。”切尔西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现在你可以走动了,是该适当地锻炼一下了。”程琳说着帮切尔

    西起来,然后弯腰给他穿鞋子。

    切尔西想躲开,可是程琳执意要帮他穿鞋子,切尔西只好答应了。

    花园里,有很多病人和家属在晒太阳玩耍。切尔西和程琳坐在长凳上,看着这些场面,虽然生病了,有家人陪伴在身边,这些病人的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。

    突然一个小孩子玩皮球,到了程林附近,摔了一跤。

    程琳忙不迭时地站起来把他扶起来,竟然脱口而出:“澄澄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说完她才发现,自己叫错了,这是别人家的孩子。

    孩子的父母跑过来,接过孩子,感谢程琳。

    程琳看着他们一家三口一起离开,父母并肩而行,孩子在母亲的怀里撒娇,很是幸福。她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她终于明白了乔斯澄的感受,乔斯澄看到别的孩子都有父母陪伴,而自己却只有爸爸,心里一定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就像现在,她看到别人的妈妈都可以陪在自己的孩子身边,而自己却不可以陪在儿子身边,心里万般难受。

    切尔西走过来,弯腰扶起程琳,程琳想掩饰,但是也遮不住红红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外面有风,沙子进眼睛了吧,我帮你吹吹。”切尔西说着,捧起程琳的脸,轻轻地吹着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没事了。”程琳后退一步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眼睛还疼不疼?”切尔西问。

    程琳摇了摇头,切尔西就牵起她的手,往病房走去。

    如果外面的世界让程琳触景生情,那么不如待在他们两个人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乔一鸣带着乔斯澄去海底世界看动物,他只是不想让乔斯澄待在程琳那里,否则程琳要照顾一大一小,身体会吃不消的。

    他透过百叶窗,隐约看到里面程琳睡着的倦容,忍不住心疼了一下。让她每天都看到乔斯澄一会儿,这样可以让她安心,但是又不会让她受累一整天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告诉妈妈,你在这里有事情要处理,是骗妈妈的吧?其实我们这次来,就是专门找她的。”乔斯澄直言不讳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捣蛋鬼,我要是不把你带出来,你还要缠着妈妈陪你玩。妈妈照顾一个病人够累了,哪里有精力陪你玩。”乔一鸣指了指儿子的脑袋瓜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明天不让妈妈陪我玩,我帮她做事情,让她多休息。”乔斯澄懂事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乔一鸣感慨儿子的懂事,有这样一个听话地儿子,真的是太幸运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看,鲨鱼,我第一次见鲨鱼。”乔斯澄兴奋地说。

    对乔一鸣来说,这些他都见过,只要乔斯澄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们拍照给妈妈发过去吧,妈妈看到了一定也很高兴。”乔斯澄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你站在那里,我给你拍照。”乔一鸣说着拿起手机,给儿子拍照。

    乔斯澄笑的很开心,以前工作忙,很少有机会带乔斯澄出去玩。即使陪着他,也是自己在一旁处理公务,看着他一个人玩。

    乔一鸣觉得亏欠儿子实在太多了,不仅让他从小没有妈妈,还没有一个正常的童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