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1章 番外男人要大气
    切尔西靠在床头,看着窗外,完全不知道有人进来似的。而程琳天亮的时候才入睡,此时还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她太疲惫了,也太伤心了。

    切尔西转头看到乔斯澄进来,要去程琳的床边,赶紧说道:“不要吵醒你妈妈,她很累,让他多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乔斯澄蹑手蹑脚地走过去,放下手中的早餐,然后搬一个小板凳,坐在程琳的床前,瞪着她醒过来。

    切尔西看着这个小家伙,心中却在想,如果这是他和程琳的孩子,那该有多好,他就不用费这么多心力留下程琳了。

    程琳是一个很爱孩子的母亲,孩子在哪里,她的心就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澄澄,你带的什么东西?”切尔西问道。

    “早餐,哦,对了,我爸爸说男人要大气,所以给你也带了一份儿,你吃吧。”乔斯澄头也不回地说道。

    切尔西一脸茫然,不知道他说的什么,但是随手翻了一下,发现桌上放的是早餐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切尔西见乔一鸣一直都没有进来,问道:“你爸爸呢?”

    “我爸爸有事,所以我今天要跟妈妈待在一起。”乔斯澄的回答有条有理,但是更显得公式化,不见一丝感情。

    小小年纪,都有这样的沉稳,切尔西不得不感慨,乔一鸣的基因强大,是个难对付的角色。

    程琳迷迷糊糊听到有人说话,慢慢得睁开眼睛。乔斯澄赶紧站起来,趴在她的脸上对着她笑。

    一睁开眼睛,就能看到儿子可爱的脸庞,这是程琳梦寐以求的事情,可是总不能实现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在做梦吧?”程琳伸手摸摸乔斯澄的小脸蛋问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醒了,嘿嘿。”乔斯澄傻笑着。

    程琳感觉到这张脸是有温度的,笑声也清脆悦耳,这不是梦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程琳一下子坐起来,她是开心的,能看到乔斯澄,同时也是担心地,害怕乔一鸣也在,影响切尔西的病情。

    “我来给你送早餐。”乔斯澄说着去桌子上拿早餐。

    程琳搜索了一圈,都没有看到乔一鸣的身影,又看到切尔西也神情平静,总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乔斯澄拿过来的时候,程琳却没有接过来吃,而是对乔斯澄说道:“等一会儿妈妈再吃。”

    “切尔西,你什么时候醒的?怎么不叫醒我?你饿了吗?想吃什么,我去给你买。”程琳走过去对切尔西一阵嘘寒问暖。

    切尔西看着她关切的表情,只是笑笑。程琳懊恼,自己为什么总是忘记切尔西失聪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问你饿了吗?吃什么?”程琳说着拿起切尔西的手,在他的手心里先写下饿字,然后写了一个吃字。

    切尔西这才会心一笑,说道:“我看澄澄带来的早餐,不止你一个人份的呢。”

    乔斯澄在一旁补充道:“这是给你们两个人买的,爸爸说,男

    人要大气。”

    程琳还真的是吃惊,乔一鸣竟然买了他们两个人的早餐,而且他竟然不在。

    “你爸爸呢?”程琳觉得切尔西听不到,就当着切尔西的面问道。

    “爸爸不想让你生气,所以没有来。”乔斯澄回答道。

    程琳沉默了三秒钟,什么也没有说。等她看向切尔西的时候,脸上表现的很是轻松和愉快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吃早饭吧。”她说着,为切尔西打开餐桌,摆放食物。

    切尔西不客气地吃起来,还一边夸赞味道不错。

    “长脸叔叔,你的病什么时候能好起来?”乔斯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切尔西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的病什么时候能好起来?”乔斯澄故意提高了好几个分贝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可是切尔西仍然一脸茫然,看看程琳,表示自己很无奈。

    程琳对乔斯澄说道:“澄澄,不可以这么没礼貌。第一,不可以叫长脸叔叔,这是切尔西叔叔,第二,叔叔生病了,需要静养,不能大声喧哗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的病什么时候能好起来呢?如果他一直好不了,那妈妈是不是都不能跟我们在一起了?”乔斯澄委屈地问道。

    是呀,程琳也希望切尔西能够好起来,完全的好起来,跟以前一样的健康。不过乔斯澄也戳中了她的心事,切尔西一直好不起来,她就会一直跟切尔西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澄澄,叔叔的耳朵听不见,根本不知道你说的什么。如果你想跟他说话,就写下来。不过你要答应妈妈,一定要尊重叔叔,现在他是一个病人,千万不能伤害他。”程琳叮嘱道。

    乔斯澄看着切尔西点了点头,原来听不见了。可是他也不认识几个大字,写字就算了吧,反正他主要是来跟妈妈玩的。

    乔斯澄缠着程琳跟他玩猜左右手的游戏,还给她讲在学校里面的趣事,尤其是那个叫做梁师师的小女孩儿。

    程琳看他神采奕奕的模样儿,跟同学们相处的不错。尤其是提到梁师师的时候,那小样儿就像是一个陷入爱河的小伙子。

    “澄澄,我告诉你啊,你才三岁,不能早恋,绝对不能。你要走正道,千万不要学那些歪门邪道。”程琳警告儿子道。

    这么小小年纪,都会谈恋爱了,长大了还得了。三岁看到老,这小家伙儿,长大后不得了。

    不过程琳算是看错了,乔家的男人都专情。只要是自己认定的女人,那都是疼在心窝里面的。像乔父跟乔母,白手起家,携手一辈子。乔奕森对阮小溪,也是用情至深。现在的乔一鸣,对程琳,那是爱的深沉。

    这就是基因,长大后的乔斯澄,对梁师师这个从小到大的小情人,那是相爱相杀。

    “妈妈,什么是早恋?”乔斯澄忽闪着大眼睛反问道。

    额,程琳这才悔悟,他还那么小,根本不懂,就是单纯地喜欢跟人家那个小女孩儿玩。这种纯真的感情,根本不掺杂任何杂念,也是最美好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