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55章 番外你迟早都是我的
    她感激乔一鸣的再造之恩,也喜欢乔一鸣儒雅的外表,还有花不完的金钱地位,所以她情愿不要名分,甘心做他的情人,但是乔一鸣仍然拒绝了他。

    甚至乔一鸣为了躲开她,不再继续对她的资助。

    她为感情伤透了神,一个人去就酒吧喝酒,结果喝醉后被一个陌生男人带走,那个男人不仅睡了她,还拍了她的沦陷,威胁,她不得不听那个男人的。

    后来那个男人给她介绍了一个金、主儿,她就被包、养了,日子过的也算是无忧无虑,毕竟伺候男人是她的老本行嘛。

    可是那些有钱的男人,都是玩玩她,过一段时间腻了,就会换其他人。从来没有一个男人愿意娶她,给她一辈子衣食无忧的生活。

    每一次他像是狗一样被那些臭男人丢出家门的时候,她都为自己感到不公平。

    明明那些男人一开始对她都是百般疼爱甜言蜜语,可是过不了三个月,就弃之如毕屡。

    他们给的理由大都一样,出来卖的,就要讲规则,不要妄想立贞洁牌坊,表子就是表子,变不成大家闺秀,终究上不了台面。

    想她原来也是千金小姐,家里生意虽然没有乔家大,那也是进出账目如流水一样,不过最终因为父亲经营不善,导致债台高筑。

    父亲结了高利贷还不上,被追杀,还连累了母亲跟他一起惨死。

    那些挨千刀的逼死了父母还不算到头儿,又把她卖做女支女偿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郑菲林忍不住觉得委屈。乔一鸣给了她希望,又让她失望,她不会就这么放过他的。

    看到警车朝着乔家来了,郑菲林赶紧躲了起来。看这架势,他们一定是在着急的找乔斯澄。

    回到出租屋里,看到乔斯澄在床底下蠕动,郑菲林把他又提留起来。我“小鬼,我给你说,以后你的日子就不好过了,你爸爸又给你找了一个后妈。你知道什么是后妈吧,那都是会虐待前妻生的孩子的。不让吃饭,黄桑,干活。”郑菲林编排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爸爸不会给我找后妈的,我有自己的妈妈。”乔斯澄得到自由说话的机会,立马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信,我已经亲眼看到了。要不然你爸爸怎么不来找你呢。他现在正在跟你后妈亲热着呢,没时间管你。”郑菲林故意挑拨乔斯澄跟乔一鸣的关系说。

    乔斯澄还是不相信,明明爸爸说是去把妈妈找回来的,怎么会找一个后妈?

    不过自己从家门口走丢了,这么大的事情,一天都快过去了,爸爸不会不知道的。爸爸既然知道了,还不来找自己,真是有别的事情吗?

    郑菲林看他半信半疑的,于是就上网找很多后妈虐待继子的事件,读给乔斯澄听。

    乔斯澄吓得脸色一黑一白的,尤其是听到有些继母把继子关在笼子里面,当作牲口养,更是吓得哇哇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不哭了不哭了,你是个好孩子,我会帮你的。”郑菲林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帮我?”乔斯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听我说,咱们就这么做。”郑菲林跟乔斯澄耳语了几句,乔斯澄点头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看这孩子被自己哄住了,郑菲林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乔一鸣,你等着,你迟早都是我的!

    眼看着天渐渐黑下来,可是还没有乔斯澄的一点儿消息,大家急死了。尤其是程琳,眼眶红红的,虽然一忍再忍,但是只要一想到乔斯澄落到坏人手里,可能凶多吉少,她就恨死自己了,为什么没有好好照顾他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二少爷,少奶奶,饭都做好了,你们好得去吃一点儿,要不然身体会熬不住的阿。”

    刘妈过来劝说说。

    “刘妈,你先去吃吧,这里别管了。”乔奕森皱眉吩咐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乔一鸣和程琳是不回去吃饭的,所以劝也没没用,只好大家一起挨饿吧。乔奕森最能够明白他们俩的心情了,如果他跟阮小溪的孩子出了事情,他们也一样担心着急吃不下饭喝不下一口水的。

    刘妈抱歉的看了他们一眼,然后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天黑了,院子里凉,去屋里吧。”乔一鸣劝说程琳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站在这里,澄澄一回来我就能看到她。”程琳固执地说。

    乔奕森忍不住了劝道:“澄澄只要一回来,第一时间让你知道。今天白天发生了不少事情,你又受了伤,还是早点回去,别把自己折腾病了,等孩子回来了,你也没有力气去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程琳觉得乔奕森说的有道理,可是心里还是担心。乔一鸣朝她点点头,她才忍住没说往屋里走去。

    郑菲林带着乔斯澄到了乔家别墅门口,铁门是关上的,乔斯澄趴在铁门上,看到院子里面有人,也看不清楚到底是谁,模模糊糊看到两个高大的男人的身影像是自己的爸爸,于是喊道:“爸爸,爸爸,给我开门,我回来了,给我开门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熟悉软甜的声音,乔一鸣和程琳的心漏跳了一拍,回头就看到一个小小的模糊的小人儿趴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澄澄!”

    “澄澄!”

    乔一鸣开心地跑向门口,根本顾不上平时的总裁风度,去接儿子。

    而程琳却觉得移不开脚步,开心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只有眼泪无声地留下来,她不相信,这是真的,澄澄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儿子,你跑哪里去了?知道不知道我们都快担心死你了。”乔一鸣说着把他抱起来,亲了一下他的额头,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一起来的还有郑菲林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回来了吗?”乔斯澄跟个没事人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真的是担心死我们了,爷爷奶奶都差点儿过来一起找你了。”乔奕森说着摸了摸侄子的头。

    “大伯好。”乔斯澄甜甜地叫到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好,我就好,我们大家才能好。”乔奕森回道。

    “澄澄。”这时候程琳才擦干眼泪,走到跟前,轻轻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乔斯澄循声看去,原来是自己的妈妈。

    “妈妈。”乔斯澄兴奋地朝她睁开了双臂。

    听到乔斯澄喊这个女人妈妈,门外的郑菲林一下子浑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本来光线就暗,看不清楚对方的脸,郑菲林一步跨进大门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