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56章 番外她可是你的情敌
    “妈妈?澄澄,我们说好的,难道你忘记了吗?”郑菲林提醒乔斯澄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大家才注意到郑菲林,程琳也是知道郑菲林,并且知道她一直想接近乔一鸣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忘记,你真的是蠢死了,什么后妈,这就是我的妈妈。”乔斯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乔一鸣皱眉问道,他心里已经隐约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程琳已经死了,她不是你的妈妈。她是你爸爸在外面找的野女人,她会虐待你的。我们说好的,要把这个女人赶走,否则你会吃亏的。”郑菲林还是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女人是程琳,说着还想上前辨别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?为什么要跟澄澄说这些?是你把我儿子带走了,对不对?”乔一鸣立马挡在了郑菲林面前,质问他道。

    “一鸣,你在哪里找来的女人,欺骗孩子?澄澄有权利知道自己妈妈的真实情况,而不是你一直用一个故事来欺骗他。”郑菲林满眼深情地望着乔一鸣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我才是真的爱你的,我才会把你的孩子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对待。你不能选择别人,我一直都在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程琳听不下去了,抱着乔斯澄说道:“你爸爸的桃花帐,让他自己清算,我们回屋去。”

    乔一鸣担心程琳生气,赶紧撇清跟郑菲林的界限。

    “你马上离开这里,我现在没空跟你算账。你今天拐走我儿子,我不会放过你。”乔一鸣威胁郑菲林道。

    “一鸣,你怎么这么固执呢?我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长什么样,把你迷得七荤八素的。”郑菲林说着上前就要去扯程琳,却被乔一鸣一把抓住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疯女人,给我滚出去。”乔一鸣一把将郑菲林摔在地上,她吃痛地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郑菲林爬到乔一鸣的脚下,抱着他的裤腿,哀求道:“一鸣,我是真的爱你的,我的心里一直都只有你一个男人不要对我这样好不好?如果你对我没有一点儿感情,当初为什么要救我?”

    “我救你,是想给你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,我送你出国念书,是想让你懂礼仪知廉耻,可是你始终改不掉女支女的作风,一心想靠身体上位。既然你这么无可救药,就当我从来没有救过你。”乔一鸣决绝地说道。

    郑菲林却并不因此感激涕零,反驳道:“正是因为你救了我,我觉得你跟其他的嫖客不一样,不是一心想着占我的便宜,所以我才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你。可是你拯救了我的身体,为什么不连通我的灵魂一起拯救?从来没有一个男人真心爱过我怜惜过我,你为什么不接受我爱我?”

    “你要自甘堕落就去好了,堕落的灵魂没有人可以拯救。我再说最后一遍,你现在立马消失在我的面前,否则我让你后悔莫及,上次的事情你还记得吧。”乔一鸣提醒说。

    郑菲林知道,乔一鸣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,上一次就因为自己私自接触乔斯澄,被他不问青红皂白地送进了监狱,这一次她迷晕乔斯澄把他带走一整天,还不知道乔一鸣会怎么对自己。

    以前不管乔一鸣怎么对自己,郑菲林都么有真正的恨过乔一鸣。因为是他给了自己重生的机会,对他的感激之情一直铭记在心。

    即使上一次,他让自己有了蹲大狱的经历,在里面被牢头侮辱欺负,她也坚强地挺了过来,因为她还没有放弃对他的爱。

    可是郑菲林不能容忍的是,乔一鸣爱上了别的女人,而自己彻底失去了机会。

    她从地上爬起来,望着乔一鸣,决绝地问道:“我再问你最后一次,你真的爱上了那个女人,不管我怎么做,你都不会爱我?”

    正往里面走的程琳脚步停滞了一下,她竟然想听到乔一鸣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程琳是我的妻子,一辈子都是我唯一的妻子。从今以后,我只爱她一个人。”乔一鸣看着程琳的背影,许下了一世的承诺。

    程琳却加快了脚步,不想回头跟乔一鸣交换眼神,不知道是因为这样的承诺来的太晚,还是太感动。

    郑菲林绝望的眼泪流下来,乔一鸣却无动于衷。在她转身的那一刹,多希望乔一鸣能及时挽留一下,可是乔一鸣却迅速转身走向他的妻儿。

    乔一鸣,你会为今天的绝情后悔的。郑菲林跑着离开这里,再也不想再这里自取其辱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紧赶两步追上乔一鸣,虽然不知道郑菲林跟乔一鸣只见有什么纠葛,但是还提醒道:“女人的感情债,有时候比男人之间的金钱债,更加难以偿还,你要当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她之间没有感情。”乔一鸣不以为意地说。

    客厅里,程琳正在听乔斯澄讲述他今天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侥幸地舒了一口气,还好郑菲林心里对乔一鸣充满了感激,所以才没有伤害乔斯澄,否则后果不敢想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真的是疯了,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对付一个孩子。看来上一次给她的教训还不够,我一定不会放过她。”乔一鸣听到乔斯澄的话,狠狠地说。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吧,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。以后注意点就是了。”程琳却同情了郑菲林,为她说情。

    “妈妈,她可是你的情敌,想把你赶出去,让后她做我的妈妈。”乔斯澄替妈妈打抱不平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敌不情敌的?你小小年纪,脑袋瓜里想的什么?都是跟谁学的?”程琳惊愕,这个小鬼知道的太多了,看来跟乔一鸣在一起学坏了。

    “反正不是跟我学的。”乔一鸣赶紧撇清说道。

    程琳却没有搭话,不知道怎么的,突然发现乔一鸣对她产生了感情,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相处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家三口,好好团圆,我先走了,回去跟爸爸妈妈交代一下,省的他们担心。”乔奕森说着就离开。

    “大哥,留下来一起吃晚饭。”乔一鸣挽留。

    “我怕吃不到晚饭,吃了不少狗粮。”乔奕森摆摆手走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