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6章 番外没有人比我更爱你
    乔一鸣浏览着文件,烦躁地签着。他工作的时候手机习惯性地调成静音,根本没有听到程琳的来电。

    迅速地结束手里的工作,拿起衣服和手机,就赶着去接乔斯澄。

    到了学校门口,还没有放学,他无意中瞥见有一个未接来电,显示来自拉维斯。

    乔一鸣心中一喜,反正有一种预感,这个电话是程琳打来的。之前她在拉维斯的那个电话号码,乔一鸣打了无数遍,都显示已经停机,程琳这次回去应该没有用。

    充满了期待,乔一鸣按照证号码拨了回去。

    程琳刚进家门,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看着手机屏幕上这个号码,很多年乔一鸣的电话号码都没有变过,即使过了很多年,程琳依然能够记得住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程琳接听了电话。

    听到程琳的声音,乔一鸣格外激动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吗?我很担心你,你两天两夜都没有跟我联系,我很想你。”乔一鸣说完,电话那头儿没有回应,好像意识到自己有点儿太直白了,赶紧改口说道:“澄澄和我都很想你。”

    “澄澄还好吗?”程琳这才问道。

    她不辞而别,又一次伤害了儿子的心,程琳很是愧疚。

    “好,都好,只是很想你,每天都要问你什么时候回来。”乔一鸣回答道。

    程琳许久都没要说话,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她已经答应嫁给切尔西了,可能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但是乔斯澄在渴望着她回去,她回报了切尔西,就要再一次抛弃儿子了。

    “程琳,怎么不说话?”乔一鸣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,告诉澄澄,我也很想他。”程琳说完挂断了电话,让乔一鸣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程琳害怕再说下去会露馅儿,如果乔一鸣知道了她的决定,指不定还会闹出什么风波来。这一次,她想悄悄地。

    等她和切尔西举行过婚礼,木已成舟,乔一鸣也改变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乔一鸣再打过去,已经没人接听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,爸爸,爸爸。”不知道什么时候乔斯澄已经出来了,在外面敲着车门,乔一鸣却一点儿也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乔一鸣打开车门,让儿子上来,乔一鸣白他一眼,说道:“爸爸,你这么专心看什么?我在外面喊了你那么久,你都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宝贝儿,刚才你妈妈来电话了,她让我告诉你,她很想你,开心吧?”乔一鸣赶紧把这个喜悦的消息告诉乔斯澄。

    “妈妈的电话?真的吗?让我跟妈妈说说话。”乔斯澄说着就要去拿手机。

    “可是妈妈现在去忙了,没有接电话,等我们回家,晚上再打给她好不好?”乔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乔斯澄有点儿失落,但是至少能跟程琳通话了,还是挺高兴的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乔一鸣对乔斯澄说道:“儿子,爸爸有一个大胆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乔斯澄瞪大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决定明天去拉维斯,跟你妈妈团聚。”乔一鸣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说道,然后又问:“你也会跟我一起去的吧?妈妈最想你了,要知道你去了,肯定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乔斯澄本来是开心地,就要去见妈妈了,可是突然小脸就拧巴起来了,看起来有点儿为难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难道你不愿意去吗?”乔一鸣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愿意,只是明天,是不是太仓促了。我明天还有一点儿小事情。”乔一鸣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小事情?”乔一鸣纳闷,几天儿子就有自己的小事情了,这么大的一个小屁孩儿,能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跟我们班的同学说好,明天跟她一起玩游戏的。”乔斯澄还是老实的交代道。

    “同学?哪个同学?”乔一鸣问道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你也不知道。”乔斯澄提到同学的时候,脸上笑意盈盈的,就像是春天到了一样。

    乔一鸣贼贼地看着儿子问道:“是不是女同学呀?”

    “爸爸,你怎么知道?你是不是监视我?”乔斯澄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儿子,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?你个臭小子,小小年纪,就学会泡妞了。”乔一鸣说着,装作修理他的样子,打了一下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哎呦,爸爸,难道妈妈就是你泡来的?”乔斯澄捂着自己的脑袋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额,当然不是。你爸爸我这么玉树临风,是你妈妈追求我来着。”乔一鸣一脸自信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乔斯澄撇撇嘴,显然很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妈妈追求你?那我妈妈现在怎么跑到拉维斯去了?不跟你在一起?你还要追到拉维斯去呢。”乔斯澄直接戳穿了老爸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混小子,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。”乔一鸣被抓包很囧,拿出老爸的威风,准备收拾儿子。

    “爸爸大人了,爸爸打人了,我要告诉妈妈,你打我。”乔斯澄赶紧逃跑,一边跑,一边威胁要告状。

    程琳收拾好衣服,煲好了汤,一块儿带去医院给切尔西。

    她去的时候,切尔西正不顾护士的阻拦,非要下床。

    “切尔西,你干嘛?你现在还不能走动。”程琳赶紧劝阻。

    “郑医生,你赶紧劝劝切尔西院长吧。他非要下床去找你,可是他现在不能乱动,脑震荡还没好利索呢。”护士说道。

    程琳放下手中的东西,严肃地对切尔西说道:“你现在是病人,就要听医生和护士的,别以为你是院长,都不能拿你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在我身边,我哪里都不去。”切尔西像是一个被冷落的小孩儿一样,可怜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回去给你带些衣服,顺便煲个粥,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休息,还有营养。”程琳回答道,然后又说:“你放心,我现在的任务就是照顾你,不,是看着你,让你赶紧好起来,我哪里都不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切尔西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,护士见自己在这里多余,就悄悄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现在在医院里面也只有程琳可以劝得住切尔西了,其他人的话他都不听,而且作为院长,其他人也只有听命的份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