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9章 番外她不要我们了
    看着程琳拒绝的神情,决绝的语气,乔一鸣双手握拳,真想把床上的切尔西提起来暴打一顿。明明他们可以一家团圆,可是切尔西非要横在中间。

    君子有成人之美,显然切尔西没有他说的那样爱程琳,如果真的爱,就让她跟家人团圆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他利用了程琳的善良和愧疚,才可以把程琳留在身边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不要我跟爸爸了吗?”乔斯澄抽泣地问道。

    程琳看着孩子,心里万般不舍,但是做人也要讲究信用的。既然已经答应了切尔西,就必须舍弃另一方了。

    “澄澄,你永远都是妈妈的孩子。以后妈妈还会看你的,只是不能跟你生活在一起。但是妈妈是爱你,请你理解妈妈,原谅妈妈,好吗?”程琳拉着乔斯澄的手,说着说着自己忍不住就哭了。

    这样说,不只是安慰孩子,还是在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这些年中,他不止一次在梦中梦见孩子,可是每当她想抱住他的时候,孩子就消失了。每一次她从梦中醒来,都哭得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乔斯澄已经三岁了,他从襁褓中的婴儿,长到一个小小男孩儿。她错过了他的哺乳期、牙牙学语期、走路期。

    错过了太多太多,一个妈妈应该陪伴孩子的,她都没有,是她终身的遗憾。孩子缺失的母爱,将是孩子一辈子的遗憾。

    她不是一个称职的妈妈,以前不是,以后也不是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跟我们住在一起,好不好?我很乖,我听你的话,你不要离开我们了,好不好?我想有妈妈送我上学,有妈妈陪我吃饭,有妈妈陪我做游戏。我们班的小朋友都有妈妈,为什么我没有?”乔斯澄哭着说。

    一字一句都像是一把弯刀,插进程琳的心脏,让她血流不止。

    “不,你有妈妈,只是妈妈不能只爱你一个人。你看切尔西叔叔,她生病了,病的那么严重,他需要妈妈照顾陪伴。如果妈妈不照顾他,他就很可能会死掉。”程琳试图跟乔斯澄讲道理。

    “那是不是我生病了,你就回来照顾我了?那我也要生病,这样就可以跟你在一起了。”乔斯澄幼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澄澄,我的宝贝,妈妈希望你健健康康地长大,不要生病,永远都不要生病。”程琳摇头说道,哪一个母亲希望自己的儿子生病呢。

    “那这个长脸叔叔的病好了,你是不是就跟我们在一起了?”乔斯澄又问道。

    程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即使解释了,孩子也不一定能听得懂。她不愿意孩子觉得她是一个狠心地母亲,但是又不能满足他的心愿。

    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!

    人生第一次,程琳觉得如此艰难。

    “澄澄,我们走吧。你说什么都没用,她不要我们,就是不要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乔一鸣像是赌气似的,说着拉起乔斯澄就走。

    可是乔斯澄显然不愿意跟程琳分开,一直回头喊着妈妈,不肯走。

    程琳看着他,早已经泪流

    满面,可是却没有挽留。因为留不住,就早一些打断孩子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不要走,我要跟妈妈在一起。妈妈,你回来,你回来。”乔斯澄一边被乔一鸣拽着走,一边哭喊着说。

    乔一鸣的心被失望、绝望包围着,也如刀绞一般,但是该挽留的话,已经说尽了,程琳依然那么决绝地要抛下他们。

    他不想让程琳为难,在这个时候勉强她,势必会让她更加讨厌自己。现在更不能跟切尔西交战,这样会加大程琳的愧疚,只能把她再一次推向切尔西。

    所以他尊重她此刻的想法,给她时间让她想明白,或许是最好的处理办法。

    乔一鸣干脆抱起乔斯澄,快速地离去。

    程琳看到他们父子消失在眼前,彻底忍不住痛哭起来。痛定思痛,她仍然要坚强地面对这一切。

    切尔西还没有醒过来,刚才检查结果说不是很好,可能造成他颅内血液挤压。程琳担心地不行,目前照顾好切尔西是她最需要做的。

    乔一鸣带着乔斯澄找了一家酒店住下,虽然程琳的态度很明确,但是乔一鸣也不曾想过立马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程琳现在照顾病人,会很累。她也想念乔斯澄,所以留在这里,可以让程琳安心一些,也可以分担她的辛苦。、

    最终不管程琳怎么选择,尊重她的意愿。虽然自己很想她回到自己身边,可是唯一能为她做的,就是顺了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晚上乔一鸣哄了很久,才把乔斯澄给哄睡了。一晚上乔斯澄都在做梦,喊妈妈。

    以前乔一鸣还能骗骗他,可是现在程琳已经在他的生命中出现,再度失去母亲,比从来没见过,更加难舍难分。

    这一夜,乔一鸣彻夜难眠。一来自己心事重重,二来乔斯澄夜里噩梦连连。

    程琳也几乎一夜未睡,因为切尔西一直都没有醒过来。她担心,切尔西因为受到刺激,出现了后遗症。

    之前医生交代过,切尔西需要静养,不能剧烈活动,更加不能受到冲击,否则脑震荡进一步会引起后遗症。

    程琳担心后遗症出现,切尔西将会落下终身的残疾。

    天微微亮的时候,切尔西慢慢得睁开了眼睛。程琳又惊又喜,虽然眼睛里充满了血丝,但是仍然忙东忙西的,问他饿不饿,渴不渴。

    切尔西的眼睛一直追随着程琳,却对程琳的问题答非所问。

    程琳开始并没有在意,给切尔西倒了水,然后把他扶起来喂水喝。

    “琳,你的眼睛很红,赶紧睡一会儿吧。”切尔西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不困,你饿的话我去给你买吃的。”程琳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休息吧,你的眼睛很红。”切尔西还是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切尔西觉得脑袋有点儿晕晕的,程琳赶紧问道:“切尔西,你怎么了?又头疼了吗?我去叫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走,琳。”切尔西拉住了程琳,然后看着她的脸问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