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2章 番外这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
    “别动,这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。”乔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程琳本来不想这样子的,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自己还是沦陷了。

    突然乔一鸣的手机急促的想起来,可是他并没有要接的意思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却让程琳醒了过来,推开他说道:

    “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乔一鸣被打断的感觉很不爽,但是还是接听了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是拉维斯打来的,乔一鸣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但是还是接了。

    电话是找程琳的,对方没有说什么事情,只是说是程琳医院的同事,有要紧事需要跟程琳通电话。

    乔一鸣有一秒的犹豫,不想把这个电话给程琳,但是最后他还是递给了程琳。他不想让程琳后悔,或者说让程琳恨自己。

    “喂,是程琳吗?”电话里同事急急忙忙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,魏医生,你找我有事吗?”程琳问道。

    “出大事了,程医生,切尔西院长发生了车祸,现在在医院里面,生命垂危。如果你不过来,恐怕见不到最后一面了。”魏医生着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怎么会这样?”程琳大惊问道,脸色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“就在昨天晚上,切尔西院长酒后驾驶,结果撞在了路边的树上,车子撞翻了大树,然后掉进了路测的沟里。”魏医生描述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赶回去,让切尔西坚持住,一定要让他坚持住。”程琳说着眼泪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她知道,切尔西一向是一个十分谨慎的人,不会做出酒驾的事情。他也很少喝很多酒,一定是因为他们的婚礼发生了意外,切尔西心情不佳采取酗酒,导致交通事故。

    一想起一切都是因为自己,而且切尔西很可能会因此丧命,程琳的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乔一鸣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给我点现金吗?购买一张去拉维斯的飞机票就可以。”程琳红着眼睛揪着乔一鸣的衣服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你告诉我,我可以跟你一起面对,一起解决。”乔一鸣说。

    “是切尔西,切尔西发生了车祸,生命垂危,我要赶回去见他最后一面,不,我要照顾他鼓励他,让他勇敢地活下去。”程琳带着哭腔说道。

    果真不是什么好消息,拉维斯的一通电话,给了程琳不得不回去的理由。

    如果此时乔一鸣挽留她,程琳也不会留下的。乔一鸣知道,切尔西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些年,要不是切尔西,程琳也早就死了。切尔西是她的救命恩人,也是这些年一直陪伴他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,我陪你一起回去,坐我们的私人飞机,这样更快。”乔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你不能去,你要留下来照顾澄澄。请你照顾好澄澄,不要再发生上一次的事情了,我一个人回去。”程琳决绝地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一个人,我不放心,不如我们带上澄澄一起。”乔一鸣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切尔西需要的是我,你们去了,反而不好。我只想切尔西能活下来,我只要切尔西活下来。”程琳已经

    忍不住,哭成了泪人。

    乔一鸣抱着她,给她安慰,但是却说不出安慰的话来。

    他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不舍得他走,但是却找不到一个留下她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那我让人先送你过去,我和澄澄有空去看你。”乔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程琳这才点点头。

    乔一鸣立马联系私人飞机,然后亲自帮程琳收拾行李。马上就入秋了,天气会转凉,所以大衣是一定要带的。

    程琳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,如果切尔西就这样去了,她会内就一辈子的,她一辈子都不会得到幸福的。

    来不及跟乔斯澄告别,程琳就这样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乔一鸣亲自把她送上飞机,给了她最后一个吻别。程琳没有拒绝,或许她根本就没有心思顾及这些儿女情长。

    乔一鸣站在地上,一直看着飞机往上升,直到进入云霄,消失在视线里。程琳这一走,又带走了他全部的快乐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没有闲着,立马跟拉维斯那边的人联系,打听切尔西的情况,返回来的信息是,切尔西确实出了车祸,而且一直住在cpu里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乔一鸣一拳打在办公室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切尔西的额车祸,出的真不是时候,他还没有来得及修复跟程琳的关系,就不得再次分别。这次分别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团聚。

    现在切尔西成了一个病人,一个弱者,程琳难免会同情切尔西,暂时舍弃他和乔斯澄。

    乔一鸣发现,程琳走后,自己的心也跟着去了,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工作,即使连最简单的签字都不会了,写着写着竟然写出了程琳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一定不会放弃程琳的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都不会再让程琳离他们而去。刚想给程琳打一个电话,却发现她现在身上根本没有手机。

    自己真的是笨死了,应该给她一部手机,随时保持联系的。

    乔一鸣回家,开始收拾行李,他的和乔斯澄的。说不定随时一个冲动,就飞去拉维斯跟程琳见面了。

    看着时间差不多了,乔一鸣收拾一下心情去接乔斯澄放学。一路上他都在酝酿,见到乔斯澄该怎么跟他解释,妈妈离开了。

    还是实话实说的,虽然孩子会有一些失望,但是总归还会再见面的。

    看到乔斯澄蹦蹦跳跳地从学校里面出来,很开心的样子,乔一鸣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些看起来这次在这里过得不错。

    “咦,妈妈呢?”乔斯澄只看到乔一鸣一个人来接自己,第一句就问程琳。

    “走,先上车,边走边说。”乔一鸣说着抱起乔斯澄放在车上。

    “妈妈有急事,去了拉维斯,不过事情办完就会回来了。”乔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为什么不跟我告别,就走了?今天是我第一天上学,她都不来接我放学。”乔斯澄显然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“澄澄,妈妈走之前,让我转告你了,她很抱歉,不能接你放学,让你乖乖的,好好上学,很快就可以再见面了。你长大了,要理解妈妈,好吗?”乔一鸣教导他说。

    乔斯澄虽然还是不开心,但是也没有在说什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