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54章 番外难道不是因为喜欢吗
    可是他明明在拉维斯看到了妈妈呀,真的是妈妈呀。

    现在爸爸去找妈妈了,妈妈一定会回来的,爸爸才不会骗他呢。

    “我爸爸才不会骗我,我妈妈才没有死。这次爸爸就会把妈妈带回来,我才不听你胡说呢。”乔斯澄白了一眼郑菲林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爸爸把你妈妈带回来?你脑袋坏了吧,你妈妈都死了三年了,难道他带一个鬼回来?”郑菲林跟不屑一顾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理你了,你是个骗子,我明明见过妈妈了,你却说她死了,你这个骗子,我要告诉爸爸。”’乔斯澄嘟着小嘴,双手环抱胸前,一副不理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郑菲林狐疑地看着这个小人儿,真的不懂他为什么要这么说。

    而且乔一鸣这么匆忙赶去拉维斯,说是找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,这个人的身份也很值得探寻。

    “哎,小鬼,你说的是真的?你见过你妈妈?在拉维斯?”郑菲林试探问道。

    乔斯澄看都不看她一眼,还在生气呢,自然不会搭理她。

    “你也太小气了吧,这样吧,我们和好,我给你买好吃的。”郑菲林试图收买乔斯澄。

    听到有吃的,乔斯澄还真的有点儿心动了,这时候他的肚子也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饿了吧?你想吃啥?告诉我。”郑菲林豪气地说,她不信自己还收拾不了一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“我想吃肯德基的汉堡加鸡腿那种,还有抹茶冰淇淋。”乔斯澄很不客气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只要你跟我说实话。”郑菲林说道。

    她目前还没有想到去伤害乔斯澄,只是想通过乔斯澄接近乔一鸣,所以还算是有耐心。

    郑菲林叫了外卖,乔斯澄却不乐意。不过有吃的总比没有吃的强,跟郑菲林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放我回去?”乔斯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一起不好吗?反正你爸爸也不在家,你一个人在家没人陪你玩,不如你就在这里多跟我住几天。”郑菲林回答道。

    乔斯澄看了一眼这又小又乱的屋子,很是嫌弃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虽然比不上你们家,但是我这里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呀,你看。”郑菲林说着拿出一堆玩具,这是为了哄乔斯澄开心专门买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些东西,都是我玩剩下的,当我是小孩儿呀。”乔斯澄很嫌弃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本来就是小孩儿。”

    郑菲林反驳。这乔一鸣的儿子,被他教的一个样儿,自信傲慢。

    不过也确实跟乔一鸣一样,有骄傲自信的资本,光看那小模样,天生贵族的气质,长大也是美男子一枚。还有这小小年纪临危不惧的魄力,不是一般孩子有的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问你的话,你还没有回答我呢。你爸爸去拉维斯到底干什么?你见过你妈妈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郑菲林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的事情,关你什么事?”乔斯澄爱答不理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家伙,吃了我的喝了我的,现在竟然跟我拽起来了,小心我抽你。”郑菲林威胁说。

    &

    nbsp;   “你这么关心我爸爸,不会是想嫁给他吧?”乔斯澄眼皮子一番,随便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郑菲林语塞,这个小男孩子,眼光挺毒辣呀,不过她可不能表现出来被他看穿了心思。

    还没等郑菲林解释,乔斯澄继续说道:“你没机会喽!”

    郑菲林干脆不解释了,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妈妈就要回来了,我爸爸不会娶你,我也不会同意你当我妈妈。我妈妈只有那一个,任何人都不行,你还是死心吧。”乔斯澄一副好言好语相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咋说话呢?我好吃好喝的伺候你,就是让你给我说泄气话的?”郑菲林说着拧乔斯澄的耳朵,疼的他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郑菲林越想越不对劲儿,她觉得乔斯澄说的话可能性不大,他说的妈妈,一定不是程琳,说不定乔一鸣爱上了其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不行,不管是程琳还是其他女人,都不能跟她抢乔一鸣。

    这一次她誓死都要把乔一鸣弄到手,这样自己后半辈子就不用发愁了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好好呆在这里,等我回来。不要想着逃跑,否则我打断你的腿。”郑菲林已经渐渐的失去了耐心。

    她要出去打探一下情况,但是这个小鬼头一定不能放走。

    “你带上我,我可以陪你呀。”乔斯澄无害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呆在这里吧。”郑菲林说着站起来就走,走到门口像是又想起什么似的,又折回来,叮嘱道:“说,你能不能好好地呆在这里?”

    乔斯澄摇头说道: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只能再跟你玩个游戏了,把你再绑起来,看我回来的时候,你能不能解开。”郑菲林说着拿绳子又去捆绑乔斯澄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要玩这个游戏。”乔斯澄挣扎。

    “不玩也得玩。”郑菲林说着把乔斯澄的手脚都藏起来,然后嘴巴堵上,这才出去了,用一个很大的锁锁上门,生怕乔斯澄逃走。

    郑菲林走后,乔斯澄再床上翻滚了好几下,也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姿势。

    他没有钢材害怕了,看起来那个女人没有要伤害他的意思。不过他可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,让别人就这么关着他。

    乔斯澄找呀找,试了又试,也没有帮自己解开,还一不小心摔到了床下面。

    他委屈的哭了,这到底是哪里?爸爸知道不知道他被绑架了?会不会来救他?

    郑菲林悄悄地潜在乔一鸣的别墅外面,只看见院子里子站了很多人,乔一鸣和乔奕森站在最中间,跟几个黑衣人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乔一鸣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,而他的旁边是一个女人,短发的女人。

    乔一鸣果然有了别的女人,郑菲林气的直跺脚。乔一鸣身边的女人为什么不是她?不是她?

    既然乔一鸣不喜欢她,为什么他当年要把自己救出来?

    当年被当作玩物的女人那么多,乔一鸣为什么偏偏拿钱为她赎身?还送她到国外深造。难道这不是因为喜欢吗?

    可是当她学成回来的时候,乔一鸣已经结婚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