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0章 番外我已经长大了
    “我去叫医生,给你检查一下。”程琳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切尔西皱眉,捂住自己的耳朵,你再说一遍。

    程琳感到很奇怪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什么,为什么我听不见你说的话?”切尔西晃着脑袋问道。

    程林一听,刚才的喜悦一扫而光,紧张又担心。

    “现在呢?现在可以听到我说话吗?”程琳问道。

    切尔西摇头,嘴里一直说:“我听不到,听不到你的声音了,我变成了聋子了,我听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切尔西,不会的,可能只是暂时性的,你不会变成聋子的。”程琳安慰他说,其实自己心里也担心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听不见了,我以后都听不见了,我成了一个废人,我是一个废人……”切尔西一遍遍地说道,绝望而哀伤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你先冷静一下,我去叫医生过来,给你检查一下。你先不要放弃,好不好?我去叫医生,你好好的。”程琳说着就去,还担心地不时回头看切尔西,生怕自己一离开,就发生什么不幸的事情。

    程琳带着一群医生和护士进来,就看到切尔西拿着水果刀准备割腕自杀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你干什么?”程琳上前去抢水果刀,跟切尔西撕扯在一起,其他人看着干着急不敢上前,害怕人越多越乱,伤了谁。

    可是切尔西像是下了决心要自杀一样,死活不放手,最后程琳无奈,只好用一只手抓住了刀子,顿时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切尔西看到血,手都开始哆嗦了,松开刀子,抓住程琳的胳膊问道:“你怎么样?你怎么这么傻?把自己伤成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死了,我也不会活下去的,这点儿血算什么。”程琳看切尔西放弃了,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快去给她包扎一下,他流了很多血。”切尔西对护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郑医生,我带你去包扎。”护士赶紧带着程琳去止血。

    可是程琳说,在这里帮她包扎就可以了,她要第一时间知道切尔西的检查结果。大家拗不过她,只好按照她说的。

    切尔西的检查结果不是很好,因为受到刺激,颅内产生血块儿,压迫到神经,造成了失聪。

    “失聪?这是暂时性的,还是长期性的?”程琳紧张地问道,本不想当着切尔西的面问的,但是一想切尔西也听不到,就没有避讳。

    “这个还不好说,只能先观察一段时间,如果自己恢复了听力,那就是暂时性的,如果一直恢复不了,就考虑是长期性的。”魏医生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可以动手术,取出血块?这样就可以恢复了。”程琳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头部神经比较发达,现在只能确定血块儿的大小和位置,对于它影响到多少根神经,还不能完全确定,只能先观察。”魏医生摇摇头回答道。

    程琳一听,眼神立马变得空洞了。也就是说,现在只是影响到了听力,如果还有其他神经受损,那还会出现其他的后遗症,说不定失明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结果怎么样?我还能恢复听力吗?”切尔西在一旁问道。

    魏医生正想回答,却被程琳抢先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能,这只是暂时

    性的,很快就恢复了。”程琳回答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心里都清楚,程琳这是为了安慰切尔西,所以也没有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程琳说完,切尔西还是一脸茫然地看着她,程琳这才想起来,自己说什么他根本听不见。

    于是拿起他的手,在他的手心里面写下了一个“能”字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你没有骗我吧?”切尔西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怎么会骗你呢?”程琳的脸上挤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切尔西这才相信,拉着程琳的手,对大家说道:“辛苦大家了,都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医生和护士纷纷叮嘱他好好休息,都离开了。

    程琳躺在切尔西一旁的陪护床上休息,背对着切尔西,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上天对切尔西真的太不公平了,为什么要这么对善良的切尔西?

    他为自己付出的够多了,现在还要残忍地夺去他的听力。对切尔西这样一个医学天才来说,这太残忍了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以后切尔西不能再拿着听诊器给病人听诊。

    如果切尔西知道了真相,该是怎么样的痛心欲绝。

    更加可恨的是,这一切都是因为她造成的,是她毁了切尔西的前途,切尔西的职业生涯。

    程琳用嘴咬着被子,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。一定不能让切尔西知道,否则他会受不了的。如果有什么不好的事情,让她一个人承受就好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乔一鸣耐不住乔斯澄的软磨硬泡,只好带他来医院见程琳。在路上还为程琳和切尔西买了早餐,别以为是他大度,他只是不想显得自己小气罢了。

    在路上乔一鸣就跟乔斯澄商量道:“一会儿到了医院,你去给妈妈送饭,爸爸就在外面等你。你在里面待到十点救出来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爸爸,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去见妈妈?”乔斯澄问道。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一会儿还有一点儿事情,需要去办一下。等十点的时候,就去接你。”乔一鸣接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害怕妈妈把你赶走?”乔斯澄童言无忌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我真的有事情,你自己去就好了。”乔一鸣可不想在孩子面前失了面子

    “爸爸,你放心,我会帮你的。只要那个长脸叔叔好起来,我就让妈妈回来跟我们一起。”乔斯澄很仗义地说。

    听到乔斯澄喊切尔西长脸叔叔,乔一鸣忍不住就想笑,但是为了教育孩子,他还是说道:“叔叔就是叔叔,什么长脸叔叔?你还真小,一定要学会尊重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都要跟我们抢走妈妈了,我叫他长脸叔叔,都是客气的了。”乔斯澄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“总之,大人之间的事情,跟你没有关系。你只要好好地长大,好好地爱爸爸爱妈妈,就可以了。”乔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长大了,我会帮你的,爸爸。”乔斯澄很自信地说。

    乔一鸣摇摇头,说着就到了病房门口,乔一鸣把早餐给他,示意他一个人进去。

    乔斯澄接过早餐,见乔一鸣固执不进去,只好自己敲门进去了。其实他敲了门,里面没人应答,是他自己推门进去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